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军方担心文化威胁意味着什么?


中国军方反美宣传片《较量无声》(网络图片)

中国军方反美宣传片《较量无声》(网络图片)

中国国防大学的一位教授在中央党校的刊物上发表文章,把文化安全威胁放在新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必须对付的非传统安全威胁的首位。不过,美国的中国观察人士认为,这只是一种看法而已,并不见得代表中国领导人对国家安全威胁的看法。

中国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大校1月13号在中央党校所属的日报[学习时报]上发表了题为“国家安全委员会设立后的安全管理”的文章。

*中国的非传统安全威胁 文化安全威胁摆在首位*

同时也是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副主任的公方彬说,推动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主要推手不再是传统安全威胁,而是非传统安全威胁。在他看来,中国面临五大非传统安全威胁,第一是文化安全威胁;第二是网络安全威胁;第三是分裂势力和恐怖活动带来的安全威胁;第四是意识形态斗争带来的安全威胁;第五是非传统安全威胁与传统安全威胁交织在一起,或由非传统安全威胁导致传统安全威胁挑战,或者说演化过程中的威胁。

*包道格:不是中国领导人的主流看法*

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副总裁包道格(Douglas Paal)在老布什总统任内出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物资深主任和总统特别助理。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目前对于新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究竟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存在很多辩论,公方彬的这篇文章只代表其中的一个看法。

他说:“这是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最终成形之前试图对它施加影响的一个努力。它所代表的只是一种思维。而且在我看来,这种思维并不在当今中国领导人有关国家安全威胁的主流看法之内。”

公方彬的这篇文章重点说明了建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根本原因。他说,“之所以成立具有统筹各种力量功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要是因为新的安全威胁有很高的关联度和复杂性,有的威胁甚至带有虚拟性,这就决定了非单一部门所能独立应对,必须建立具有相当权威性,具备统筹各种力量的上位机构。”

中国在去年11月召开的18届三中全会上宣布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但是没有具体说明它的架构和作用。

公方彬认为,总体来看,中国领导人不会赋予国家安全委员会以更多执行权,尤其不会以委员会执行力替代相关政府机构的执行力,也就是说,国家安全委员会将是一个具备筹划、协调、咨询和建议功能的机构,更接近于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委员会。他断言,鉴于中国现有的权力运行机构的运作方式,该委员会的作用发挥将有一个较长的形成过程。

在公方彬发表这篇文章之前,中国国防大学与总政、总参以及社科院等单位联合推出的《较量无声》的内参片认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试图从5条战线上颠覆中国,包括政治、文化、思想、社会和组织上的渗透以及政治干涉。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反映了中国一些强硬派的反美立场。不过,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包道格有不同的解读。

他说:“它是要给中国军方灌输一种思想来抵制外国的利诱。在任何军方,这都是一样的,都会试图把我们与他们进行区分,因为你们可能与他们打仗。”

包道格注意到,随着中国军队实力的加强,军方一些人发言的声音也在加大。用他的话说,军人穿的是军靴,而不是芭蕾舞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