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人民监督网记者朱瑞峰谈网络反腐


民间网站爆料导致原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下台(图片来源:人民监督网)

民间网站爆料导致原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下台(图片来源:人民监督网)

曝光重庆市一区委书记不雅视频的民间反腐网站记者朱瑞峰表示,他创办的人民监督网目前运行正常,但是该网站的域名再次受到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非法屏蔽。朱瑞峰认为,百度对他的网站进行封锁是在保护一些担心遭到揭发的贪官的利益,而那些躲在幕后企图逃避网络监督和揭发的官员是在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最近提出的执行宪法的主张公开叫板。

*解封之后 似禁非禁*

一个月前,人民监督网公布一段被偷拍的视频录像迅速导致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被免职查办后声名大噪。当时,该网站创办人兼主编朱瑞峰曾对美国之音表示,在雷书记丑闻通过互联网迅速传播之后,曾封锁人民监督网一年多的百度开始解禁,网民可以在百度上直接搜索人民监督网的域名和相关信息。不过这次解禁只维持了几天时间。朱瑞峰在12月1日发帖说,他的网站域名再次受到百度屏蔽。

美国之音记者12月21日在华盛顿到百度上搜索人民监督网时发现,该网站页面上出现的一行黑体字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在这一搜索下面出现的76个网页上找不到任何与人民监督网有关的信息。诡异的是,在人民监督网这5个字后面打上朱、朱瑞峰、雷政富或视频等字时,就能搜索到自称“真相喉舌”的人民监督网的相关信息,而且能够打开相关链接页面。

与此同时,记者在百度上搜索薄熙来时见到了上述同样的那行黑体字,搜索出的信息总量也是76页。不同的是,这些搜索到的信息都与薄熙来有关,多半是这位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垮台前的旧闻,只有少数是关于他落马后的媒体报道。在“薄书记,重庆人民爱戴您”的搜索词条后面,百度上还可以搜到许多图文并茂的赞颂这位曾以唱红打黑著称的前中共高官的信息。

*朱瑞峰:既非商业运作,亦非政府行为*

朱瑞峰对美国之音表示,百度推广部门曾在人民监督网创立之初找他谈过收费搞推广的事,那属于商业行为。

他说:”一开始,百度是商业的运作。那时候,我们网站刚做起来嘛,还小,它就是收钱嘛。到最后,现在它不是商业运作。“

朱瑞峰认为,这次百度屏蔽人民监督网不是政府行为,可能是部分害怕被揭露的贪官通过金钱和权势在幕后操作的结果。

他说:“这次它对我的网站进行(屏蔽)跟雷政富这个事件任何关系没有。还是原来报道的那些贪官做的手脚。这是腐败官员的个人行为,与国家(政府)没有关系。如果国家有关系,它不通过这个方法。它直接找最神秘的部门直接找上门来了。你像我报道山西疫苗的事,就直接到家来了,对你威胁,他们用那种方法。现在不是,不是国家。如果是国家政府行为,它不采用这个方式。”

记者星期五截稿前曾试图联系百度相关部门,但该公司电话录音表示,上班时间已过,须在周一至周六8点半至18点联系。

中共十八大后,总书记习近平等新领导人立即高调谈论反腐的重要性。中国官方对揭露地方官员贪腐行为的网上言论和媒体报道罕见地放宽尺度,这种松动在雷政富事件的处理上可见一斑。

*压制网络反腐被指违宪*

在网上揭露多名厅局级涉贪官员的朱瑞峰表示,他的网站09年曾因域名被列入黑名单而无法在国内正常经营,而中共十八大后雷政富事件爆发以来,人民监督网虽然访问量暴增,但仍能正常运营。他说,他正在观察形势,一旦认为时机成熟,将到法院控告涉嫌压制和封锁他的网站运作的相关责任方。朱瑞峰指出,担心贪腐罪行败露的地方官吏利用金钱和权力等各种手段继续压制网络反腐和公民监督不仅违法违宪,更是直接跟习总书记提出的反腐新政对着干。

他说:“这些腐败官员的行为其实就是与中央对着干,与习近平总书记公开叫板。他们就这样干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宪法颁布三十周年的会议上讲了,要执行宪法。一切法律法规与宪法相抵触的,都是无效的,非法的。”

*运营商势力太大? 媒体人忧当局无力监管*

近日,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纷纷发表关于加强网络管理的评论文章。中国社会科学院18日发表《2013年中国社会蓝皮书》年度报告,对中国的互联网作了相当深入的分析。报告指出,利用手机上网的网民数量大幅增长,在突发公共事件中显示力量,并催生了新的舆论格局。报告承认,网络的部份偏激言论,源自一些社会问题。

中共中央党报人民日报指出,网络空间的公序良俗,需要依靠法律监管,这是各国的惯例,只有这样才能维护国家安全、社会稳定和公民权益。

《光明日报》19日也发表时评说,网络从来就不是法外之地,要以法律规范网络生活,既是对网民权益的保护,更是网络自治的前提,中国互联网立法一课亟待补上。这篇文章认为,“以法治加强互联网监管,已是迫在眉睫”。

在香港的知名媒体人北风(温云超)发推对官方再次提出立法监管互联网的前景表示担忧。他说:“这次当局对互联网加强立法监管,主要针对的还是运营商,但这个国家的政商已经深度捆绑,即使有强烈的政治需要,但没有利益再分配机制,他们也未必有能力对运营商下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