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克里米亚离乌入俄后 俄蒙族区和圣彼得堡也要公投出走?


 布里亚特首府乌兰乌德市中心。(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布里亚特首府乌兰乌德市中心。(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吞并克里米亚在俄罗斯的一些地区,其中包括民族地区引起了与官方不同的反应。邻近中国的蒙古族地区布里亚特的活动人士说,一个自由的乌克兰,可为布里亚特独立带来希望。而圣彼得堡的一批活动人士也呼吁仿效克里米亚举行全民公投,让圣彼得堡脱离俄罗斯。活动人士想以这种方式说明克里米亚的公投是场闹剧。

*自由乌克兰 为其他民族独立带来希望*

在克里米亚举行全民公投加入俄罗斯后,普京总统的民意支持率达到了5年来最高水平。民调显示,多数人支持普京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立场。但尽管如此,吞并克里米亚仍然在俄罗斯的一些地区,其中包括民族地区引起不同反应。

在邻近中国的俄罗斯蒙古族聚居区布里亚特共和国首府乌兰乌德市,当地活动人士几天前在市中心举行示威集会,抗议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参加示威的当地活动人士杜加罗夫说,一个自由的乌克兰,也会为布里亚特获得自由和独立带来希望并树立榜样。他说,乌克兰人追求自由和独立,这使布里亚特人对乌克兰人充满好感。

*俄国内自由将遭扼杀*

示威活动的组织者,布里亚特活动人士尼佐夫金娜在集会中发言说,布里亚特的大多数居民目前还并不明白,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对布里亚特人将带来的威胁。她说,克里姆林宫的侵略政策将导致俄罗斯国内的各种自由会被进一步扼杀。

尼佐夫金娜说,乌克兰人在为保护本民族的文化、自由和独立而斗争。而布里亚特人也为缺乏自由和不能保护本民族文化而感到痛心。

*不仅是乌克兰人 也是布里亚特人的事情*

尼佐夫金娜:“这不仅仅是乌克兰人的事情,这也是布里亚特人的事情。我们非常清楚,布里亚特语现在事实上被禁止。而布里亚特语是我们的民族语言,这就如同乌克兰语是乌克兰的民族语言一样。乌克兰人正在为保护自己的民族语言,正为自己的国家完整而斗争。布里亚特人也同样应该为自己争取国家机制中的一些因素。”

尼佐夫金娜说,俄罗斯官方媒体把乌克兰基辅独立广场上的示威民众描绘成为法西斯,他呼吁布里亚特人不要听信这种宣传。

*卡尔梅克呼吁特别地位*

大约有十多人参加了这次示威活动。但与此相比,布里亚特内务部说,在一个多星期前,乌兰乌德官方组织的支持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集会的人数能达4千人。

在俄罗斯的另一个蒙古族共和国卡尔梅克,当地警方最近扣留了“当代卡尔梅克报”主编巴德玛耶夫,并没收了已出版的报纸。在克里米亚公投后,巴德玛耶夫在他的报纸上呼吁召开卡尔梅克人大会,讨论卡尔梅克人的地位问题。巴德玛耶夫认为,莫斯科中央政府应下放权力,给卡尔梅克特别的地位。

*提交公投申请 圣彼得堡脱离俄罗斯*

与此同时,圣彼得堡的一批活动人士最近向市选举委员会递交了让圣彼得堡脱离俄罗斯联邦举行公投的申请。公投中将提出的两个问题是,是否同意圣彼得堡继续留在俄罗斯联邦,以及是否支持圣彼得堡根据公社的原则加入列支敦士登。

这项活动的组织者是圣彼得堡民主派青年组织“春天”。提交申请的活动人士阿尔杰缅科说,虽然他们的申请被接受,但当局肯定不会允许组织这种公投。他们的目的是想借此引起社会关注,克里米亚的公投是一场闹剧。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

阿尔杰缅科:“因为我们所申请的公投完全复制了克里米亚公投,我们想向人们说明,以相同的条件在俄罗斯举行类似的公投根本不可能。也就是说,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可以,但圣彼得堡脱离俄罗斯却干脆做不到。我们想以这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方式来表达克里米亚公投的非法,以及我们不同意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

阿尔杰缅科说,“春天”组织的成员因为筹划这项活动已受到一些人的威胁。但他们想让人们知道,在苏格兰将举行是否应留在英国的公投前,给人们两年时间思考讨论,因此俄罗斯根本不应以这种方式吞并克里米亚,这只能让俄罗斯在国际上被彻底孤立。

*乌克兰东部城市网上‘公投’加入英国*

在乌克兰东部俄语系居民最为集中的城市顿涅茨克的社交网络上,最近也有人发起举办有关顿涅茨克加入英国的“公投”活动。活动的发起人解释说,俄国人说顿涅茨克是俄罗斯的神圣城市。乌克兰人说顿涅茨克是乌克兰城市,但其实这座城市最早由英国工业家建立,所以顿涅茨克应是英国城市。

“公投”活动的口号是:顿涅茨克人,英国人的兄弟,到了决定性的关键时刻了。只有你才能决定,你的子孙未来将在哪里生活,以及将说哪种语言。有7千多人参加的投票结果是,百分之六十一的人主张顿涅茨克加入英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