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教授提议一妻多夫惹争议


北京公园里一名中国男子在婚礼前和伴郎合影(资料照,2015年6月27日)

北京公园里一名中国男子在婚礼前和伴郎合影(资料照,2015年6月27日)

中国一位经济学教授引起争议,因为他先前发表网文,提议低收入男子与其他不能娶妻的男子分享自己的妻子。这位教授认为,妻子共享可以成为解决中国严重的男女比例失调问题的办法。统计数字显示,有大约三千万成年中国男子因人口男女比例失调而娶不上妻子。

浙江财经大学教授谢作诗对美国之音表示:“只要我们坚持一夫一妻制的道德准则,就会让三千万男子没有妻子,没有孩子,终生悲惨。”

成千上万的人通过互联网对谢作诗的提议表示强烈反对。一些网民表示,这种提议侮辱妇女,违反道德。

北京教授于宝瑜(译音)表示:“这位教授把妇女当作商品资产,让丈夫可以分享或出租。他居然敢公开提出这种事,这让我很吃惊。”

中国一些网民通过社交媒体微搏表示,假如这位教授认为他的提议是可行的“经济模式”,那么,他不妨带头跟别人分享他的妻子。另一些网民则提议采取更极端的行动,表示这位教授在哪所学校,他们就要从哪所学校退学。一些人说,他们将向这位教授的家门投掷烂泥巴,以表达他们的愤怒。

谢作诗指出,娶不起妻子的男子大都来自低收入群体。他说,这些人分享妻子可以解决新娘短缺的问题,还能降低供养家庭的费用。

一个微博用户写道:“因为分享妻子的做法目前还是非法的,由此而来的代价可能比收获要大,会有交易和法律代价。另外,两个丈夫分享一个妻子也会有继承权等问题。”

另一个微博用户表示,两夫分享一妻会增加性病传染的风险,因为其中一个丈夫在任何一个特定时间会跟别的女子交往。

几十年来,中国一些家庭让妇女打掉女性胎儿以便保留生育指标生男孩,这种做法导致新生儿男女比例失调,并造成目前的新娘短缺问题。

目前,中国从泰国、柬埔寨、老挝、越南、北朝鲜、缅甸等邻国输入大量新娘,以满足众多找不到妻子的农民的巨大需求。

谢作诗认为,输入新娘不能解决问题。他说,“从周边国家输入新娘只是把矛盾向外转移,但不解决问题。”

面对越来越多的人表示愤怒,这位教授不为所动。他说:“我提出了三千万光棍的困境问题,那些强烈谴责我的人不能判断我所提出的更细微的道德问题。”

他说,他的文章在学术界得到同行的审阅。大多数自由派经济学者赞同他的观点,但其他领域的学者提出了不同意见。他目前还没有得到来自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反应。

他说:“中国必须改变现行的法律,才能实行多夫分享一个妻子。我在内心里也不喜欢多夫分享妻子,但假如考虑到三千万男子的困境,一夫一妻就是不道德的了。”

谢作诗说,二夫一妻的做法过去在中国很流行。很多二夫一妻的家庭生活和谐,共同分担家庭开销。他说,虽然政府可能不准许,但现在中国一些偏远地区还是实行多夫一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