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中逐鹿非洲(二)--美国重返非洲?


3月28日,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南非的德班会晤非洲国家领导人的同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接待了来自塞拉利昂、塞内加尔、马拉维和佛得角四国的领导人。

奥巴马在会晤时阐述了美国对非洲交往的新模式。 他说: “我主要想对每一位领导人说的是,美国将是强有力的伙伴,不是基于我们是援助国,而他们是简单的受惠国的旧模式,而是一种基于伙伴关系的新模式。如果非洲各国都能拥有在座四位所代表的强有力的领导的话,没有哪个大陆将比非洲大陆更具潜力、更具发展前途。”

这次会晤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说,美国将探讨与西非国家共同体签署《贸易和投资框架协议》的可能性,这项协议将非常有助于非洲和美国的经济增长和国际竞争力。

*中国人唤醒了美国对非洲投资的热情*

关于非洲对美国的重要性,美国新任国务卿约翰.克里的说法更为直接。他2月份在华盛顿附近的维吉尼亚大学首次发表外交政策讲话时直指非洲蕴含巨大商机,美国应该赶超中国,加大对非洲的投资。

约翰.克里说:“全球增长最快的十个经济体当中,非洲占了七个。 中国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在那里的投资已经超过了我们。去年全球发现的五大气田中有四个位于莫桑比克海岸。发展中国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核心,他们对商业敞开了大门,美国必须去那里。”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非洲项目主任珍妮佛.库克说: “他们(中国人)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唤醒了美国,让美国人注意到非洲的机会,特别是经济和商业方面的。美国的私营企业好像是被这一切唤醒了, ‘嗨,等一下, 那里有机会,我们错过了。中国人在那里做的不错,很成功。’”

今年年初,华盛顿举行了几场有关去非洲投资的研讨会。美国非洲企业理事会的这本宣传册告诉大家,“现在是时候去非洲投资了”。

美国非洲企业理事会总裁史蒂芬.海耶斯(Stephen Hayes)说,美国并不是突然对非洲有兴趣的。美国的石油公司和矿业公司在非洲已经有相当长的历史,甚至早于中国的同类公司。美国20%到25%的石油供应是来自非洲。

他说:“现在的情况是,越来越多其他行业的公司也对非洲产生了兴趣。 我们非洲理事会的消费品集团,保洁公司,信息产业公司,微软、 IBM、甲骨文等对非洲都有很强的兴趣,他们都是非洲理事会的成员。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更多行业的公司去了那里,当然,这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美国非洲企业理事会有180多个成员, 除了海耶斯提到的几个企业外,还包括著名的沃尔玛公司、辉瑞制药、重型机械制造公司卡特皮勒等美国的知名企业。美国非洲企业理事会公司对非投资额占全美私人对非投资的85%。 在南非,就已经有600家美国公司投资。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发展项目主任黛博拉•布罗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说:“美国对非洲的兴趣确实在增加,我很高兴看到这一点。 我们一直对非洲有兴趣,但是过去几十年,我们看非洲是透过一个特别的角度去看的。安全危机、到处都是问题,非洲是恐怖主义的滋生地,是儿童被饿死的地方,是产生儿童兵的地方。是令我们担心,令我们同情的地方,我们总是想拯救非洲。”

*奥巴马第一任期非洲不是战略重心*

尽管如此,作为美国第一位非洲裔总统的奥巴马,在第一任期内并没有像他的前任小布什总统那样给予非洲大陆足够的热情。2009年,奥巴马访问加纳,这是他第一任期内的唯一一次对非洲大陆的访问。相比之下,中国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刚刚访问非洲归来,而中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曾先后7次访问非洲。

曾经担任美国驻埃塞俄比亚和布基纳法索的大使的大卫.希恩 (David Shinn) 说:“奥巴马政府的第一任期内,基本上没有什么高层人物到非洲访问。这背后可能有很好的理由:全球金融危机对美国的影响,其他很多令人头疼的地方,非洲被放到了后面。其他的国际问题和国内问题更为紧迫,奥巴马总统很难将重点放在非洲, 但是,接下来四年,我估计你可能会看到某些变化。”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非洲项目主任珍妮佛.库克说,非洲从来都不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重心,但是,最近几年有上升的趋势。她说:“我想,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意识到,这已经是不能再被忽略了的地区了,尽管不是最重要的地区,你必须考虑到到这些。那里有机会,15年前是没有的。安全问题、政府管理问题、经济发展机会,所有这些都需要不同的接触方式。布什总统在那里推行了很大的援助项目,抗击HIV病毒、艾滋病、疟疾、千年挑战帐户等,很多人对奥巴马总统的第一任期有些失望,因为他并没有像他的前任那样对非洲有那么多的投入。我想很多人希望他在第二任期内有所改变,建立新的接触方式,特别是私营部门和投资接触方面。”

库克说,奥巴马政府在非洲问题上并非没有作为,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内在非洲的食品保障问题上做了许多努力。

不过, 直到2012年6月,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快结束的时候,美国公布了《美国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战略》。这份战略包括四个要点:第一是要加强非洲民主机构的建设;第二是促进非洲经济增长、贸易和投资领域的发展;第三是推动非洲和平与安全;第四是促进非洲的机遇与发展。这四个要点被称为是美国对非外交的四大支柱。这份战略第一次把非洲定义为“充满机遇和活力的地区”,甚至将成为“下一个亚洲”。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库克说:“我认为,这个战略也没有什么特别新的东西,强调良政、民主,这些一直都在那里,安全方面的考量、非洲人的福祉和发展。如果这个战略有一点新的东西不同的东西的话,那就是更特别强调了贸易和投资的的议程。这个,其实也一直在那里,但是,我认为越来越多共识是,美国在非洲应该朝这个方向迈进的更多一点。这并不意味着要放弃民主和安全方面的考量,但是,这个方面要更进一步。”

美国国防大学非洲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的雷蒙德.吉尔品(Raymond Gilpin)说:“(美国对非外交的)第二支柱是非洲贸易和投资,而且美国也制定了一系列政策工具来完成这些目标。在这个问题上,我想提到两个例子, 一个是《非洲增长与机遇法》,这个法案给予非洲国家产品免税进入美国市场的优惠待遇。第二,是《千年挑战账户》, 这是由布什政府提议的,但是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得到了很好的贯彻。很多国家都参与了,虽然一些国家因为良政问题遇到了麻烦,但是这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帮助扩大在基础设施和产能方面的投资,甚至制定政策的投资,这帮助扩大了贸易的空间”。

*克林顿时期美国非洲战略由政治转向经济*

吉尔品提到的《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是克林顿政府时期制定的,于2000年5月正式生效。这个法案被外界普遍认为是美国非洲战略重心从政治转向经济的标志。此后,美国和非洲国家还轮流主持《非洲增长与机遇法》论坛,到目前为止已经举行了11届。第十二届论坛将于今年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举行。

在此之前,冷战时期,为了遏制前苏联在非洲的渗透和扩张,美国在非洲的战略利益主要在政治方面。老布什政府时期,冷战结束,非洲作为美苏争霸重要目标这一战略利益不复存在,加上非洲大陆战乱不止,非洲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急剧下降。

*小布什加强与非洲国家的安全合作*

克林顿之后的小布什政府面对全球恐怖主义的威胁,将非洲视为反恐的重要合作伙伴,加强了与非洲国家的安全合作,同时,高度重视美国在非洲的能源战略利益。不过,他也继承和发展了克林顿加强双边经贸关系的对非战略。小布什政府提出了一系列对非洲援助与经贸合作的计划,如千年挑战账户、非洲全球竞争力计划、总统艾滋病紧急救济、总统预防疟疾行动计划等。2011年,卸任的小布什与妻子劳拉.布什访问坦桑尼亚,致力于当地抗击艾滋病和疟疾的行动。

因为上述的政策,2001年至2011年间,美国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双向贸易额增加了两倍。不过,在几乎差不多同时,2000年到2012年,中国与非洲的贸易从增长了20倍。

虽然在推动与非洲的经贸关系上,美国似乎落后于中国,但是,奥巴马上任以来,美国在非洲的军事和安全行动相比其前任小布什时期有大幅增加。美国在2007年设立了非洲司令部,加强了在非洲收集情报、设立小型军事基地及直接参与打击极端势力和恐怖主义的步伐。到目前为止,美军已经在非洲各国建立起一个由十余个小型空军基地组成的情报网和快速反应基地。100多名美军特种部队还在乌干达等中非国家参与针对乌干达“圣灵抵抗军”的军事行动。美国的无人机也已经部署在埃塞俄比亚和塞舌尔等国。美军在吉布提的空军基地还多次启动战机在索马里境内发动对伊斯兰青年党武装的空袭。2013年,美国还将向35个非洲国家部署3500人的作战部队。

随着美国对非洲兴趣的增加,美国和中国在非洲会有竞争吗?2012年,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访问非洲塞内加尔时暗示中国攫取非洲的资源,而美国才是非洲真正的伙伴,在乎非洲的权益。美中在非洲是竞争还是合作?我们将在下一集为你介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