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情局与参议院之争的海外影响


最近曝光的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与中央情报局之间的争议在华盛顿引起动荡,但可能不会对美国在海外的情报活动带来大的影响。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范斯坦说: “我非常担心,中央情报局的搜查很可能违反了美国宪法所规定的三权分立原则。”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范斯坦指责中央情报局曾监视对该局进行调查的情报委员会成员。范斯坦的这番话引起媒体的关注。

2009年,中情局让其工作人员使用中情局电脑查阅布什政府期间中情局对疑似恐怖分子进行讯问和拘留的最高机密文件。

中情局说,这些雇员获得了他们本不应得到的文件。

范斯坦说,中情局后来对相关雇员封锁了那些文件。

中情局举证布伦南否认发生过任何非法进入的情况。

中央情报局局长布伦南说: “很多人宣称存在大量这类间谍、监视和黑客行动,我想事实将证明他们的说法是错误的。”

奥巴马总统要求公开情报委员会关于讯问项目的秘密报告。国会议员说,这些报告详细记录了中情局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期间对讯问对象使用水刑和其他残酷手法的情况。

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法雷尔说,公开秘密报告会损害中情局在海外的形象。

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亨利·法雷尔说: “我认为,如果把中央情报局在9/11过后第一年里做的一些事情公开,而那些做法在其他国家又很有争议,至少会让美国有些尴尬。”

不过,法雷尔教授说,世界领导人不大可能那么关注美国国会参议院和中情局间的争议。

法雷尔说: “可能不会有多少破坏性影响,因为现在相互合作的人恰恰是那些原本就特别不担心或计较这种做法的人。”

退休情报官、情报与安全学会会长洛温索尔同意法雷尔的看法。

洛温索尔说: “所有我们与之合作的国家都知道我们有一个国会监督体制,作为这种体制的一部分,一些材料是要提交给国会参众两院的。因此,目前这种情况对任何人可能都不是什么新东西。所以我不认为那些关系会受到影响。”

洛温索尔说,这些争议实际上还可能是对美国政府制度的一种很好宣传。

洛温索尔说:“这是一个民主国家管理情报机构的方式,有规章制度,有取有舍,情报机构不是愿怎么做就怎么做。”

共和党人在今年11月的选举中可能获得参议院多数,从而接任情报委员会主席。现在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他们希望将报告公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