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人民币国际化系列(1):进军世界鼓声阵阵


一位女士在北京站在一个巨大的人民币百元钞艺术作品前留影。(2011年8月26日资料照)

一位女士在北京站在一个巨大的人民币百元钞艺术作品前留影。(2011年8月26日资料照)

据路透社报道,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将最晚于今年年底推出。分析人士认为,这套支付系统将有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但在人民币国际化的道路上依然面临着从金融改革到政治体制改革众多难题。

早在2012年,中国人民银行就开始组织开发独立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力图将它打造成未来人民币跨境支付的“高速通道”。现阶段,人民币跨境结算需要通过香港、新加坡等地的清算银行或中国的代理银行进行,存在着管理分散、沟通效率低、交易成本高等问题。而CIPS或将现有的多网络平台整合成一套电子系统,使中、外公司在跨境交易时可采用实时全额结算的方式直接使用人民币进行交易。据路透社报道,人民银行已经选定了20家银行参与CIPS的测试。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高级研究员,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国部和金融研究部主任的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 )认为,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的启动对于人民币国际化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现在在中国以外地区使用人民币面临的一大限制就是人民币流动性不足,而且用人民币进行结算的渠道不多。所以将离岸市场和在岸市场联接起来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套支付系统绝对将对此有所助益。它将使得用人民币进行交易变得更简单、更便宜。所以我认为这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相当重要的一步。”

“国际货币”是政策加市场的产物

CIPS上线在即,再度引发人们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讨论与展望。

尽管人民币国际化的概念早在十几年前即在学界出现,但不少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才真正将人民币国际化作为一项国家战略予以确立和推进。

2009年,中国开始在五个内地城市试行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2010年起,中国加大在香港发展离岸人民币业务的力度:允许人民币资金在香港的银行账户间自由划转;在香港推出人民币共同基金及上市的人民币股票和基金等离岸人民币投资产品;并在香港推出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试点制度,如今这一制度已经被推广至伦敦、新加坡、韩国、法国等境外市场;另外,“沪港通”试点项目也于2014年推出。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开始在全球兴建离岸人民币中心,中国人民银行目前已同30个境外货币当局签订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观察人士认为,从目前掌握的数据来看,这些政策在提升人民币的国际使用规模方面取得了不错的进展。根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发布的报告,自2014年11月起,人民币已经成为了世界五大支付货币之一。

彼特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荣退主任弗雷德·伯格斯滕(C. Fred Bergsten)认为,尽管人民币国际化存在着很明显的政策主导特征,但从经济学的意义上来讲,人民币在国际交易中被广泛使用也是很自然的市场选择。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和其他一些经济学家曾经深入研究过,是什么决定了一种货币能够扮演国际角色。结论很简单,是货币发行国经济体的大小。一个在国际贸易和国际经济活动中非常活跃的大国很自然地会吸引全世界使用它的货币来跟它进行交易。中国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经济体,是贸易大国,具有巨大的资金流,所以很简单,中国经济规模所产生的重力吸引了很多国家使用人民币。”

改革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必经之路

不过,伯格斯滕同时指出,全球经济活动参与者在越来越多地使用人民币的同时,也对人民币存在着一些担忧。他说:“现在人民币存在的问题是,中国依旧有很严重的外汇管制,人民币在资本项下依旧不能自由兑换。所以是中国政府强加在人民币身上的限制降低了人民币对国际社会的吸引力。我可以对你保证,一旦中国政府放开这些限制,人民币的国际角色将会非常非常快地提升,它将和美元、欧元并居世界三大货币。”

瑞银(UBS)近日公布,已经有60多家央行在货币储备中持有人民币。不过伯格斯滕认为,人民币若想在扩大跨境交易使用规模之外,逐渐成为全球“储备货币”,还需要中国进行利率、汇率自由化,开放资本账户,深化并开放国内金融市场等一系列金融改革。

对此,布鲁金斯学会的普拉萨德博士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意义之一就在于为中国的金融改革提供了一个框架。

他说:“如果中国政府决定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他们就必须在国内进行一些改革。比如,人民币国际化需要更好的国内金融市场,一个包括公司债券在内的更宽泛的金融市场,也需要更好的金融监管。这同时意味着更有弹性的汇率,更好的宏观经济政策,以及更开放的资本账户。我的观点是,所有这些改革对中国来说都是很有必要的,不管人民币最终是否能在国际市场中扮演更大的角色,人民币国际化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框架,来思考中国需要怎样的金融改革才能更好地发展经济。”

另外,普拉萨德还指出,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被广泛用于跨境交易结算只能算货币国际化的“初级阶段”。一种货币要想真正实现国际化并成为全球主导货币,除了要能够承担“国际支付货币”以及“储备货币”的职能,最终还需要有能力成为“避险货币”,这需要全球投资者对货币发行国及其政府具有极大的信任。

他认为,要想获得这种信任,中国必须推行体制性的改革。

有关人民币向国际进军途中所面临的改革困局,请点击阅读系列报道第二篇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