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克林顿国务卿发表演讲: 亚洲的地区性架构:原则与重点


克林顿国务卿1月12日在夏威夷檀香山市的东西方中心发表演讲

克林顿国务卿1月12日在夏威夷檀香山市的东西方中心发表演讲

亚洲的地区性架构:原则与重点

2010年1月12日
夏威夷檀香山市
杰斐逊纪念厅伊民中心(Imin Center)

国务卿克林顿:非常感谢大家。查尔斯(Charles),感谢你的热情介绍。我很高兴能在“东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进入50周年之际来到这里,来到这所坐落在这个最不一般的地方的美丽校园。看到有这么多朋友在座,也令我万分高兴。我高兴地看到林格(Lingle)州长和韩纳曼(Hannemann)市长,我在参议院的同事阿卡卡(Akaka)参议员,阿伯克隆比(Abercrombie)众议员,夏威夷州参议院主席Hanabusa女士,日本驻美国大使藤崎(Fujisaki)和美国驻日本大使罗斯(Roos)。我还高兴地看到一些比尔(Bill)和我曾有幸与之共事的为这个州效过力的老朋友们,其中当然包括前州长约翰·威希(John Waihee)和夫人林恩(Lynne),以及前州长有吉良一(Ariyoshi)和夫人琼(Jean)。我也知道在座的还有澳大利亚、日本、菲律宾、密克罗尼西亚和马歇尔群岛的总领事,当然还有这所大学的校长格林伍德(Greenwood)。各位理事会成员,如果你想得到热情洋溢的介绍,一定要到这样一个三分之一的成员都由你指定的地方来。(笑声)查尔斯完成了这个任务。太平洋司令部(Pacific Command)的高级指挥官今天在座,令我感到荣幸。我刚同他们进行了卓有成效的会晤。还有助理国务卿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他主管我们同整个亚太地区的关系,每天都要感谢我给了他这个美差。

在我开始阐述这个关于我们在亚洲的前景的极其重要的主题之前,我想就海地的情况简单说几句。我们正在收集有关这次严重震灾、地震位置以及海地人民受灾情况的信息。美国正在向海地和该地区其他地方全力提供援助。我们将调动军事和民间力量,提供救灾及人道援助。我们为受灾民众、他们的家人和亲朋好友祈祷。

自1959年林登·约翰逊 (Lyndon Johnson)建议创立一个汇集东西方思想家的机构以来,我们今天要谈的这个地区所发生的巨变令人难以想见。在贵中心成立以来的50年中,其他任何一个地区的变化都无法与这个地区相比。这种进步是数十亿人勤奋努力和创新的结晶。美国积极接触、保障安全和提供援助的努力也使这种进步得以持续。

“东西方中心”是这个巨变中的一员,促成观念的形成并帮助培训专家,其中包括率先倡导微型贷款和农村经济发展的一位年轻女性,她就是我们总统的母亲。我要感谢你们所有人的努力,你们提高了对这个地区及全世界当今面临的主要经济、政治和安全问题的认识和理解。

至今——新政府上任已接近一年——应可明显看到亚太关系是美国的一项重点。奥巴马总统在夏威夷和印度尼西亚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他的世界观反映了他对亚洲及亚洲人民的了解和尊重。我坚信我们应当加强与太平洋彼岸以及整个亚洲的关系。据我所知,总统本人期盼着2011年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会议在他的家乡檀香山召开。(掌声)你们的国会议员、州长、市长以及其他人都告诉我,现在最难做的决定是为各国领导人设计什么样的阿罗哈衫(aloha shirt)。

由于这些原因以及更多的原因,我们从去年一月开始为重振亚太关系打基础。我就任国务卿后第一次出访就是前往亚洲——事实上,这次将是我在过去十一个月中第四次访问该地区。奥巴马总统出席了在新加坡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并访问了中国、日本和韩国;我们支持定期举行20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并且主张亚洲强有力的参与,以反映全球金融和政治力量的新格局;我们举行了首届美国-东盟峰会(U.S.-ASEAN summit);我们签署了有助于美国在该地区保持强大军事部署的《关岛国际协议》(Guam International Agreement);我们还签署了《东南亚国家联盟友好合作条约》(ASEAN Treaty of Amity and Cooperation)。奥巴马总统和夫人接待的第一位来访的外国领导人是来自亚洲的印度总理辛格,这并非巧合。

因此,我们正在努力深化历史上已有的关系,建立新的伙伴关系,与现有的多边组织为寻求共同利益进行合作,并在与各国政府联系之外与这个广袤地区每一个角落的人民直接接触。

我们的出发点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前提:美国的前途与亚太地区的前途紧密相连;而这个地区的前途有赖于美国。美国十分愿意继续发挥其传统上的经济与战略领导作用,而亚洲也十分愿意美国继续作为一个充满活力的经济伙伴并发挥有助于稳定的军事影响力。

从经济上来说,我们已经密不可分。美国公司每年向亚太国家输出价值3200亿美元的货物和服务,创造千百万份待遇优厚的工作。我国数十万军人为亚太地区提供安全,这项任务我国军队已承担了几代人的时间。正如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指出,美国在亚洲不是一个来去匆匆的大国,而是一个长驻大国。

反之亦然,亚洲在美国的影响也很重要。这个地区是1300多万美国人的祖籍地。一代人以前还十分贫困的一些亚洲国家现在跻身于生活水平最高的国家行列。东亚已经超过了到2015年将极端贫困人口在1990年基础上减少一半的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

亚洲在应对全球安全和人道挑战方面也是必不可少的。亚洲国家正在帮助防止在伊朗发生核扩散,在阿富汗建立学校和诊所,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维持和平,在非洲之角海域打击海盗活动。

但同时,亚洲的进步并非已成定局。亚洲不仅有新兴大国,而且有被孤立的政权;不仅面临长期存在的挑战,而且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核扩散、军备竞赛、自然灾害、暴力极端主义、金融危机、气候变化和疾病等危险都不受国境的限制,而构成共同的风险。

我们必须承认,亚太地区的不同国家面临各自不同的挑战。有些国家在政治上取得了比经济上更大的进步,而另一些国家则相反。有些国家正在巩固改革成果,而另一些国家正在持续不断或死灰复燃的动荡中挣扎。地区合作必须考虑到这些不同的挑战,并为大范围的繁荣与政治进步创造更多的机会。

从战略上看来,一个核心事实是:这个地区在面对上述挑战与机遇时,不断变化着的各类行为体正在发挥影响力,既有中国和印度这样的新兴大国,又有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这样在过去一直领先的国家,还有像印度尼西亚这样影响力与日俱增的东南亚国家。美国不仅继续拥有能动、持久的双边关系,而且在帮助各国及整个地区应对其困难方面也发挥主要作用。这种新局面要求我们必须搭建新的机构性架构,以最有效地实现合作前景,建立互信,减少竞争摩擦。

多年来,亚洲国家领导人一直在谈论加强地区合作,而亚洲的经济、政治和安全架构也在演变之中。地区性机构在亚洲的演变中已经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展望未来,我们知道这些机构可以——我认为也必须——更好地发挥作用。这是我在过去一年中与很多亚洲国家领导人和普通百姓谈话时得到的共同信息。现在,不仅有可能,而且更有必要加强地区合作。

现在,就像这座楼房和其他任何楼房的架构一样,国与国之间的地区架构也必须有一个坚实的基础。今天,我想概要地说明一下将指导美国继续与本地区进行积极接触和发挥领导作用的原则,以及我们处理多边合作问题的做法。在确定这种做法的过程中,我们与亚太伙伴进行了广泛的磋商,我还期待在我即将进行的访问中及今后几个月中继续就此进行讨论。

首先,美国的同盟关系是我们进行地区参与的基石。美国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泰国及菲律宾的同盟关系都属于现代历史上最成功的双边伙伴合作关系。这些关系所促成的安全和稳定已成为该地区成功和发展的关键条件。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和战略利益使几代人在这一基本上和平的地区成长和发展,它们对维持稳定与安全仍十分重要。我们在双边关系上的努力完全符合并将有助于加强亚洲的多边关系组合。

除了我们通过条约建立的同盟之外,我们还致力于加强与其他主要参与国的关系。我们正在与印度开展战略对话,与中国进行战略与经济对话,与印尼建立全面伙伴合作关系。我们正在加强与越南等新合作伙伴以及新加坡等长期合作伙伴的关系。加强多边合作应该也必须尊重和发展久经考验的双边合作关系。

其次,地区性机构和努力应促进我们的明确并逐渐得到认同的目标。这些目标包括加强安全和稳定、扩大经济机会和发展、促进民主和人权。

为了推进地区安全,我们必须应对核扩散、领土争端和军备竞赛等问题,这些是二十一世纪将面临的持久威胁。

为了增加经济机会,我们必须集中精力减少贸易和投资壁垒,提高市场透明度,推广更加平衡、包容、持久的经济增长模式。亚太经合组织等地区组织已在这些领域取得可观进展。除此,美国正在参与跨太平洋伙伴合作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贸易谈判,并以此为机制改善许多主要亚太经济体之间的关系。

为了继续推动政治进步,我们必须支持保护人权和促进开放型社会的努力。我们赞赏东盟2008年12月在该组织新章程生效时决定成立新的跨政府人权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我们希望,该委员会和其他地区性行动计划最终将有助于促进整个地区对基本自由和人类尊严的尊重。

第三,我们的机构必须具有效益并侧重于产生实效。这是奥巴马总统和我自从就职以来的一项重点目标。我们认为,过去20年中亚洲的崛起为该地区的进步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成立和运作地区组织应该以具体而务实的精神为动力。更为重要的是,组织机构应产生实效,而非徒具虚名。

对话是任何多边机制的关键。然而,随着亚洲国家成为地区和全球参与者,我们必须逐渐侧重于行动。机构应经常如实地评估其进展,并强调所有参与者都应发挥积极作用。

例如,2004年南亚和东南亚遭受海啸袭击之后,全世界目睹了具体的集体行动和严格追求实效的做法如何在灾难发生时为人们带来希望。除了向海啸灾区迅速提供援助之外,救灾工作推动了整个地区的合作,帮助缔造了持久的政治、军事及民间关系,强化了我们通过集体行动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我们应从这一范例中获得启迪,以同样的紧迫感和效率来迎接气候变化、食品安全及其他挑战。我感到自豪的是,美国一直并将继续在这一地区发挥领导作用。就在过去一年里,我们在军民救灾工作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为菲律宾等遭受龙卷风袭击的国家减轻了灾害后果。

为了取得稳固成效ú?各种机构都需要接受有效管理。这并不是说每个组织都要利用同样的机制作出决定,但它确实意味着每个组织都应采纳有效的决策程序并适时发挥不同的作用和承担不同的责任。与此同时,建设认真努力的多边机构要求我们必须分担管理的重担。鼓励不劳而获地搭便车和最低限度地参与的体系注定要失败。

因此,在安全问题上我们渴望加强东南亚国家联盟地区论坛(ASEAN Regional Forum)。美国将继续参加这个论坛,我们希望在最近一些成功实例的基础上继续努力,其中包括去年5月首次举行的军民联合救灾演习。东南亚国家联盟地区论坛应努力实现去年7月在泰国举行的会议上所提出的愿景,为救灾和人道主义行动承担更大的责任。美国随时准备为促进这类行动提供援助。该论坛公开承认缅甸问题及其他地区性人权问题将对地区和平与安全产生重大影响,它应当以此为基础继续努力。我在雅加达设置一个驻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大使级职位就是为了强化这个体制化进程。

第四,我们必须在力求取得这些成效时努力保持和增强灵活性。现在,在某些情况下,大型多边机构可能缺少必要的工具来处理具体的问题。在适当的领域,我们将参加以应对具体挑战为目标的非正式磋商,并将支持那些促进周边国家共同利益的次地区机构。

另外一个实例是六方会谈,它展示了旨在促进共同利益的非正式磋商的潜能。该地区的重要参与方一直在共同努力,争取以可核查的方式实现北韩去核化。我们知道,向全面地、不可逆转地实现北韩去核化的目标迈进将增进亚太地区各个国家的安全,我们正在与我们的伙伴共同努力,争取在近期内恢复六方会谈。

我们已与湄公河下游的国家增强了联系。我们与日本和澳大利亚、以及日本和韩国进行了三边战略对话。我们通过非正式磋商来指导在马六甲海峡 (Malacca Straits)地区的合作。这些都是这种多边主义怎样能产生有效成果的实例。我即将前往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盖茨与我将在那里以2对2的方式与澳大利亚有关官员会晤。因此,我们欢迎今后以这种方式接触的机会,例如与日本和中国以及日本和印度进行三边对话。

当我们谈到次地区机构时,我们确实认为东南亚国家联盟是一个重要的成功范例。它作出了有魄力的决定,将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安全领域一体化。我们相信,一个强大的、一体化的东南亚国家联盟将为更广泛的稳定与繁荣的地区利益作出贡献。因此我们将继续支持东南亚国家联盟,同时我们还将继续根据业已加强的《增进美国-东盟伙伴关系计划》 (U.S.-ASEAN Enhanced Partnership)和以经济为重点的《美国-东盟贸易与投资框架协议》(U.S.-ASEAN 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来加强能力建设工作。为此,奥巴马总统与东南亚国家联盟的10位领导人在新加坡举行了史无前例的重要会议。

我知道,有些人听到这一连串缩略语时,可能会感到茫然,但我们需要认识到:这些区域性组织对于其中的参与者来说十分重要。美国如果不参与,就是缺乏尊重、缺乏接触意愿的表现。因此,我在就任美国国务卿伊始便十分清楚地表明美国将会参与。我不知道是否能够马到成功,但我知道我们在外交领域已经在全力以赴。

我们还看到了包括东南亚国家联盟地区论坛、东盟+3(ASEAN+3)及上海合作组织(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在内的新的组织,我们希望我们将能积极参与其中多个组织的工作。

第五,作为亚太地区国家,我们需要确定哪些组织将成为决定性的地区机构。因此,尽管我们尊重一些国家自己组建的组织——有些刚成立不久——并将与之合作,但我们必须更好地完成努力确定哪些组织能够最有效地捍卫并促进我们的共同前途的工作。

每一个机构都有其作用和目的,但具有决定性的机构将包括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其中有些可能由来已久,如亚太经合组织;有些可能成立于近期,如东亚峰会(East Asia Summit);或者更有可能的是,它们是新老机构的结合。这是一个我们必须通过磋商和协调共同回答的关键问题。

奥巴马总统在去年访问东京期间表达了美国准备全面参与这些新机构的意愿。作为这一战略的一项内容,我们提议与亚洲伙伴和盟友就美国如何在东亚峰会上发挥作用、东亚峰会将在更广的机构格局中处于何种位置、以及如何安排主要地区性会议从而能使各方最有效地利用时间等问题开始磋商。

一个继续存在的需要是,要有一个旨在以共同的原则和目标为基础,促进地区经济稳步融合的机构。我认为,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必须参与亚太经合组织,确保它朝着履行这一职责的方向发展。

美国在亚太各种机构中的参与和领导作用——从我们对亚太经合组织的支持和贡献到我们对印度洋海啸(Indian Ocean Tsunami)的反应——可以让各方受益。我们能够以其他地区性角色所无法效仿或在某些情况下无法得到信任的方式提供资源和促进合作。然而,没有任何国家——包括我国在内——应谋求主宰这些机构。但是,美国的主动和积极参与对这些机构的成功至关重要。

我们在重新审视我们的合作框架时应记住,权力并非只集中在政府手中。我们应该发展那些能够发挥非政府团体积极作用的组织——如公民社会运动,致力于推动发展的非政府组织、以及在发展中发挥重要和建设性作用的工商企业等。我们应该寻找更多途径,促进军队与军队之间的合作,减少不信任和误解。

我明天前往澳大利亚,期待与陆克文(Rudd)总理举行会谈。他一直是推动地区对话的带头人。我们珍视他的贡献,我将借这次访问和我在新西兰及太平洋群岛停留的机会,继续我们的磋商。

亚太地区人民经历了数百年的动荡。我们合作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消除疑虑——它作为这一地区动荡历史的产物依然存在——并代之以一个开放、诚信和给我们全体人民带来进步的未来。

我在今天早些时候参观了亚利桑那号舰(USS Arizona)——我相信这对每个人,就像对我一样,始终是一个感人的经历。正当我们准备离开纪念馆时,达纳尔中将(Darnell)告诉我他最近接待了来自越南的官员。当他们从纪念馆出来时,海军在等待他们的船上挂起了一面越南国旗。那是一个令人惊愕的时刻,对双方都是如此,对我们的越南客人肯定如此,对美国方面也一样。还有哪个国家会这么做?还有哪个国家会为过去的敌人、竞争对手、一个有着不同制度和不同文化及观点的国家的成功、繁荣与发展喝彩?

因此,我认为,毫无疑问——如果本届政府开始执政时有怀疑的话——美国已经重返亚洲。但我要强调的是,我们不仅重返,而且会留下来。(掌声。)

仅在两代人的时间里,亚洲已经成为一个新旧交替并存的地区——从大豆生产发展到卫星升天,从边远的乡村发展成光鲜的都市,从传统书法走向手机短信,而最重要的是,从宿怨深重转向新的伙伴关系。

我们在这个地区的合作必须反映新的现实和蕴藏在这里的非凡潜力。美国期待着扩大参与和与合作伙伴的共同努力,帮助我们自身和这一地区发挥潜力,创造非凡的未来。

非常感谢各位。(掌声。)

[以下部分是这次讲话的问答摘要]

问:非常感谢您的精彩演讲。我叫贾琼[音译],是东西方中心的博士研究生,来自中国。其实,您多年来都是我的楷模。(掌声)

克林顿国务卿:谢谢。

问:谢谢。我有一个关于美中关系的问题。

克林顿国务卿:请讲。

问:美中关系对世界、特别是对亚太地区的稳定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2009年,在两国共同努力下美中关系稳步改善,这包括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美中高级军事人员互访以及奥巴马总统访问中国。(声音不清楚)

但是,最近有些媒体和智库表达了他们对美中关系的担心和悲观看法。例如,《华盛顿邮报》说,美国和中国将走向坎坷路途,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也宣布美中关系是头号风险。您对此类说法和预测有什么看法?多谢。

克林顿国务卿:不客气,谢谢。我很高兴你能来到东西方中心。我们坚定不移地发展积极、合作、全面的关系,这是奥巴马总统和胡主席在北京峰会上明确的目标。我们打算继续进行我与财政部长盖特纳(Tim Geithner)共同主持的战略与经济对话,以建立美中两国共同应对、共同参与的广泛议题。

我们知道我们有分歧。我们和每个国家都有分歧——许多国家几十年来一直都是我们的朋友。两个人会有分歧,当然两个复杂的国家也会有分歧。我们的经历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也不同,但我们努力发展一种成熟的关系,这种关系在我们或对方做了彼此不赞成的事情时也不会偏离正轨。

我很清楚,在中国和美国都有许多人怀疑两国能否长期发展这种工作关系。但在我看来,我们应该承诺这样做,并加倍努力去这样做。一种富有成效的关系对中美两国都有利。这将具有挑战性,不可能轻而易举地或很快地实现,但奥巴马总统和我对此坚定不移。我希望在中国也有同等程度的承诺并建立同样的信心。

最后我想说,当然,因为中国和其邻国以及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关系对21世纪的发展至关重要,我们希望中国在政治上会越来越开放。我们希望更多的中国人能够有机会行使他们全部的人权和自由。我们在高层会议上对我们的中国朋友说,我们认为这件事情符合中国的最大利益。

同样,我们希望在两国军队之间建立更大的信任,因此徐[才厚]将军的访问和美国军事领导人对中国的访问将有助于建立信心。我们双方都有自己的国家利益,各自首先要对本国人民负责。但我确信,如果两国之间有一种良好的、牢固的关系,中美两国人民在未来将会更安全、更繁荣。这正是我为之努力的目标。谢谢。(掌声)

(完)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 http://www.america.gov/mgck

相关内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