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武汉强拆受害者北京前门集体饮药自杀

  • 美国之音

十二名来自武汉的拆迁抗议者周三在北京的医院里进行疗养,他们集体服下了农药, 并以此引起公众对抗议活动的注意。

周二的抗议活动发生在首都的中心地带的前门附近。

其中一位抗议者汪玉平说,警察把他们送到医院,所以他们得以幸存。

他们的抗议活动已引起了人们对于几十年来致力于倾听民众不满的老信访制度的失败的注意。该制度被批评为效率低下以及容易被滥用。

汪玉平说,地方政府拆迁了后根本没有或者极少进行补偿,这些拆迁受害者自2010年开始上访,但至今仍没有任何结果。

武汉强拆受害者汪玉平说:“从区政府,到市政府,到省政府,到国家信访局,中央各大部门,我们都跑过了,跑遍了,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汪玉平说,这是一次集体自杀性尝试,每个请愿者喝了约50毫升农药,然后躺在地上,直到警察赶到。

武汉强拆受害者梅翠英说:“强拆导致我孤儿寡母,无处安身,生活无着陆。本来是我们自身的财产,被别人掠夺跑了,我肯定想把我的财产维护回来。 ”

多年上访却未能解决问题的挫折,和时常遭受地方当局殴打的委屈,使得中国的上访者有时被迫采取极端的措施。

上个月,中国官员宣布改革信访制度, 增加网上投诉的渠道。但批评者说,只要司法部门是由共产党控制,这些措施并不会有很大帮助。

信访局副局长高力说:“我们要引导群众,如果有诉求反应,就多上网,少走访。逐步把网上信访变成群众反映问题的主渠道。”

在中国,每年有数以百万计的关于地方官员不公正、不称职的投诉被提交,包括土地征用,强制拆毁住房,劳资纠纷,以及对于犯罪行为的无作为。

而当请愿者试图到北京上访时,常会遭遇到地方政府的拦截和暴力,并将他们关到“黑监狱”,直到他们可以被遣送回家。

武汉强拆受害者汪玉平说:“实在是没有人权啊,就是说我们一点自由的权利都没有。自己的房子自己都没有保障,被他们就那样抢走了。心灰意冷了,就是觉得没办法,只有以自杀来唤醒那些贪官们,对别人不要这样呐。”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