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务卿克林顿的亚洲之行与中美关系


美国务卿克林顿的亚洲之行(视频截图)

美国务卿克林顿的亚洲之行(视频截图)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刚刚结束了对亚洲六国的密集访问,目前正在以色列继续她这次的出访行程。如何评价克林顿国务卿在美国重返亚太战略背景下进行的这次亚洲行?这次访问在多大程度上是针对中国的?

*旋风式访问*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7月7号到13号期间对包括阿富汗、日本、蒙古、越南、老挝和柬埔寨在内的亚洲六国进行了旋风式访问,并出席了一些国际论坛和东盟区域会议。

克林顿的这次访问是在美国重返亚太战略背景下进行的,以显示美国对这一地区的承诺。除了加强同这些国家在战略、教育、人文等领域的交流以外,克林顿此行还着重于加深同东盟之间的经贸联系。

*李侃如:美国的亚太战略是全方位的*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主任李侃如认为, 加强同亚洲国家的经贸联系是美国亚太战略的一部分。

他说:“在经济方面,我认为,这次努力是要使人们不要错误的把美国对亚洲的再平衡看成在本质上是一个军事方面的努力。它其实是全方位的接触。美国政府非常清楚,军事方面的努力是要花钱的,而经济方面的努力是会赚钱的。我们不希望处于这样一个境地,即让亚洲成为中国的赚钱中心,而让它成为美国的花钱中心。我认为,我们是在寻求平衡,克林顿这次访问部分是为了凸显这一点。”

希拉里.克林顿这次出访的国家除了柬埔寨,其它都是中国的陆上和海上邻国,其中包括得到中国大量投资和援助的老挝。事实上,克林顿是五十七年来首次访问老挝的美国国务卿。

*中国媒体:克林顿亚洲行是“环华游”*

中国新闻社属下的中国新闻网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把希拉里.克林顿的这次访问称之为环绕中国周边国家进行的“环华游”,是美国寻求合作的“求合游”。

这种合作不仅是美国与亚洲国家之间的合作,同时也包括美中两国与东盟各国之间的合作。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在一次演讲中特别强调了美中两国在区域问题上进行合作的重要性。

坎贝尔:“发出这个信息非常重要,因为在东盟,人们往往有这样一个担心,即东南亚或是亚洲其他地方会成为美中之间进行危险的战略角逐的地区。”

*包道格:中国媒体过度解读*

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包道格表示,美中之间一直有很多的沟通。他指出,坎贝尔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罗素在前往东南亚之前都到访过北京,与中国方面进行磋商。希拉里.克林顿在东盟外长会议期间也与中国外长杨洁篪举行了会谈。他认为,希拉里.克林顿的亚洲行是‘环华游’的说法是中国媒体的过度解读。

包道格:“我认为,‘环华游’是一个错误的信息。希拉里.克林顿的任期即将结束。像很多人一样,她要在卸任之前去那些她还没有去过的国家。她的这次行程关注的焦点不是中国,而是集中在那些她认为重要而她又没有去过的国家,像蒙古。而中国则把这看成是在战略上是针对中国的。当然还有去老挝,因为她要去柬埔寨,所以这是一个机会。”

*李侃如:不是针对中国的*

曾经在克林顿总统执政期间担任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亚洲事务资深主任的李侃如也不认为,希拉里.克林顿这次亚洲之行是针对中国的。

李侃如:“亚洲的所有事情都有中国的一面。中国处于亚洲的核心地位,就像美洲的所有事情都有美国的一面,因为我们是这一部分世界的核心。显然,她脑子里会想着中国,但是说这次亚洲行都是有关中国的则是错误的。这次访问是关于美国和亚洲的。美国与亚洲的接触非常广泛和复杂,她在这次访问中也谈到了这些不同的方面。”

*克林顿:亚洲人民必须更加自由*

这些不同的方面包括希拉里.克林顿在中国的后院蒙古呼吁该地区推动自由和人权的发展。

希拉里.克林顿:“我们需要让21世纪成为一个亚洲人民不仅变得更加富有,他们也必须更加自由的时代。”

针对希拉里.克林顿的这些讲话,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华盛顿应克制民主说教的冲动》的评论,指责希拉里.克林顿借“表扬”某些国家来影射中国,再次扮演了一个“人权说教者”的角色。

尽管中国官方媒体表达了对希拉里.克林顿有关讲话的不满,但是中国问题专家包道格认为,这次访问不会对美中关系有什么影响。他认为,真正重要的是东盟部长会议因为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裂痕而未能发表最后的联合公报。

包道格:“这是一个更重要的发展,可能对中国不利,因为它再次给人们留下这样一个印象,即即使是在南中国海这个问题上,中国也不愿意按照自己制订的游戏规则来办事。”

美国政府从2010年开始在南中国海问题上采取强势立场,目的是建立一些行为准则,避免因为一些小的海洋领土争议而爆发不必要的冲突。包道格正是美国政府这样做法的推动者之一。他认为,中国对这个问题处理不当会对美中关系产生影响。

包道格:“中国需要知道,在这些问题上过于咄咄逼人的行为将会给它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带来代价,包括与美国的关系。”

不过,这位中国问题专家也表示,美国需要在南中国海问题上采取更加平衡的态度,即当中国是引起摩擦的一方时,美国应该对中国提出批评。而与此同时,当美国的盟友是引起摩擦的一方时,美国也应该指出这一点。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