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克里米亚被俄吞并两周年 鞑靼人反俄情绪上升


自从俄罗斯两年前吞并了乌克兰境内的克里米亚半岛以来,那里的“原住民”之一鞑靼人对俄罗斯的管制日益不满,很多人都选择离开半岛,到他处谋生。克里米亚半岛上的鞑靼人说,俄罗斯管制克里米亚以来,政府部门的就业机会对鞑靼人来说,越来越少,而且之前在乌克兰管制期间所享有的自治,也逐渐在消失。美国之音记者走访了乌克兰和俄罗斯控制的克里米亚边界。

俄罗斯目前对克里米亚半岛的管制,让阿奇玛.乌梅洛娃和她的先生想起了1944年斯大林统治下,他们一家和成千上万鞑靼人被迫背井离乡的情景。

她说:“那时候我还很小,但是记得拿着自动枪的人,命令我们赶快收拾,在15分钟内离开。大家都非常气愤,都在那儿喊:为什么?要我们去哪儿?大人孩子都在哭,那些拿着枪的人把我们塞上火车。”

阿奇玛在这个小镇上是很出名的,她做的糖果很受欢迎。阿奇玛对普京可以说是恨透了。

她说:“假如我是一个小鸟的话,就要飞过克里姆林宫,把它的一砖一瓦都给拆掉,连同普京一块儿,让他们都玩完!”

她的丈夫卢斯蒂姆说:“每个民族都有它自己的祖国,我们的祖国就是克里米亚;现在这种状况,怎么能不让人反感呢?”

在附近的清真寺,大家认为乌克兰领导人无所作为,因此很愤怒。

阿訇尤塞恩说:“克里米亚问题现在只是偶尔被提到;似乎这里什么事都没有、大家日子都过得挺好似的。”

乌克兰的军队现在正忙于东部的战事。来自土耳其和其他穆斯林国家的活动人士自发地在这里建立一个装备齐全的营。

活动人士海达尔玛说: “我们做好了各种准备。选择到这儿来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们的目标也不那么简单。我自己已经做好献身的准备。”

这支部队有100多人,大多是鞑靼人,也有来自乌克兰、车臣、阿富汗和其他国家的人。

俄罗斯的官兵驻扎在距离克里米亚两公里之处。在边界这一边,除了几个边防兵之外,看不到别的乌克兰官兵。来这儿的活动人士说:他们要是不为克里米亚而战,还能靠谁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