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万花筒:回顾特奥会漏网镜头


2015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洛杉矶热闹了一个多星期后,这个月初落幕,然而,这个为智力障碍者提供的运动平台,有许多故事值得我们回味。

特奥会是个欢乐的场合,竞技场上通常只有鼓舞的欢呼,颁奖台上更是欢声震天,台上台下互动频繁,妙趣横生。

然而,当14岁的印度轮滑选手布拉罗夫·斯康上场前,司仪却要求观众尽量保持安静。斯康被母亲半哄半催的领上颁奖台,他几度要掉头离去,被母亲拉住。

勇敢走出自闭的世界

原来斯康是个自闭症患者,特别怕噪音,在母亲吉桑的鼓励下,他终于接受了奖牌,陪他一路走来的母亲,再度领他出场,这时候,掌声响起,而斯康短暂的挥手,他应该也感受到人们的关怀吧。

参加特奥会的选手许多是不同程度的自闭症患者,他们通常很沉默,男子千米轮滑赛的中华台北队选手江典谕却相当勇敢的面对镜头说:“心里很紧张,想要超越一个人,其他国家的人,希望得金牌。”

他的教练叶虹伶表示:“可能我们跟他用说的他不太理解,所以我们一再的反复动作,让他对动作熟悉,别人一次两次就学的会,他可能要十次、二十次。”

江典谕虽然没有如愿夺金,他还是高兴的接受了银牌,毕竟轮滑只是兴趣,他还有更远大的追求。

从战火中飞来的叙利亚男孩

轮滑竞技场经常高朋满座,竞争越激烈,观众反应越热烈。 然而,13岁的叙利亚男孩安瓦·斯玛卡却在没有任何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赢得满堂彩。

斯玛卡在教练丹娜·舒巴特陪伴上场暖身的时候,观众通过司仪播报才得知他的遭遇。
斯玛卡和父母住在大马士革南部受到伊斯兰国组织威胁的地区,他居住的城市被轰炸,父亲因此住院,斯玛卡负伤赶来参加特奥,行李中途遗失,当天上场穿的直排轮是别人的。

大会为斯玛卡安排的是单人30米直行,从开始到结束,他迈出的每一步都赢得高分贝的加油。

斯玛卡有过动倾向。在比赛之前,他的教练舒巴特再三嘱咐:“我要他向前面看,不要看下面,否则会摔跤,他要挺直腰杆边走边滑。”

斯玛卡在震耳的欢呼中,完成了竞赛。

斯玛卡表示,他轮滑的时候,心里的感觉不是紧张,而是快乐。

跌倒爬起的见证

担任司仪的是1984年奥运双人花样滑冰银牌得主比特·卡拉瑟斯,他特别把自己的银牌借给斯玛卡佩戴一下。

卡拉瑟斯说:“俗话说,永不跌倒并不是最大的荣耀,而是跌倒后要爬起来。斯玛卡就是这句话的见证,我希望用银牌来激励他,毕竟,奥林匹克运动员是一家人。”

这也应了特奥运动员的誓言:即使我不能获胜,也请让我勇敢的尝试。

舒巴特表示:“他需要指导和帮助,但我要他做自己的世界冠军,让他自觉是个最好的人,可以成就任何事情。”

还在高职学习烘焙的台湾选手江典谕有一个心愿:“将来想要做面包师傅,可以做很多面包,给很多人吃。”

江典谕要走的路还很长,不过,特奥会给予了他向前迈进的信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