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律师行业全面落实党建工作


官方的新华社星期二报道,由中国司法部提供的资料显示,全国大约一万五千家律师事务所已经全部落实党建工作,其中近四千家建立了自己的党支部,八千家与其它事务所或部门联合建立了党支部,还有近三千家无党员的律师事务所驻有上级党委指派的党建工作指导员、联络员或特派员。

至此,中国司法部和中共中央组织部实现了两年前制定的目标,也就是,“哪里有律师党员,哪里就有党组织,哪里有律师,哪里就有党的工作”。

报道说,律师行业的党建工作有力地带动了律师队伍建设和律师工作发展。

*冉彤:欢迎党组织维护律师权益*

四川省成都市律师冉彤说,他所在的律师所也有自己的党支部,他原则上赞成在律师行业开展党建工作。

冉彤说:“其实在律师事务所和律师组织建立党组织、进行普遍的覆盖,从本质来说是一个好事,我很坦率地这么说。因为,律师这个行业现在被日益边缘化,律师行业在我们这个封建传统比较深的社会得不到很多尊重和理解。比如我们出去经常被人家歧视。如果我们律师行业的党组织能站出来,说你们这些做法跟党中央的政策不一致,作为党的组织,我们要维护党的政策,如果它能旗帜鲜明地维护律师的权益,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党的政策的尊严,我们律师是非常欢迎的。”

*杨帆:律师应该提高政治觉悟*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也表示,一方面政府不应该过度干预律师办案,另一方面律师也应该提高政治觉悟,比方说不要为黑社会分子辩护。

杨帆说:“这两方面都有问题。律师要求单独办案受到上面的干预,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也确实出了很多替黑社会辩护的事情。就是说,律师也得看替什么人维权。你不能替黑社会维权。”

*律师逆反心理 党建遇到挑战*

新华社的报道说,中国的律师行业发展迅速,相比之下,律师事务所的党建工作曾一度滞后,而且出现了许多新问题,面临许多新挑战。

本身支持律师党建工作的成都律师冉彤说,他所认识的许多律师对党建工作存在逆反心理。

冉彤说:“长期以来,这些人看到的、接触到的,跟宣传的(相比)有很大差距。本来国家的法律说要这么做,但是下面的很多党组织和地方官员打着红旗反红旗。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党员和律师产生了一种逆反心理,既然说的是好话,做的是坏事,那么搞这种党建有什么意义?”

*冉彤:许多党组织有名无实*

冉彤律师说,目前的党建工作主要仍停留在形式上,党组织并没有对那些履行职责、依法执业的律师提供足够的保护。

冉彤说:“ 我们这些组织很多是有名无实的。律师被打、被抓,我们这些组织起不到什么作用。我们针对很多问题去投诉,但一点用都没有。 一个看起来很好、但遇到麻烦的时候没有什么用的组织,在我们心中就会大打折扣。”

*维权人士:党的领导影响律师独立性*

与此同时,维权人士担心,共产党对律师行业的领导会损害律师依法办案的独立性。刘飞跃是维权网站“民生观察”的负责人。

刘飞跃说:“要求律师要有大局观,全局观念,也就是要听党的话,听官员的话。对律师来说,这就是给他们戴上脚镣,要他们戴着脚镣跳舞。”

中国全国律师协会日前向各地的律师事务所下达了一份意见书,要求各律师事务所教育广大律师坚持在党和政府主导的维护群众权益机制中发挥职能作用。维权人士刘飞跃说,许多案件涉及向政府官员争取权益,律师很难在坚持党和政府主导的维权机制的同时为被侵权的人士维护合法权益。

刘飞跃说:“律师职业本身的属性就是具有独立性。他们代表当事人和弱势群体来争取权益,而且往往要从官员们那里争取权益。由党组织来控制律师,当然会对他们的独立性带来很大的影响。”

中国共产党十七大曾强调,作为新形势下的一项战略任务,党要在农村和城市、企业和机关、学校和社会组织中全面推进党的基层建设。迄今为止,包括在中国的一些外国独资企业和投资银行在内的许多非传统领域都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党支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