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一些医生临床治疗面临伦理冲突


美国最新一项研究显示,一些在宗教组织附设医院里工作的医生在临床治疗方面和医院存在伦理上的冲突。

芝加哥大学的研究人员最近在《普通内科医学杂志》上刊登了一份题为“宗教委身和临床服务-全美医生调查”的研究报告。该报告是在对包括家庭医生、一般内科医生和诊所医生在内的全美446名医生进行调查的基础上提出的。

接受调查者当中,百分之43的人在宗教组织附设医院里工作过,百分之19的人有过宗教政策上的冲突。据悉,美国大多数医院属于非宗教性质,但是,有百分之15到20的医院得到宗教组织的资助。

据这份调查报告的作者、芝加哥大学家庭医学系讲师伯拉.斯图伯格介绍,他们向接受调查的医生提出这么一个问题:病人若需要某一治疗,但是他们的医院因为宗教原因不允许这么做,他们如何为病人提供最佳治疗方案?是面临失去工作的危险给病人提供他们所需的治疗呢,还是偷偷为他们提供治疗,同时保住自己的工作呢,还是鼓励病人到其他医院去接受治疗,或提出一个本医院能够接受的治疗方案呢?

斯图伯格说:“调查发现,接受调查者当中,百分之86的人认为,面临这种情况,医生应该鼓励并推荐病人到其它医院就诊,百分之10的人认为,医生应该提出一个他们的医院所允许的治疗方案。因此,在美国,只有很少比例的医生建议同行提供他们医院因宗教原因所不允许的干预治疗方案。”

斯图伯格举例说,假如一位遭到强奸的妇女来到急诊室就诊,标准的治疗方法是为了防止其怀孕而给她提供紧急避孕药。但是,有些宗教组织会把这个作法看作和堕胎相同,因此不批准这么做。在这方面,医生就有可能和所在医院发生冲突。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生育健康专家劳丽·弗里德曼提到,在天主教会医院,医生要按照天主教规定,不能从事堕胎或绝育手术,不能提供避孕药。

弗里德曼说:“当出现急诊,例如流产的紧急情况时,医生没有自己动手的自由。在天主教会医院,医生要等到胎儿完全停止心跳,或建议把病人转到非天主教医院接受治疗。他们认为,如果还能听到胎儿的心跳声,进行手术就等于是在实施堕胎。这是天主教教义和思想指导医疗服务的一个例子。”

芝加哥大学家庭医学系讲师斯图伯格指出,医生和所在医院在治疗方案上出现的这种冲突表明,病人并不总能得到在医生们看来最佳的治疗方案。

斯图伯格说:“事实上,接受调查的大多数医生认为,在发生伦理冲突时,正确的办法是把病人转到另一家医院。如果另一家医院离得很近,并接受病人的医疗保险计划,病人转过去没有太多麻烦,这也许还行得通。我担心的是,在某些情况下,附近可能没有医院,医院也可能不接受病人的医疗保险计划,病人转到另一家医院又受到限制。病人的治疗被拖延,有可能导致更糟糕的结果。”

肯塔基州“维护生命权医生基金会”的负责人之一弗兰克·西蒙医生认为芝加哥大学的这项研究没有和非宗教医院进行对照,因此缺少科学性:“无论是不是在宗教医院里,医生们都常常会和医院行政人员发生冲突,除非了解非宗教医院的情况,并对非宗教医院的对照人群也进行调查,否则这项研究就毫无意义。众所周知,美国的宗教医院在提供医疗服务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少数医生和医院之间有一些冲突不足为奇。”

西蒙医生指出,比宗教医院中出现的伦理冲突还要大的一个问题是,年轻医生在实习期间就可能会受到左派人士的压力,违背自己的意愿从事一定数量的堕胎,否则就有可能被踢出实习计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