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揭马三家劳教真相 李文娟遭警砸门威吓


知名举报人、原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李文娟。 (网络截图)

知名举报人、原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李文娟。 (网络截图)

原辽宁省马三家被劳教人员、国税局公务员李文娟到司法信访部门准备向辽宁省马三家事件联合调查组反映自己举报鞍山市国税局领导贪赃枉法后被劳教的受害经历,之后又到官方媒体人民网辽宁分部讲述有关马三家劳教所的情况,星期六晚上至星期日下午当地公安到她家砸门,说要带她去“配合调查”,致使李文娟不敢多谈她在马三家劳教所的情况。


震惊国际社会的辽宁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使用酷刑的丑闻被多家中国大陆媒体报道后, 2004年曾被送进马三家劳教所关押将近一年的李文娟日前到辽宁省司法当局信访室,联系新成立的马三家劳教所问题联合调查组,并以该劳教所受害者的身份登记,表示愿意提供亲身经历的情况。当天晚上10点左右,她家位于沈阳市内一居民楼五层的住所门外来了沈阳市十六纬路派出所的多个警察,还有和平区公安分局警官李志刚,要带她去配合调查。

李文娟星期日晚上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专访时表示,直到下午两点,她所居住的楼房楼道里还有好些警察,头天夜里还能听到狗叫,而附近住户并没有养狗,当时她认为调查马三家劳教所的问题与当地民警没有关系,而且警察没有开传唤证,也没有出示搜查证。李文娟担心这可能是有关当局对她打击报复的继续,所以没有开门。

她说:“因为我已经饱受牢狱之灾,被他们冤假错案一回了,我不能再次被他们抓进去。一宿都在这。昨天他敲门的声音是很猛烈的,一直到下半夜的两三点。然后今天早晨六点敲门的声音柔和一些了。没开,后来他搞来一个开锁的,要强制开。开锁的一听我们屋里有人,就说里面有人他不能给开。我说,我没有犯法,你们抓我是执法犯法。他说,他们没有执法犯法,他们是上指下派的。他们有一个警察说,刚才从网上看了一下,觉得我是正确的,我没有犯法,他们也同情我,但是上面指令他们没有办法。”

李文娟表示,她在得知辽宁省设联合调查组的消息后,就主动出面联系协助调查,但是她和其他一些进过马三家劳教所的女性维权人士发现那里的气氛不对头。

她是:“我说,我自己去,到那讲述一下在马三家的亲身经历。我就自己主动地到辽宁省司法厅那个信访室去了。当时我看那里有很多人。信访室就给我登记了。然后我要把材料给他们,他们说不收。在门口,我发现有个女的,她好像是司法厅的,拿着摄像机,把我们这些人都给摄下来了。”

李文娟原是鞍山钢铁公司所在城市鞍山市的国税局公务员,2002年实名向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国家税务总局举报鞍山市国税局局长刘光明(女)等人违法违规为企业减免巨额增值税、涉嫌账目造假等问题。后来这些举报材料被转回李文娟的工作单位鞍山市国税局,她被单位两次辞退,还受到劳动教养一年的处罚。在媒体报道相关消息后,地方当局撤销了2004年对李文娟劳教一年的决定,并在2006年恢复她的工作,把她异地安置到沈阳市国税局。2007年,对李文娟实行非法刑拘和劳动教养的鞍山市公安局给予她国家赔偿。

星期日,美国之音记者问李文娟当年在马三家劳教所的遭遇时,这位再度受到警察骚扰的知名举报人表示不敢再谈论这些情况。

她说:“每个人受的不一样。各人状况,她们的情形不是一样的。但是我不想反映这方面的问题。因为我最怕的还是司法机关。就是司法机关想迫害我,就是通过司法强制限制我人身自由的话,我太恐惧了,我不想再那个,再(谈)这方面。你看现在,就是因为我到(调查组反映)。因为我相信党,相信辽宁省要调查这些情况,我就去了。我寻思还有资格揭露去反映反映吧。结果就把我家包围了。现在我就不敢出去了。什么都不敢动了。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失去自由了。不想谈论那方面的事。”

记者再次询问李文娟在劳教所受到的伤害时,李文娟仍不肯谈及有关细节,仅简略地说:“心脑全受到伤害了。我可以跟你说吧,我在那里干了一年,这些活儿,我一辈子都干不了那么多的活儿。一天就睡两三个小时的觉。有的时候还通宵(干活儿)。可以这么说吧,就是劳作呀,连直个腰的都不行,就挨打受骂的。”

马家三劳教所关押了很多法轮功修炼者,这家劳教所是法轮功在海外重点揭露的对象之一。最近,中国境内的财讯传媒《财经》旗下的《Lens.视觉》杂志最新一期刊登了2万字的独家调查报道,披露女性受劳教人员遭受的酷刑,但这篇报道很快被删。

中国总理李克强上个月在中国人大会议结束时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针对备受诟病的劳教制度的改革方案可望年内出台。李文娟表示,她从马三家劳教所活着出来算是幸运的,因此一直关注废除劳教的问题。

她说:“我特别关心这个事。有一个阶段还说要废止了,结果又往后拖了。我特别不高兴。我愿意让它越早越好。不能让这个制度再残害上访人了,也不能再作为官员打击举报人的手段了。”

李文娟2006年曾被中国媒体《南风窗》评为“为了公共利益年度榜人物”。她表示,有关部门对她举报的问题作了所谓结论,但这些问题多半只是被掩盖起来,远远未得到真正解决,当年违法决定对她实施司法迫害的鞍山市领导以及为袒护刘光明等鞍山市国税局领导而不惜弄虚作假的国家国税总局有关领导,不仅没被追责反而升官。她表示,她不久前到北京递交举报材料,被信访办人员拒收仍出来,希望承诺老虎苍蝇一起打的习近平主席和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能看到她反映的问题,但投诉无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