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克里米亚鞑靼族人充满恐惧和不满


围绕乌克兰克里米亚共和国的争端基本上让乌克兰和俄罗斯反目,但是,克里米亚的鞑靼族人失去的可能会更多。

克里米亚的未来走向将乌克兰和俄罗斯置于对立的位置。在这块长久以来的兵家必争之地,这些士兵是事态的最新发展。

克里米亚的原住民是鞑靼族人,但是他们的人口远远少于邻近的斯拉夫族。他们担心的注视着对这个半岛可能重回俄罗斯控制的任何举动。

巴赫奇萨赖镇居民艾多尔说:“当然,这里的每个人都很害怕,但是,你看到,这个时候,人们,没有人知道这里会发生什么。”

考虑到他们曾经的经历,他们有理由这么担忧。1944年,斯大林将所有鞑靼人赶出了克里米亚。只是在前苏联垮台后,鞑靼人才返回他们的祖居地,返回到新独立的乌克兰。

克里米亚鞑靼族政界人士艾吉兹说:“乌克兰是一个新的国家,对那些居住在克里米亚的每一种族来说,我们正翻开了新的一页。”

这是崭新的、基本上是空白的一页。这个突厥穆斯林民族,不得不从头开始。

他们夺回了这家清真寺。这个清真寺在前苏联时期被当作电影院。

但是,这距离鞑靼族在克里米亚的顶峰时期仍然很遥远。这座“花园宫殿”克里米亚汗国的宫殿,在俄罗斯诗人普希金的笔下曾经不朽的宫殿,在18世纪时落入了沙皇俄国的手中。

鞑靼人说,尽管目前政治和军事风暴有山雨欲来的感觉,但是,他们仍然希望创建一个全新的和简单的生活。

巴赫奇萨赖镇居民艾多尔说:“当然,我会呆在自己的房子里,这是绝对的。即便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也要继续留在我们自己的房子里,每个居住在这里的人。”

在当地的一个清真寺,很多男子在祈祷和平。他们希望能够确保他们返回故地后的来自不易的生活,像普希金所说的那样居住在“晴朗的天空下和蔚蓝的海浪边”。

艾多尔说:“这是乌克兰领土, 这是乌克兰的领土。”

但是,如果要公投的话,作为克里米亚的少数族裔鞑靼人很有可能重新回到莫斯科的统治之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