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十八大安排黑箱作业 草民难解诸多谜团


官员回答网民关于下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人数和十八大开会日期的提问(视频截图)

官员回答网民关于下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人数和十八大开会日期的提问(视频截图)

中国的网络防火墙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那就是它要封杀的目标和解禁的对象往往是难以预料的,这说明网警和网管部门在执行任务时有极大的主观随意性,就像中国的许多城管在执法时那样,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我们以薄谷开来案件为例,在宣判之前,与此案相关的一切敏感词在新浪微博上都遭到封杀。可是宣判之后,原来被封杀的许多敏感词又重见天日。这种毫无规律可言的做法让人经常感到莫名其妙。

我们还是看看当前有哪些敏感词被挡在防火墙之外吧!众所周知,目前中国当局除了要对王立军、薄熙来以及薄谷开来的问题和案件做出了结之外,就是准备召开中共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而这些突发的敏感事件在客观上也打乱了中共部署十八大的节奏。目前,在新浪微博上,“十八大”已被打入另册。网民们无法自由地谈论与“十八大”有关的话题。

但是,“十八大”是中国当局无法彻底回避的一个词汇,因此,有关“十八大”的宣传仍然充斥在传统媒体中。我们从中国最大的实名制社交网站“人人网”上刊登的一个段子就可以感受到这一点。

“一位幼儿园老师问高班儿童:小朋友们,个、十、百、千、万、亿哪个大呀?一个戴着眼镜的小朋友高喊:十八大!老师问:为什么?小眼镜童鞋骄傲地说:因为到处都写着十八大!电视里也在说十八大!”

“十八大”的召开日期以及中共政治局常委人数是否会从目前的9人变为7人是外界最关心的两个与“十八大”有关的基本问题。然而,中共当局却在这两个问题上闪烁其词。在最近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德国世界报记者提出希望了解十八大的召开日期,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王京清不慌不忙地跟记者打起了太极。


视频(王京清讲话)
“我们党在去年10月召开了十七届六中全会,全会决定,十八大将于今年的下半年在北京召开。”

明眼人一看便知,人家的问题是想知道十八大召开的具体日期,而王大官人的回答却是一段相当漫长的时期。由此可见,回答问题的人如果不是弱智,那就一定是装傻。这种答非所问的方式让人啼笑皆非。接着,美国华尔街日报的记者提问要求澄清政治局常委人数九变七的传闻。这一回,王京清的态度是守口如瓶,绝不泄露“天机”。


“按照我们的党章规定,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政治局常委是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产生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由多少人组成,我也不知道。”

对此,网民追梦在推特上发推表示:“中共中央组织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强调十八大代表选举是一次‘透明选举、阳光选举’,不过对于外界高度关注的下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人数和十八大开会日期的提问,官员只以‘我也不知道、‘今年下半年在北京召开’等说法回应’”。

实际上,王京清在那次新闻发布会上采取了避实就虚的策略。他不厌其烦地介绍十八大代表中年龄最大的人、前北京市长焦若愚和年龄最小的人、不久前在伦敦奥运会上获得女子200米蝶泳金牌的焦刘洋,甚至连这两人的出生年月都不肯省略。王京清大讲特讲这两位代表的年龄差与党龄差,殊不知,台下的记者们更想知道的恐怕是中国公民的贫富差距以及十八大代表与P民们的财富差距。

与十八大的召开日期相比,政治局常委人数的增减问题更为敏感。目前在新浪微博上,“九常委”这个词组已经搜索不到了。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聪明的网民们很快就使用“九千岁”这个词来替代“九常委”。“九千岁”本来是明末权倾天下的大宦官魏忠贤的称号,意思是地位在号称千岁的亲王之上,仅次于万岁爷皇上。

遗憾的是,用超过军费的维稳费用雇来的网警和网管也不是吃干饭的。他们在发现了“九千岁”的特殊含义之后就立刻把它打入冷宫。不过,网民的创意是无限的。也许,他们还会用“九头鸟”等其他词汇来暗指“九常委”。

然而,无论十八大之后实行的是9人常委制还是7人常委制,都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问题是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的制度能否松动或改变。显然,中共不会心甘情愿地与其他政党分享权力。去年的一场演出就能证明这一点。包括胡锦涛在内的九常委一起观看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文艺晚会时,其中的一个节目就是高唱一首著名的红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