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金钱政治与行贿受贿:美国宪法学者谈腐败定义


福特汉姆大学法学教授蒂奇奥特(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福特汉姆大学法学教授蒂奇奥特(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腐败人人恨,但是权钱一沾边,就意味着“腐败”吗?在美国,富豪为政治人物竞选捐款、大公司设“驻京办”游说政府,这已经成了民主政治的常态。然而,一位美国研究宪法的学者警告说,美国的立国之父深深的懂得一个受到金钱不当影响的政治体系可能带来的危险,而美国最高法院把腐败仅仅定义为“利益交换式的贿赂”,这对美国的民主体制构成威胁。

金钱与政治从来都是如影随形。美国最高法院1976年的一项裁决认为,出钱影响选举是受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近年来,最高法院连续数次的判例取消了企业、组织和个人对竞选捐款的很多限制。美国的选举成本越来越高昂。美国最近举行的中期选举就耗费了36亿美元。

*什么才算腐败?*

美国纽约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法学院研究美国宪法的副教授蒂奇奥特(Zephyr Teachout)对美国目前的金钱政治深感忧虑。

她说:“我认为,在美国,有两个腐败方面的危机,而二者是相连的。一个危机是我们政府里面所发生的一切;另一个是定义上的危机-究竟什么是腐败。”

蒂奇奥特在她刚刚出版的《美国的腐败-从富兰克林的鼻烟壶到公民联盟》新书中表示,美国的立国之父从一开始就非常清楚一个受到金钱不当影响的政治体系可能带来的危害。她举例说,美国的开国元勋之一乔治·梅森(George Mason)在1787年召开的制宪大会上就警告其他的代表说:“如果我们不防范腐败的话,我们的政府很快就会终结。”

这位法学教授最近在华盛顿的新美国基金会表示,这次制宪大会虽然涉及到很多事情,但是最重要的是如何建立一个不受大笔金钱影响的国家。

她说,在这次制宪大会以及批准宪法的辩论中,腐败(corruption)这个词被提到了几百次,但是只有几次指的是人们现在认为的“利益交换式的贿赂”(quid pro quo bribes)。

*为推动政见而出钱出力都是言论自由?*

蒂奇奥特认为,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最高法院开始将腐败的定义收窄,并使它的含义发生很大的变化。这种情况在2010年的“公民联盟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Citizens United v. FEC)的裁决中体现得最为明显。这个影响深远的裁决允许企业和工会投入不受限制的竞选捐款。2014年4月,最高法院在“麦卡琴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 (McCutcheon v. FEC) 中以5比4的投票结果推翻了个人对多个选举候选人、政党和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总额的上限。批评者认为,这两项裁决是由保守派主导的最高法院在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条款的大旗下为富人直接干预竞选打开制度上的大门。

最高法院认为,公司也具有法人资格,捐钱参政也是发表言论,因此,公司的政治捐款受到宪法保护。

*腐败定义宽窄*

在蒂奇奥特看来,美国最高法院的多数大法官在公民联盟和麦卡琴这两个案子中之所以推翻了以往限制企业对政治的参与以及个人竞选捐款的上限的法律,是因为他们把腐败狭隘的定义为“利益交换”,即非常明确的可以受到刑事追究的贿赂。换句话说,如果不是明确的、根据刑法的规定会受到惩罚的贿赂,那么这种交易就不是腐败。

蒂奇奥特认为,最高法院对腐败的这种定义有很多的问题,包括把腐败的问题看到太轻,而且把腐败重新归类为正常的政治行为。

在这位学者看来,这种定义还会带来更为严重的后果。

她说:“我认为,这种定义最重要的问题在于它有害于我们国家以及民主的健全。这本书的主旨是,从公民联盟到麦卡琴案这一连串的裁决不仅是坏法,而且显示了对历史的糟糕理解。从麦迪逊一直到1976年,美国人一直认为,腐败指的是更为广泛的东西。广而言之,当那些担任公职的人利用公职要么为自己谋取私利,要么为自己的家人或是那些给自己捐款的人谋取私利。”

蒂奇奥特特别指出,当法国国王路易十五1785年送给离任的美国驻法大使富兰克林一个镶嵌有钻石和国王肖像的鼻烟壶时,这个礼物让当时的美国人非常不安,因为他们认为它可能通过微妙的心理方式来影响或是改变富兰克林对法国人的态度。制宪大会的代表通过了禁止公职人员在没有得到国会批准的情况下接受任何国王、王子或是外国所赠送的任何礼物、报酬、职务或是头衔的规定。

有意思的是,为了反对她眼中的美国政治腐败,当时名不见经传的法学教授蒂奇奥特参加了今年纽约州长竞选的民主党初选,挑战现任的民主党州长库默。她虽然落败,但在竞选经费悬殊的情况下意外的获得了相当不错的结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