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俄检察官撤销指控 孔子学院不关门


俄罗斯托木斯克大学的孔子学院。(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托木斯克大学的孔子学院。(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检察官撤销了把孔子学院定为“外国代理人”的指控,使这家传播中国软实力的机构能在俄罗斯继续活动。孔子学院在俄罗斯面临关门的威胁引起了中国官方激烈反应。

孔子学院和外国代理人


在与中国相接壤的俄罗斯边境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也就是中国所称的海兰泡,当地法院9月17日开庭审理了有关要求孔子学院停止活动关门的诉讼。布拉戈维申斯克的检察官在法庭上撤销了针对孔子学院的所有起诉。孔子学院摆脱了在俄罗斯所遇到的麻烦,也使这起各方关注的案件画上了句号。

当地检察官7月份针对附属于布拉戈维申斯克国立师范大学的孔子学院提出了多项指控,涉及孔子学院的有关活动违反俄罗斯法律,其中的一项指控要求把孔子学院定为“外国代理人”。“外国代理人”在俄语中有贬义,包括为外国间谍和情报机构服务的意涵。被指控为“外国代理人”的一些俄罗斯非政府和人权组织纷纷关闭,认为当局的这一举动是有意侮辱。

告孔子学院让人不解

喀山大学孔子学院俄罗斯教师的办公室。(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喀山大学孔子学院俄罗斯教师的办公室。(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与中国领导人都声称两国关系今天的密切程度前所未有,但俄罗斯检察官把孔子学院告上法庭,让孔子学院关门,让许多人感到意外和不解。研究中国问题的俄罗斯戏剧导演格涅兹基洛夫说,当局为了巩固政权,对外国和外来势力充满敌意,俄罗斯社会也充斥排外情绪,中国和西方在这一气氛下被一视同仁。

格涅兹基洛夫:“对于那些地方官员和中层官员来说,他们有种很固执的信念,那就是当他们看到某个机构获得外国资助时,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就是,他们是否需要宣布这个机构是‘外国代理人’。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官员为了取悦自己的上级,更为了保险,尽量把事情做得更超前,因此许多与欧洲和美国有合作背景的机构都被列入到了‘外国代理人’的名单中,中国的孔子学院在这种大环境下也没有例外。”

俄中关系现实有别官方说法

格涅兹基洛夫说,尽管孔子学院被中国官方控制,但从传播文化的角度看,同欧美各国的许多文化中心相比,他感觉在俄罗斯孔子学院的活动远不如这些机构更积极和有效率,孔子学院显得更封闭。

格涅兹基洛夫说,这起事件说明虽然两国关系在外界看来不断升温,但现实却是两国社会对对方欠缺了解,彼此相距十分遥远。

中国激烈反应

布拉格维申斯克的孔子学院表示,这家孔子学院是根据同中国签订的有关政府间协议在2007年成立。他们也做出了让步来满足检察官提出的两项要求,包括制定和通过了“中国文化”项目,并同先前曾在孔子学院工作的一些中国自愿人员签订了雇佣合同,把他们列入布拉戈维申斯克国立师范大学的教师编制,使他们成为正式雇员。

孔子学院关门案件在8月4日在布拉戈维申斯克开庭,但法院曾先后两次推迟审理。中国官方针对孔子学院可能关门做出了激烈反应。一名驻莫斯科的中国大使馆的高级外交官说,类似干扰孔子学院活动的行为在美国和欧洲都从未发生过,中方同俄罗斯有关方面在协商沟通。

表面朋友 内心防备

布拉戈维申斯克位于黑龙江岸边,当地同中国的联系交往也十分频繁密切。但分析人士格涅兹基洛夫认为,孔子学院事件显示许多俄罗斯人内心中仍然把中国看成威胁。

格涅兹基洛夫:“许多俄罗斯人,其中包括许多官员甚至是检察官,仍然担心中国扩张。这种感觉一方可能来自他们同中国的实际接触,另一方面也可能来自有关中国的一些传言。比如中国移民问题,中国军力的快速增长,俄罗斯正成为中国的原材料和能源供应基地等。俄罗斯社会现在变得日益封闭,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外部世界缺乏正确的了解,也无法得到客观的媒体报道信息,所以,虽然两国表面上是好朋友,但人们内心深处仍然对中国有恐惧感。”

关闭美国文化中心

与此同时,在俄罗斯已经工作了20多年,位于莫斯科市中心外国文学图书馆中的美国文化中心几天前被关闭。外国文学图书馆宣布停止同美国大使馆在这个项目上的合作关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