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计划生育工作正在转型


亚太生殖和性健康及权利大会在北京开幕

亚太生殖和性健康及权利大会在北京开幕

中国正在对其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进行改革和转型。计生官员说,中国已经从过去单纯以人口控制为中心转变为统筹解决人口规模、质量、结构、分布诸问题。

*30年少生4亿人*

第五届亚太生殖和性健康及权利大会星期天在北京开幕。中国官员和学者在会上表示,30年前开始推行的有效的计划生育政策,也就是外界所说的“独生子女”政策或“一胎化”政策,使全国的总和生育率由70年代的5.8降至今天的1.8,少生了4亿人。

他们说,中国的人口计生政策极大地促进了国家发展,使中国用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世界20%的人口,同时也促进了全球人口的稳定、资源保护和能源节约。

*人口问题依然严峻*

不过,官员表示,中国面临的挑战依然十分严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至立说:“人口多、底子薄依然是中国的基本国情,是制约中国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问题。

本世纪中叶,中国将迎来总人口、劳动年龄人口和老年人口三大高峰。在今后这10年,总人口每年将净增约800万左右。此外,出生人口的性别比居高不下,也会对社会和谐带来隐患。”

国家人口计生委副主任赵白鸽也指出,中国的城市人口比率已从17.9%增长到44.9%;人口稳定和预期寿命延长加速了老龄化;近几年年均流动人口达1.47亿,流动人口政策有待进一步完善。

她也提到出生人口性别比不平衡的问题。

根据中国官员透露的数字,目前中国的出生人口男女性别比为:118比100。

*计划生育正在转型*

赵白鸽在发言中强调,为了有效应对这些挑战,中国政府正在进行深入改革。

赵白鸽说:“中国已经从过去单纯以人口控制为中心转变为统筹解决人口规模、质量、结构和分布诸问题,将人口问题纳入综合协调发展的总体规划中,从过去以行政手段为主转变为利用法律、经济、教育、科技、行政等手段实施综合治理。”

中国人口协会秘书长解振明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中国提出要实行两个转变。

解振明说:“一个就是工作的思路转变。工作思路过去是以控制人口为主,现在把人口控制与社会经济的发展结合起来。这是第一个转变;第二个转变是工作方法要转。过去主要靠行政工作力度,政策呀、管理呀。然后呢,要转什么?就把服务和管理结合起来。必要的行政管理肯定需要,同时要需要提供服务。这两个转变呢,实际上就标志着中国的改革与创新开始了。”

*提倡优质服务与人性化管理*

解振明等学者说,计划生育的现行政策将维持基本不变。不过他们表示,这并不意味着,服务质量不能提高,或者政策上丝毫不能松动。

解振明说:“改变你服务态度,改变你的服务质量。然后慢慢慢慢地,你要尊重群众、维权。这些东西慢慢上来,最后再涉及到政策。现在慢慢政策开始松动了。我们要不要完善呀?包括像二孩间隔。原来是规定两孩之间要有间隔,间隔四年,没有这个间隔就算计划外。现在把间隔全部取消了。这就是很大的一个变化啊!”

他说,中国要求计生官员采取人性化手段进行管理。

解振明说:“过去呢,就叫‘罚款’;现在我们改名字,叫‘社会抚养费’。过去呢,用强制性的方法收。一收,就闹矛盾。有的地方,采取的避孕方法也用强制性。‘一环二扎’,生了第一个孩子要上环,生第二个孩子要结扎,也有好多强制性的。现在我们要改,就改这些东西。所以‘一环二扎’取消了,不允许强制性的。”

中国以往的方法,比如扒掉超生家庭的房子、捆绑超生妇女去卫生院结扎等,招致国际社会的强烈批评。地方计生官员提出的一些口号更是令人毛骨悚然,像是“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一人超生、全村结扎”。

解振明说,现在,强制性手段不能说完全杜绝了,但已越来越少。他说,要对地方官员进行教育和培训,但这需要时间。

*有些地方接近“二孩政策”*

南京人口管理干部学院副院长孙晓明教授告诉美国之音,比较理想的做法是一对夫妇生两个孩子,但是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太大,短时间内还不能提倡“二孩制”。现在,中国允许双方均为独生子女的夫妇生两个孩子。在有些地方,还有例外。

孙晓明说:“江苏因为在84年的时候没有调整,城乡都是一孩政策。那么20多年下来以后呢,它成为全国最‘老’的一个省,老龄人口比例最大的一个省。就在这种情况下,江苏省,在农村,只要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就可以生俩孩。所以实际上在江苏已经是接近二孩政策。”

第五届亚太生殖和性健康及权利大会在周日下午还安排了中国专场,专门讨论“中国人口和计划生育的改革与转型”。

关键词:亚太生殖和性健康及权利大会,计划生育,陈至立,赵白鸽,解振明,孙晓明,独生子女,二孩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