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平原勇士:科曼切人保持民族自豪感


印第安民族科曼切人曾有“平原群雄”(Lords of the Plains)之称,他们的帝国囊括了今天德克萨斯州的一半土地和俄克拉荷马、新墨西哥、堪萨斯和科罗拉多州大片地区。这些马背上的武士骁勇善战,阻挡德克萨斯西部多数定居活动长达40年。如今,他们的戎马生涯一去不返,不过,科曼切民族自治区(the Comanche Nation)的1万5千名成员依然为自己的身份和传统而倍感自豪。

科曼切人早已不再兴兵讨伐邻近部落了,不过,在名为“帕瓦节”(pow wow)的集会上,他们通过唱歌跳舞,唤醒了昔日的神奇和辉煌。

弗兰克•斯威夫特(Frank Swift)和5岁的儿子一道跳舞。儿子上的是科曼切学前班。他说:“他能唱一些科曼切赞歌,还会说一些词,什么都懂,所以比我强。”

斯威夫特说,他生活和工作在现代世界,但保持着美国原住民的归属感。

“我为我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而感到自豪。”他说。

今天的科曼切民族以热情好客闻名,不过在18、19世纪的多数时间里,科曼切人及其同盟部落威猛凶悍,主宰着南部平原的丰富猎场,那里游荡着大群大群的北美野牛。

科曼切击溃了其他部落,但最终却被工业文明的推进所击溃。然而,叙述科曼切历史的《夏月帝国》一书的作者S•C•格温(S.C. Gwynne)说,打败科曼切部落谈何容易。

“他们很像是19世纪的德国,是一支强大的地缘政治势力,”格温说,“他们一直忙于把其他原住民部落从这片土地上消灭或赶走,称雄了二百年。”

德克萨斯的西班牙殖民者试图把定居点扩大到东部森林地区以外,但是在他们所说的“科曼切里亚”(Comancheria)边界望而却步。

1821年墨西哥获得独立之后,新政府向美国定居者开放德克萨斯。格温说,这是希望定居者能应对科曼切问题。

格温说:“他们拿出这片土地是要把它作为针对科曼切人的缓冲区。这就是全盘交易。”

德克萨斯游骑兵(准军事民兵)学会了在小规模作战中对付科曼切人。

但最终打败他们的是美国正规军。美国陆军1874年侵入了他们风景如画的隐蔽地。

在德克萨斯锅柄地带的帕洛杜罗峡谷,科曼切人称霸南部平原的时代终结了。

美军的突袭只打死了少数科曼切人,但他们缴获或打死了一千多匹马,科曼切人再也无法驰骋原野,连吃的都没有了。

最后一支队伍的首领在俄克拉荷马的锡尔堡投降。他名叫夸纳(Quanah),当局后来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位科曼切酋长,母亲是被掳的白人辛西娅•安•帕克。所以他后来被称为夸纳•帕克(Quanah Parker)。

当地数以百计的人都把祖先追溯到夸纳•帕克。人们敬仰他的领导力,特别是在向保留地生活过渡的艰难时期发挥的作用。

通过跟军人、代理人、牧牛人和政界领袖的巧妙周旋,夸纳帮助本民族在磨难中生存下来,他还鼓励他们面向未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