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痛经假给女性减压还是添堵?


2015年2月2日一名中国女性在北京参加新闻发布会期间使用手机浏览信息 (资料图片)

2015年2月2日一名中国女性在北京参加新闻发布会期间使用手机浏览信息 (资料图片)

又到“三八国际妇女节”之际,女性社会地位与权利是备受瞩目的话题。本月开始,中国安徽省开始实行新规,女性员工因为痛经不能上班的可以申请休假一到两天。然而,这并没有让所有女性欢欣鼓舞,一些人认为这反倒会加剧职场性别歧视。

“根本没办法好好上班,就想回家躺着睡觉。”

“就一个字,疼,分分钟想逃回家。”

两名年轻职场女性谈到在工作场合“大姨妈”来袭时的痛苦时如是说。

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The 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发布的一项有关经痛的调查显示,每四名女性中就有3名在例假期间经历过不同程度的疼痛,每10名中有1名每个月有1到3天因为经痛严重而无法从事正常的日常活动。

3月1日,中国安徽省政府正式开始实施此前通过的《安徽省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除了给孕妇新增福利外,这项新规还放松了“生理期假”的要求,只要“女职工因月经过多或者痛经不能正常上班申请休息的,用人单位根据医疗机构证明,安排其休息1至2天”。

其实,安徽省不是“痛经假”的始祖。此前,中国湖北省、海南省和陕西省已经率先开始了类似的政策。亚洲范围内日本、韩国等国也早有先例。

至此,广大职场女性似乎应该笑逐颜开,不用再强忍经痛坐在办公桌前给客户打电话了。

然而,出于“工作耽误不起”或“不好意思请痛经假”等原因,在已经实施该政策多年的地方,并没有出现女性普遍享受这一权利的现象。

研究中国当代妇女问题的美国学者洪理达(Leta Hong Fincher)写有《剩女时代》一书。这位社会学者认为,制定专门针对女性的措施,其实不利于消除性别不平等。

她对美国之音说:“如果你从更大的角度看看中国的法治环境,也看看职场的性别歧视,那么制定这样一种只适用于女性的规定,最终其实会伤害到所有女性。”

洪理达分析说,要求雇主依法给予女性“痛经假”,会导致雇主更加倾向于雇佣男性,而这也正是很多职场女性有权利却不敢使的原因之一。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网站上刊登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作者所在的上海近30年前开始推行类似政策,但是在一个依据个人工作强度来评估的工作环境里,不论员工请假与否,他们都需要完成固定的工作量。作者说,她作为一名职场女性,如果因为个人原因请假一天,那么回到岗位后要努力弥补,也就意味着更忙、更大的工作压力。

当然,也不乏中国女性对这项政策拍手叫好。一名24岁、在北京生活工作的女性接受CNN采访时赞赏了安徽政府的新规,并对北京在不久的将来实施同样的政策怀抱希望。她说,在法律层面意识到女性每个月忍受的疼痛是进一步“将月经作为女性健康问题来对待”。

社会学者洪理达认为,中国官方现在大力提倡职场女性结婚生育,因为中国社会现在正在面临严重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政府愈发担忧不断降低的出生率。

洪理达说:“这对女性来说并不象征进步。事实上,它们伪装成是女性的进步,但基本上是增加巨大的压力,使女性离开职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