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莫言做客中纪委,腐败程度可空前?


中纪委网站对莫言采访的截图

中纪委网站对莫言采访的截图

新年伊始,中共请来作家莫言谈反腐。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对中共反腐重锤中纪委说:中国反腐力度超出其想象。中国另外一位知名作家二月河也曾做客中纪委网站并说:现在的反腐力度读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与此同时,中共在新年伊始打下一只司法界“老虎”---成都中院院长牛敏。有网友评论说,这是中共要打(贪腐之)鬼,借助中纪委这黑脸“包公”和“钟馗”,还寄希望借助有名望的文学大家,帮助党员和百姓净化心灵提升道德。

元月6日,新华网/福建日报引述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话说: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文化遗产。习近平是去年2月25日在北京讲这番话的。元旦,中纪委网站刊登了对诺奖得主莫言的专访。该网站援引莫言的话说:“中国现在的反腐力度超过了我的想象”。

*中国腐败程度与反腐力度,如何评估与量化?*

中国的反腐力度有多大?如何评估这种反腐力度?中国的腐败烈度有多大?莫言对中国的腐败烈度有多少估计,反腐和腐败,这两种现象如何量化?这篇专访报道中没有提到。

无独有偶,中国名作家二月河(真名凌解放,郑州大学文学院长,因著作《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小说和影视)而为读者观众熟知)也曾去年7月做客中纪委网站并说:“现在的反腐力度读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当时,就有网友质疑二月河这种说法。如果说中共的反腐力度在中国历史上是最大的,那么,就首先应该比较或看看你的腐败烈度是否也是历史上最大,是否也是二十四史都找不到?不比较腐败程度是无法比较反腐败力度的。清朝有贪官和珅,富可敌国。看今天的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魏鹏远们,其贪腐数量也达到天文数字,令百姓乍舌。更有网友指出:要说反腐力度,明朝朱元璋最大,他杀了无数的贪官污吏,其反腐力度要远远大于当代中共。

除了用作家来帮助反腐,同中国历朝历代做纵向比较,中纪委研究室主任李雪勤(新华网2012年8月23日)还直接出面,把中共反腐都同世界其它国家政党进行横向比较。他说:“世界上没一个政党像我党这样重视反腐败。”同样,新华网的报道,既没有谈到李雪勤说到了其他政党的腐败情况,也没提到,世界上还有哪个执政党有八、九千万党员,一执政就是六、七十年,还希望能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下去,“千秋万代永不变色”。

有网友在美国之音网站评论说:一个公司,把每次抓住内盗都当成营业成绩来吹。

*莫言:习总最希望中国强大、人民过好日子*

莫言在中纪委这篇专访中也响应了李雪勤的说法: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是:中国共产党比世界上任何政党都更加希望中国富强;中国主席习近平,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元首,都更希望中国人民过上好日子。

和李克强同龄的作家莫言(真名管谟业)是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这是中国第一位得到诺奖的体制内官员。在中国还有刘晓波(2010年)得到诺贝尔和平奖,至今仍关在狱中。从中国出去的作家高行健,也得到过诺贝尔文学奖(2000年),不过,那时他已是法国公民。还有一位藏人,中国认为他是从中国逃出去的,他就是14世达赖喇嘛,得到过诺贝尔和平奖(1989年)。

莫言还对中纪委说:不能把腐败的原因完全归结为体制和社会。“古今中外都有贪腐,都有贪官,都有清官。”不过,莫言也承认:腐败不仅仅是官场的事,当然社会风气坏了,官员应该负首责。“官风不正,民风必歪”。

在莫言中纪委谈反腐的话题下,新浪微博博主肖伟昌站在毛左立场上抨击了莫言:“莫言和鲁迅是两个莫言和鲁迅是两个中国有名的文学家。当年,鲁迅拒绝授予他诺贝尔奖章;前些年,莫言“荣幸”地成为中国继达赖以后第二个诺贝尔奖章获得者。按此推理,莫言和达赖一样,在西方人眼中的位置非常重要。一个长期流亡国外散动民族分裂,一个用文学手段涂黑自己国家。有明的,有暗的,真是相得益彰啊!妙哉! ”

也有网友“点赞”莫言。网友执持未变说:“这是从道德层面的判断,给出的巧妙的回答,绝对正确但不谄媚。在中纪委的平台你们还要人家怎样表述。何况在反腐制度上,从人性本贪婪弱点的本性上来建设约束制度而不是道德口号的感化教育,是个很普世的论述,莫言认识深刻。”
有网友对莫言讲话提出看法:

贪官最严重的问题不是贪污受贿多少钱,而是败坏了中国的社会风气;

莫言在为腐败的共产党唱赞歌!

社会风气太坏了,官员应当负责这也太笼统了,哪级官员负责!总设计师!?

坚决拥护习大大,习大大才是目前的中国的大救星,习大大会和平推动中国走向民主。

自己得道,鸡犬升天,风气能不坏吗?指望自己改是没什么戏,关键还是老百姓得有选票才能根治!

腐败是一切社会罪恶的根源。

当今社会官员才真正的坏。

莫言谈反腐:社会风气坏了,官员应该负首责;官场风气坏了,谁应该负责???

也有凤凰网内蒙网友说:

莫言话你只记一、不记二?风气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人们都应该反思,不能拿眼睛盯着别人,盯着官员,光看到贪腐黑暗面,也应换位思考,校正自己内心的东 西,克制自己的欲望,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千百万人的善念会形成一种巨大的道徳力量,这种道德力量会使很多丑恶现象得到限制,使很多不正确 东西得到校正,这样社会才风清气正,实现梦想必须埋头苦干,每个人把自己本职工作做好,人人做好自己,哪还有多少贪官?莫言的话警醒的是大家!希望莫言多 传递这样正能量东西少写低俗的小说吧!

*中纪委新年拿下成都法官牛敏,重庆法官呢?*

新华网周二发出报道题目是:新年伊始就“蛮拼的”,盘点中纪委新动向。报道说,2015年第一个工作日(1月4日周日),中纪委在当晚公布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消息,新年“首虎”应声落马。

还有另外一只中型“老虎”成都中院院长牛敏被中纪委拿下。牛敏落马的消息是新华社周一公布的,中纪委网站周二才登出此消息。中纪委的消息非常简短共45个 字:据四川省纪委消息:经四川省委批准,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牛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四川省纪委)

中纪委/新华社没有提到,这位成都中院院长还是成都市委委员,在当法院院长之前是成都新都区委书记,再之前,曾当过双流县长。根据中国公开资料,这位法院院长并无法学背景和学历。他是四川轻工业学校毕业,当过造纸厂技术员。后来到成都党校学习出来后到灌县经委工作,后到都江堰聚源镇当书记。到了九十年代,他进入都江堰市政府工作,当上市长助理和公安局长。

在北京有许多“内线”消息的中文网多维,在牛敏落马后发报道说:成都中院某中层干部曾说:无法学教育背景的牛敏执掌成都中院后,“在内部曾引发质疑。”

有海外中文网报道,虽然最高法院长周强副院长沈德咏都有很强的法学背景,但在中国31个高院院长中,没有任何法学教育背景的就有九人。而周强的前任王胜俊大法官,也没有任何法学背景。王上任伊始就提出三个至上“党至上、人民至上、法律至上”的著名司法“三个至上”原则。顺便说一句:最高法网站已将王胜俊个人简历网页删除。

没有政法系统经历的牛敏,进入公安局后就当上政法委书记,这段经历,算是牛敏和“政法工作有过交集”。在法院院长任上,牛敏参与办理的案子包括王立军案和谭作人案。海外报道说牛敏是此两案后的“操盘手”。但也有报道说:这两个案子都“通天”,牛不可能是操盘手,操盘手在中南海。

财新网的报道(1月5日)说:牛敏的妻子都江堰审计局长徐勤在去年12月初就被检察院带走。

中新网(1月5日)报道,就在5日,成都中院网站显示,牛敏是一级高级法官,中央党校法学理论专业毕业,研究室学历。当新华社当天报道牛敏被拿下的消息后,该网站“迅速删除”了牛敏的个人信息。

中纪委/新华社都没有提到牛敏“违纪违法”的具体内容。据多维报道,牛敏深得李春城的赏识。而前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因卷入周永康案而在2012年底被拿下并在2014年4月被中共清除出党并开除了公职。

中共拿下一个省会级法官非常不易。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主政多年唱红打黑制造无数冤假错案,现在只有李庄一案得以部分翻案,而无数被打死整死的官员百姓,他们的冤屈向谁诉说?当时跟着薄王在法律上把诸多冤假错案办成铁案的法官检察官们,没有一个像牛敏这样被拿下。

*莫言:司法腐败摧毁社会底线*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在接受中纪委采访时也提到:最严重的腐败,是“组织腐败和司法腐败”。莫言说,组织腐败的后果是让品行不端、水平不高的蠢材、庸才进入官员队伍。而司法腐败,“司法是社会最后的底线。”

莫言说:道德层面还解决不了了问题,搬到法律面前来解决。“如果司法也腐败了,最后的底线崩溃了,整个社会肯定是人心不古。”莫言还说:“越来越严密、越来越科学的干部任命和考核制度,实际上就是法治中国建设的前提和保证。”

莫言的这种观点和判断和习近平的有所呼应。习近平2014年1月7日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说(据中国驻卡尔加里总领馆网站):有了法律不能有效实施,那再多法律也是一纸空文,依法治国就会成为一句空话。百姓无处伸冤,民间就会骚乱。

习近平援引英国哲学家培根的话说:“一次不公正的裁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然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习近平说:这其中的道理是深刻的。

习近平王岐山们没有想到和提到的是:中纪委的“审判”---双规—---把所有被拿下的“老虎”、“苍蝇”、“虎蝇”和“狐狸”送上不归路,往往正是无视和毁坏法律,不仅“污染河流”更“污染水源”。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