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加州城市日裔居民打官司要求拆除慰安妇像


美国洛杉矶地区的城市格伦代尔市有一座纪念二战慰安妇的塑像,静静的座落在市立中央公园,然而,围绕着塑像的争议和风波,已经震动了太平洋彼岸的日本和韩国。

去年7月30日,洛杉矶北面的格伦代尔市在市立的中央公园为一座来自韩国的慰安妇塑像揭幕,也掀起一场跨越国界而且越演越烈的争议。

格伦代尔市人口5.4%是韩国裔,和两个韩国城市结为姐妹市,当天地方官员和韩国裔社区数百人参加盛会,焦点集中在从韩国赶来的前慰安妇幸存者金婆婆身上。

*金婆婆要日本认错道歉*

88岁的金婆婆说:"道歉,这是我的诉求,身为(日本)一个首相,你必须为过去的错误道歉,即使那是从前的天皇 铸成的。"

慰安妇指的是二战期间被日本征召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的女性。主要来自韩国,但也有从日本、中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台湾征召。许多是被强迫或诱骗,人数可能多达20万。但日本保守派则认为最多两万人,而且绝大多数是自愿的,慰安妇问题因此成为争论不休的历史公案,对日本和邻国韩国以及中国的关系冲击很大。

《韩国格伦代尔姐妹市协会》是塑像的推手之一、协会主席李强表示:"在这里树立塑像的原因,是为了促进世界和平以及人权。"


*日裔控诉格伦代尔市违宪*

但许多日裔美国人和日本人不欢迎这座塑像,他们多次要求格伦代尔市拆除塑像,都没有被接受。上星期,一个叫做全球史实联盟的民间组织和几个日裔美国人向联邦地方法院提出诉讼。

联盟主席目良浩一是南加大的国贸教授。目良说:"格伦代尔是加州的一个城市,没有权力干涉外交事务,因为那是联邦政府掌控的,而不是州政府和市政府。"

目良认为格伦代尔市树立慰安妇铜像,已经在关于慰安妇问题的国际性辩论选择了立场。他指控市府违宪,要求法官下令拆除慰安妇塑像。

另外一名原告是当地的日裔妇女盐田,她声称铜像让她难受,无法享受逛公园的乐趣。

*听证会民众捍卫慰安妇像*

格伦代尔市府必须在三星期内做出答复,2月25日晚上,市议会举行听证,一百多人参加,座无虚席, 十六个民众上前发言,一面倒的反对拆迁慰安妇铜像。

赵谭美生是前蒙特利公园市长,她表示:"这个居民声称她到公园,会因为塑像而感觉到被排斥、难受和愤怒,如果她真的如此感觉,她可以想象这个诉讼对慰安妇的羞辱,在伤口上撒盐的程度。"

马拉琴是人权组织亚美尼亚全美委员会代表,她指出:"格伦代尔市宣扬人权,正是美国立国的价值。而我们认为树立这个塑像也代表了这些价值,纪念被迫做性奴隶和娼妓的受害者。"

格伦代尔市的议员弗里德曼表示:"作为一个城市,我们有权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表达我们的想法,我们也有权树立塑像,所以我不认为诉讼案有成功的可能。"

目良对慰安妇塑像代表人权和言论自由的说法表示理解。
目良说:"也许是这样。但这同时是个国际政治问题,必须由联邦政府来处理,而不是一个市政府。"

*日本要检验河野谈话惹争议*

而就在格伦代尔市陷入慰安妇风波的同时,日本政坛对慰安妇问题态度转变的言论,已激起的超越国界的风波。

现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的菅义伟最近表示,将对"河野谈话"所依据的一些慰安妇的证词重新进行检验。他的表态已经引起韩国和中国的批评。

1993年,当时的日本官房长官河野洋平就16个慰安妇的调查报告发表讲话,他承认二战期间日本强征了许多慰安妇,并就此表示道歉和反省。后来被称为河野谈话。

目良说:"官房长官河野在1993年发表谈话,那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因为根据的不是前慰安妇的真实故事,基础非常薄弱不稳,所以日本政府准备重新查核那些说法,评估真假。"

目良表示,当年河野和韩国政府的闭门会议协议,日本政府承认慰安妇跟政府有关之后,韩国政府就不再指控日本。但韩国政府显然忘记了这后面的一半协议。

目良还说,一些贫穷的韩国父母把女儿卖给经营慰安所的中间人,后来成为慰安妇,虽然可能违反当事人的意愿,但并不是被日本政府和军方强迫的。

日本首相安倍任命的日本广播协会NHK的一位董事声称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是捏造的宣传,主流的历史学者并不认同。日本右倾的媒体一星期前所作的全国民调显示,将近59%的受访者认为河野谈话的道歉应该修改。日本朝野否定河野谈话的呼声看来逐渐升高。

美国加州的日裔国会众议员麦克·本田2007年曾经提案呼吁日本政府向被强迫征召的慰安妇道歉。3月初,本田再度表示,日本政府试图修改河野谈话将是一个错误。他指出时间紧迫,仅存的不到一百人的慰安妇都是八十多岁的老人,日本政府必须对他们发出正式明确的道歉,只表示遗憾的个人声明是不够的。

日本政府则表示,他们只是检验河野谈话的基础,并不考虑修改河野谈话。

*韩裔教授指日本向极右倾斜*

加州大学河滨分校韩裔教授爱德华·张指出,日本对韩国和中国的侵略历史,必须获得解决,才能前进。但日本官员在慰安妇问题的立场翻来覆去。

张教授表示:"日本政府一直在为军国主义的侵略行为辩解,试图合理化,我们不应该这样。"

他看到世界各地纪念慰安妇的趋势方兴未艾。

张教授指出:"日本政府正在向极右倾斜,性奴隶问题并不只是日本和韩国的问题,而是战争犯罪和对人性的侵犯,必须解决。塑像是教育下一代的工具,我们不希望历史重演。"

*纪念慰安妇风潮方兴未艾*

格伦代尔市的慰安妇铜像是韩国以外的第一个,但纪念慰安妇的不同形式已经出现在美国东西两岸,在加州,洛杉矶南面的加登格罗夫市2012年树立了慰安妇纪念碑。去年9月,旧金山北面的索诺玛大学为亚太浩劫纪念碑添加了三块纪念慰安妇的地砖。

然而,这个趋势也激起一些日裔美国人和日本人的反击。南加州的布埃纳公园市去年夏天拟议建立慰安妇塑像,马上接到从日本潮涌而至的反对电邮。

日裔居民巢守在议会指出:"这是韩国和日本之间的问题,为什么要把外交问题带来地方的市政府?这只会加速两国关系的恶化。"


在正反两方争辩声中,市议会最后以日后维护塑像可能经费困难而打消计划。

*官司要打到最高法院*

面对韩国裔推动树立慰安妇纪念碑的风潮,目良指出,只要打赢一场官司,就可以一劳永逸,制止在美国任何城市建立慰安妇塑像的行动。

目良说:"一旦联邦法院裁决说, 在城市的公立公园树立慰安妇塑像,侵犯了联邦外交事务的权限,那么这个原则就可以适用于美国所有的城市。"

尽管官司临门,格伦代尔市的立场并为改变。听证一结束,市长韦弗当下做出结论。

他说:"市议会决议把慰安妇塑像放在那里,通过了,也树立了,她会留在那里,毋庸再议。"

市议会立场已定,但官司并不因此终结。

目良说:"诉讼有许多步骤和阶段,结果如何要到联邦最高法院才能知道。"

市议员弗里德曼则说:"只要我还是市议员,还是民选官员,我会继续为维护慰安妇塑像而奋斗,不让它消失,要让世人知道二战时发生的事情。"

格伦代尔市的慰安妇塑像面临的将是一场漫长的斗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