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监督公车私用广州区伯被高调曝光“嫖娼”


自称“广州公车私用监督达人”的区少坤(照片来源:“广州区伯” 微博图片)

自称“广州公车私用监督达人”的区少坤(照片来源:“广州区伯” 微博图片)

在中国有“民间监督公车私用第一人”之称的“广州区伯”,近日在长沙被公安抓“嫖娼”,并高调全国曝光。“区伯嫖妓”事件引发包括人民网在内媒体的广泛报道和大批网友论战。许多网民吐槽,质疑警方为何高调曝光,更有人认为是设局报复区伯举报和参与维权活动。

因长期在网上监督公车私用而在广州“家喻户晓”的62岁的区少坤“嫖妓”事件,近日最先由湖南一位传媒人在微博贴出长沙天心公安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而曝光。处罚书指,区少坤3月26日晚11时在天心区湘府国际酒店702房,以1,200元价格进行嫖娼活动时被查获,依法行政拘留5日。

随后,长沙公安局3月29日凌晨在官方微博上证实该消息,称警方是“接到群众举报”,当场抓获卖淫嫖娼,同案还有一位姓冼的广州男子在另一房嫖娼。涉案4人均被行政拘留。

“区伯嫖妓”事件被中国媒体广泛报道,引发关注。不过,多数媒体都在报道中提到,“广州区伯”被抓的当天还在拥有10多万粉丝的微博上称,在湖南发现两辆广东的公车涉嫌公车私用, 已向@广州公安和@廉洁广州(广州市纪委官方微博)举报了,等待调查处理回复。区伯的最后一条微博发于当晚9点50分,除转发先前的内容,并回复一名网友“视频回广州后上传,请留意!”

与区伯熟识的网友吴斌“秀才江湖”,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区伯这些年来成为各级政府的“眼中钉”,而且3月30号,区伯要出庭控告广州一个行政部门违规,他认为整个事情不是巧合,可能是经过特意安排的。

他说:“他是因为长期举报官车私用,他得罪了各级政府部门,政府部门早就对他恨之入骨了。而且,他30号要出庭,起诉广州一个政府部门的行政诉讼。现在把他抓起来的话,区伯就无法出庭了。我觉得这不是巧合,这可能是精心安排的。”

吴斌表示,他也了解与区伯同时被抓的姓冼的广州男子。吴斌说,区伯长期帮助冼先生搞土地维权,而且冼先生以前曾说也被公安诬陷过“嫖娼”。

吴斌说:“他是60多岁的老人,而且处境很敏感,他是长期手机被监听的,上网这个IP地址被定位的。他不可能去嫖娼呀。他长期帮助冼先生维权、土地维权。冼先生这个人曾经也被以‘嫖娼’为名收容过。而且他也不服,他出来后也说是陷害的。而且他说,这次他们以‘嫖娼’为名抓我,他们还会有下一次的。”
“区伯嫖妓”的消息引发大批网民的关注和论战。包括在长沙公安局官方微博上留言的不少网民,都质疑区伯是“被嫖妓”,是要搞臭区伯。有人称,区伯是月领几百元的低保户,何以花1,200元嫖妓?若有人资助,是谁?有网民举例“嫖妓”手段,令“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成为“天朝新常态”。

网友“未来无限606”说,“报道称区伯对嫖娼供认不讳。有评论认为,值得注意的是,处罚决定书本是保密文件,却堂而皇之地在网上流传,到底是何人将其上传?此人究竟从何处拿到的?”

而网友“老李飞刃”问道:“请教长沙警方,类似事情全部公布么?长沙一天发生多少起这类处罚?公车私用比这严重的多吧,你们公布过几起?”

网友“赵楚读书”说,“广州区伯嫖娼消息是否真实,我不知道,我看到的是公权部门对此大肆宣扬。此前区伯到处监督公车私用,这与所谓嫖娼消息相比,社会的正面意义明显大很多,除了被监督者慢慢吞吞、扭扭捏捏的回应,从不见官媒官人们有什么动静。这一鲜明对比是理解这一新闻的最好背景”。

媒体人“大鹏看天下 ”质疑说,“一,每次都是‘群众举报’,这4个字已成为倍受质疑的敷衍说法,群众究竟是怎么发现的?二,众所周知,区伯经济不佳,1200元嫖资哪来的? 三,若是他人提供嫖资,是否下圈套陷害?四,长沙警方并未公布处罚决定书,这份决定书为何很快拍照流出,并捅给媒体?”
而网友“已经续航”更是直接说,“党和政府需要谁嫖娼,谁必须的嫖娼”。

记者星期一下午致电长沙市公安局警务督察,接电话的警员未等记者说完提问便挂掉电话,记者再打信访,接听的女警员在听完记者的说明后,要求记者直接联系天心区公安分局,不过,记者前后多次拨打天心分局的电话,都无人接听。

此外,网友“三毛在这里”转发的留言说,“在道德高地上把你搞烂搞臭,以此来证明你所有的行为都是脏的,错的。对大众来说,私德和公德,孰轻孰重,大家心里明明白白。在这幕丑剧中,区伯不是主角。构陷手段太卑劣”。

也有许多人认为,区伯嫖妓是道德问题,与其利国利民的监督行为没有关系。包括立场一向护官的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星期天在微博称,“嫖娼是嫖娼,监督公车私用是监督公车私用,完全是两码事。如果有人因区伯嫖娼就否定他监督公车的行为,那肯定是错误的;但如果因为他监督公车,就认为他嫖娼没关系,这同样是谬论”。

不过,环球微博同时转载环球时报上“他因监督政府,遭打击报复?”的文章,质疑网友提出的构陷阴谋论。

另外,网友“微风清扬”调侃说,“关于区伯嫖娼没什么好洗地的,真嫖了就嫖了,出来后照样可以监督,正如马克思睡了女佣,一样写资本论,乔布斯吸毒不影响苹果的伟大,陈独秀嫖娼被抓创立共产党,鲁迅勾引女学生照样呐喊。世上没有圣人,私德与公权一码归一码,对事不对人,大家该都明白这个理”。

@ 作家崔成浩的帖文讽刺说,“柳永嫖娼,千古流芳;蔡锷嫖娼,推倒帝墙;中正嫖娼,一统华邦;独秀嫖娼,建立新党;省长嫖娼,为了健康;书记嫖娼,发票别忘;市长嫖娼,理由正当;县长嫖娼,引资招商;警察嫖娼,消除紧张;法官嫖娼,轻拿轻放;百姓嫖娼,罚个精光,区伯嫖娼,全国曝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