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炎黄春秋杂志被警告刊登违规文章


《炎黄春秋》杂志网站截图

《炎黄春秋》杂志网站截图

中国一家被视为自由派杂志据报道近日被整肃,受到中国政府控制新闻机构的部门的警告。

香港明报报道,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近日下达书面警示书认定,炎黄春秋杂志今年头4期的杂志有多篇违规文章,刊登前没有事先向上级主管机关备案审查。炎黄春秋杂志1991年由中共体制内一些退休官员牵头创办,经常刊登反思历史和呼吁改革的文章,被很多人视为大胆敢言的改革派主要杂志。

在炎黄春秋去年陷入被迫更换主管机关风波中辞去常务社长和总编辑的吴思表示,炎黄春秋受到警示的事情每年都会有,但一般都是口头的,而这一次是书面警示。他说:“这个事情每年都会,就是,每年4月份都是年检的时候,就是每年都会提出这个,就是没有遵循重大选题备案制度,有那么几十篇没有报备。今年比较特殊的就是发了一个正式的书面警示通知。”

2014年9月,管理当局强令炎黄春秋将杂志的主管部门从原来的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转到文化部辖下的中国艺术研究院。此举被外界认为是有关当局整肃这份改革派杂志的举措,曾引起广泛关注。

更换主管部门后担任杂志总编辑的原新华社高级记者杨继绳据报道也被要求离任。有消息说,中国官媒新华社派人与杨继绳约谈,要求他必须退出炎黄春秋编辑部,否则将影响他的退休待遇等事宜。杨继绳初步同意6月退出。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一联系上近75岁的资深媒体人杨继绳。他对记者的询问没有否认,但表示上级不让他接受外媒采访。他说:“对不起,新华社不让我跟外国记者说话。(记者:就是,那个警示书的事情也不让说呀?)新华社不让我接待外媒,新华社专门找我谈话了,不让我接待外媒。(对,不评论,但我就问您这个事儿)不让我说话,不让我说话,不让我跟外国记者说话。”

1996年担任炎黄春秋执行主编,2009年担任杂志法人代表和常务社长的吴思证实说,新华社确实找过杨继绳要求他退出编辑部。他说:“是要求他退出。最后这个协议达成什么,我不知道,我知道是要求退出。因为一直有这么一个规定,就是退休干部不得担任媒体的主要负责人。这种规定已经持续了很久了,至少有6、7年了,但是人家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吧,最近怎么执行得越来越严格。”

长期担任炎黄春秋杂志编委的原中央党校离休教授杜光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在炎黄春秋杂志渡过去年的危机后,他认为今年刊登的文章与以往差不多,没有所谓出格的文章,很高兴杂志平稳下来,但这次是一次更大的危机。他说:“去年最后几个月有个整肃的风波,后来总算平安地度过了危机。想不到现在,更严重的危机。看起来,炎黄春秋在当局的眼里,容不得炎黄春秋,非要把它整垮了不可呀。非常可惜。”

曾担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干事长兼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双月刊主编的杜光表示,从炎黄春秋的命运看,文化专制主义越来越严重,言论的空间越来越小。他说:“国内可以说是唯一一个民间性的能说真话的杂志,也容不得。这说明文化专制主义越来越厉害了,控制越来越严格了。思想自由、出版自由,越来越没有空间了,原来的空间就非常非常的小,现在连那么点狭小的空间都要抹杀掉。”

香港媒体报道,炎黄春秋去年面临更换主管机构之际,炎黄春秋包括不久前逝世的原人民出版社社长曾彦修在内的6名退休老干部曾联名致函国家主席习近平,希望当局能给予炎黄春秋更多的自主空间。据悉,习近平收到了信件,并作了批示,但批示的具体内容不得而知。

炎黄春秋杂志自创刊以来,受到中共党内许多离退高级官员的支持。前中共开明派元老、习近平总书记的父亲习仲勋2001年在炎黄春秋创刊10周年时曾为杂志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