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专家:美国应在中国海事争端中保持低调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近日就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海事争端举行听证,六位专家介绍了纠纷起源,并从安全、政治、法律和经济的角度分析了中国的立场和动机,建议美国政府应当保持低调,但要有所准备。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亚洲项目的史文博士(Dr. Michael Swaine)作证时说:“华盛顿公开场合应该越低调越好,私下层面应该加紧工作。”

史文博士认为,中国海事纠纷主要涉及到三个层面,第一是与日本和部分东南亚国家的主权和资源之争,第二是中国专属经济区和近海海域内的军事行动之争,以及从最广义讲,与美国在西太平洋海域实现绝对权威的思维相冲突而可能引发的摩擦。史文博士说,虽然在第三个层面上还没有演变成纠纷,但却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

*中国海争端或涉及美国*

来自莱斯大学的中国及能源问题专家刘易斯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美国不想陷入中国海主权纷争,但很多因素决定中国海争端也可能会涉及到美国。

他说:“在东中国海范围内,日本和台湾是美国的盟约伙伴,美国和东南亚很多国家也保持着良好关系。假如说有一天中国或者越南声称他们拥有斯普拉特利群岛的主权,这也就是间接声称他们拥有附近的航道主权。而全世界有一半的液态天燃气和三分之一的石油从这条航道经过,运往各国。他们可能会宣称,使用这条航道必须经过我们的批准。如果是这样,就会影响到美国和世界上其他国家。”

的确,美国已经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南中国海争端中。2010年,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东盟区域论坛上首次表明美国立场,说保持南中国海一带的自由航运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愿意出面组织解决问题的多边会谈。

菲律宾在今年年初提请国际法庭仲裁中菲间的主权争端。中国外交部拒绝接受仲裁。现任美国国务卿克里周二(4月2日)会见菲外长时表示支持国际仲裁。

*“轻步缓行,大棒在手”*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中国海事研究中心的主任达腾(Peter Dutton)说,中国目前采取“非武力高压”的方式来解决海域争端。他举例说,中国投巨资扩建其民用海事机构、资助渔民用人海战术来耗费对手国的资源、用经济优势威胁和制约对手国、逐步建立国内海事法律和管理机制、利用公众的民族主义情绪、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护航等。

出席听证的专家认为,美国最好不要涉入主权争端,而要“轻步缓行,但大棒在手”,因为美国的确对日本和菲律宾有防务承诺,而一些东南亚小国也希望能更多地借美国向中国施压,但造成东、南中国海纷争的原因很多,包括历史遗留、主权和资源、以及民族主义情绪等。

*民族主义情绪是双刃剑*

耶鲁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维斯(Jessica Weiss)作证时说,中国政府常常会利用公众的民族主义情绪来发表仇外的意见,一方面作为国际谈判的筹码,另一方面转移民众对国内问题的注意。

她说:“就像美国总统可以说国会捆绑了他的双手一样,中国领导人可以对他国政府说一些民族主义狂热分子不肯妥协,否则他们会转而抗议自己的政府。但事实上,如果中国政府害怕民愤会破坏国际谈判时就会制止民众抗议。”

但维斯说,在海域争端上,尤其是东中国海主权争端上,民众的激愤一半是策划,一半是发自内心的历史仇恨和对社会的积怨。中国政府如果掌控不好这把双刃剑,很容易惹火烧身。她举例说,在2012年的反日游行中,一些抗议者也到当地政府抗议劳资等问题。

*海洋资源非争端主因*

有两位专家在听证最后指出,对海洋资源的争夺是引发东、南中国海争议的原因之一,但绝对不是主要原因。

莱斯大学中国及能源问题专家刘易斯博士说:“中国对能源有长期需求,而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石油和天燃气储量并不富裕,如果两海之争只是资源之争的话,中国应该很有理由和其邻国合作来发展资源,因为任何影响航道自由的海事争端都会极大地损害中国经济发展,尤其从长远角度来看。”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的斯劳尔(Lloyd Thrall)对美国之音说,这种两海之争即为资源之争的认知会引发两种误解:“第一,这种误解会让人觉得争端不可能解决,这是有关有限的资源的问题,是‘零和’竞争,但实际上更是政治问题。第二,这会误导你,因为如果主要是资源问题,那简单地划分一下资源就解决了,但这个争端已经存在很久都没能被解决。所以,中国海事争端的根本诱因不是资源问题。”

美国国会于2000年创立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目的是监督和调查美中进行的双边贸易和经济关系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