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探员卧底五年抓捕高尖产品非法中国买家


美国司法部

美国司法部

52岁的中国公民孙富义(Fuyi Sun, 译音)不久前在纽约被美国联邦探员逮捕。孙富义涉嫌在没有获得许可的情况下非法从美国购进可用于航天和军事用途的高级碳纤维并出口至中国。从孙富义进入卧底探员们的视线到其最终落网历时五年。美国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办公室不久前公布了一份报告,揭示了这场“猫鼠游戏”中的一些细节。

孙富义到纽约与已联络多年的“卖家”见面时或许没想到,等待他的是联邦探员和冰冷的手铐。

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孙富义自2011年起就试图购买极为高级的碳纤维材料,其中包括名为“M60JB-3000-50B”的碳纤维(简称“M60碳纤维”)。报告称,这种材料可以被用于航天科技、无人机以及其它国防应用当中,是美国政府严格管控的材料。美国法律规定,如需将这种材料出口至中国需要获得许可证。

几年前,为了试图通过非法渠道将M60碳纤维从美国出口至中国,孙富义联系了一家他所认为的供应商。然而实际上, 这家供应商是美国国土安全部国土安全调查部门(Homeland Security Investigations)虚构出来的,所谓的员工也由特工假扮。国土安全调查部门还为这一虚构的公司开设了一个网站,宣传该公司出售包括诸如M60碳纤维这类可应用于航天和军事领域材料在内的多种高科技商品,其中有些商品是受到出口管控的限制材料。

报告显示,尽管孙富义和他的同谋曾对这家公司的身份产生过怀疑,但为了建立新的供货渠道,孙富义继续和卖方联系交易。孙富义今年四月为了完成M60 碳纤维的交易,从中国到美国纽约与所谓的“公司员工”见面时,他一直向对方暗示自己与中国军方的关系。孙富义还自称一直参与中国军方的导弹项目,与中国军方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并且深知中国军队对碳纤维的需求。此外,孙富义还一直暗示所购材料的使用者就是中国军方。

在与美国的“合作伙伴”数年间的联络中,孙富义不仅被联邦特工假扮的卖方“蒙骗过关”,还向卧底探员“倾囊相授”躲避检查的经验。报告中称,在数年之中,孙富义不断向探员透露多种他认为可以躲避“美国情报部门检查”的“法宝”。孙富义曾经告诉探员在他们的交流中用“香蕉”一词代替“碳纤维”。在那之后不久,孙富义就询问以六万两千多美元的价格购买450公斤“香蕉”的可能。为了躲避检查,孙富义还建议在将碳纤维转运之前,移除上面的识别条形码,并且在海关文件上将M60碳纤维标识为丙烯酸纤维。这种纤维通常被用于服装、地毯和灰尘过滤器等工业产品中。孙富义认为这种材料很难从视觉上与碳纤维区分开,不受出口限制。

2016年4月12日,在抵达纽约之后,孙富义同意以两万三千美元的价格从“卖方”手中购买两箱M60碳纤维,并且给“合作方”支付两千美元作为他们的酬金。一天之后,孙富义被执法部门逮捕。

孙富义被控犯有试图违反《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密谋违反《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以及从美国走私货物三项罪名。前两项罪名每项最高将可判处孙富义20年刑期,走私罪最高可判处10年刑期。

中国军事问题专家,汉和防务评论杂志创办人平可夫表示,像这种中国公民或者有中国背景的移民通过走私获得欧美的一些军用技术或材料,并运至中国的案件在近几年有很多。这类案件发生的源头是1989年中国爆发“天安门事件”之后,美国以及欧共体对中国施加的制裁令。

平可夫说:“这几年来这类案件很多。所以现在要从源头谈起,也就是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后,众所周知,美国以及欧盟(欧共体)通过了制裁令,严格限制向中国出售军事技术,以及高尖端的军民两用技术项目。这个有非常严格的规定,有一个很长的清单。包括各种电子元件,具体的武器就更不用说了,甚至包括新一代的半导体材料,以及复合材料等等。这些禁运的名单也被日本采纳。其实这几年来,通过日本走私到中国去的这种案子有很多。所以就变成这么一个情况,中国的军方、科研部门它们希望得到西方的军用技术,甚至有一些是高级的军民两用技术,但是由于‘天安门事件’这个制裁令之后,使他们获得这些技术越来越困难。他们当然就需要通过新的途径,包括非法走私的方法,加以获取。”

美国科文顿伯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 LLP)说,美国的出口管制规定允许绝大多数民用及两用商品和服务无需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执照就可向中国出口。但对于某些源自美国的商品和技术需要获得美国政府的批准才可被出口到中国,即使该商品或技术不是直接从美国出口也不例外。

除了孙富义的案件之外,美国今年针对中国的走私和间谍行为进行了一系列打击行动。上周,佛罗里达州一名中国公民于阿敏(Amin Yu, 译音)被控密谋将用于水下无人艇的美国技术非法出口至中国的国有实体单位。这名现年53岁的美国合法居民在2002年至2014年期间在她国内同谋的指使下获取用于水下潜水器的系统和部件并将其非法出口至中国哈尔滨工业大学和其它国家控制的单位。

约两周前,田纳西东区地方联邦法院对一名中国出生的美国公民何则雄(Szuhsiung Ho,译音)提起讼诉,法庭指控何则雄密谋非法在美国境外参与特殊核材料的生产和开发以及密谋在美国充当外国政府的中间人。何则雄涉嫌在没有获得美国政府批准和授权的情况下帮助中国广核集团发展核能项目。今年二月,一名来自中国贵州,名为“辛阳”(Yang Xin, 译音)的买家试图网购美军先进装备,被美国卧底特工伪装成的卖家“钓鱼执法”,之后以走私罪被起诉。

平可夫表示,很多人对制裁令的细节不了解,在这些被政府逮捕的人中,有些人可能被利用了。

平可夫说:“有些军民两用的高技术材料在市场上是买得到的。当然,美国、加拿大的华人、台湾人也可以买。本身在加拿大购买(这些材料)并不足为奇,如果把这些材料带到欧洲国家、北约国家甚至日本也不犯法。但是正是因为诸多的人士对‘天安门事件’发生的军事禁运一些详细的细节并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个人觉得有一些案子很可能连当地的华人都是被利用的。他们自己可能确实不知道这是美国禁止运往中国的。对‘天安门事件’的制裁条令在美国并不是一个法律,所以它的解释度很灵活。什么物品算走私,什么物品不算 ,这些情况可能当事人和在美国的华人公司要非常非常小心注意。”

尽管如平可夫所说,有些被逮捕的走私者或许是因为不了解详细情况,被利用从事走私活动,但也有很多走私案的嫌疑人是明知故犯,顶风作案。

可以预见,美国联邦探员和中国非法买家的“猫鼠游戏”还将继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