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报告:兼并没有改善克里米亚人权


自由之家和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指出,克里米亚半岛的人权状况自去年3月被俄罗斯吞并后出现恶化。报告称,克里米亚的新政府歧视少数族裔,压制言论自由,强迫居民加入俄罗斯国籍否则就离开。

当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正式签署协议,将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联邦的时候,几乎全世界都在置疑是什么让普京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可以做出如此大胆的举动。

美国国防大学教授彼得·叶利佐夫对美国之音说,这次吞并之所以这么容易是因为克里米亚的相当多的人口支持并入俄罗斯。

“但是这种支持或许主要是受到俄罗斯媒体宣传的影响。他们将乌克兰革命描绘成对克里米亚说俄语人群的严重威胁。”他说。

自由之家的报告说,在这次入侵之前,俄罗斯官媒发起一项有组织有计划的反乌克兰宣传活动,加剧了对所谓“乌克兰法西斯分子”的恐惧。

俄罗斯之后在去年2月发起了一系列活动,包括秘密部署重装部队和由哥萨克战士组成的所谓的地方“自卫”队。报告称,入侵后,俄罗斯将当地的领袖换成了俄罗斯联邦的人。而且当世界的关注点转移到东乌克兰其它地区的战事时,克里米亚新政府发起运动,压制反对声音,特别针对克里米亚少数族裔鞑靼人。

国防大学的叶利佐夫说:“鞑靼人压倒性的抵制吞并,因为他们对强大的俄罗斯帝国持有非常负面的态度,而且他们的人口数占据相当大的比重。他们有30万人。这对于克里米亚总人口来说是很大一部分。”

自由之家说,鞑靼人再也不能纪念他们1944年被强制驱逐克里米亚的日子了。他们的领袖被禁止公共生活,他们的媒体也被封口。报告称,俄罗斯组织了一个大范围的运动,对反对吞并的人进行人身骚扰和刑事诉讼。乌克兰语教学急剧减少,在克里米亚的600所学校中,没有一所提供全乌克兰语教学。今年1月1日起,持乌克兰护照的克里米亚居民被认为是外国人。

叶利佐夫说,国际上的批评和经济制裁可能让普京总统变得更加激进。

“他被逼到墙角,而他不是那种会退缩的人。至于民众,当然问题更加复杂。”他说。

叶利佐夫说,俄罗斯这个国家历史上就是生活在贫困中的。所以,制裁或许对当地人没有什么影响。他说,尽管有一些声音反对普京的专制作风,但也有很多人支持他强硬地顶住国际批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