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文革复辟?美国观察家看中国反西方价值观


游人在北京大学入口拍照留念(2014年11月20日资料照)

游人在北京大学入口拍照留念(2014年11月20日资料照)

中国当局在进行声势浩大的反腐的同时,也在学术界和思想界掀起一场反对西方价值观的运动,尤其是加强对高校师生的思想和意识形态的控制。美国的中国观察人士普遍认为,中国当局的这种做法是不明智的。不过,有学者认为,当局是警告学术界不要批评共产党,而不是真的闭关锁国,想回到文革时代。

继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办公厅近期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之后,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更是明确表示,大学教堂要禁止宣传西方价值观,决不允许各种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课堂大行其道。袁贵仁随后还在中共刊物《求是》上撰文,指责国外敌对势力重点渗透分化中国的青年师生。

此前,《求是》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更点名批评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在微博中大谈宪政”以及艺术家陈丹青过度美化美国,“诱导”中国民众。

前不久,中国当局还要求智库和研究机构坚持马克思主义,跟随共产党的领导,为帮助实现中华民族复兴提供思想上的支持。

与反腐运动有关?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政策、政府与国际事务学院的杰克•戈德斯通(Jack Goldstone)教授认为,中国当局加强思想领域的控制与目前展开的声势浩大的反腐运动有关。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表示:“它表明,中国当局担心,已经导致成千上万的官员落马的反腐运动可能会引起更广泛的对共产党的不尊重和批评。这无疑是习近平和中国领导人所不希望看到的,他们希望反腐使人们对共产党有更正面的看法以及加强党对中国的领导地位。这是当局对知识分子和一些与当局有不同看法的人发出的警告,向他们表明,我们在抓捕那些我们认为表现恶劣的共产党员,但是我们不希望共产党成为你们批评的靶子。”

不明确界定西方价值观是为了选择性打压异见

美国维吉尼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教授罗福林(Charles Laughlin)表示,中国当局不时发动反对西方价值观的运动,例如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搞过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他担心,当局这次重提反西方价值观,是为了加强对文化界和教育界言论自由的控制。

他1月30日在美国之音《焦点对话》节目上说:“这个有它的策略性。什么是西方的思想?什么是西方的价值观?他们也没有明说。所以它可以用这个来把跟他们有不同看法的人压下去,其实可以跟反腐的政策一样。这个谁是腐败的?其实这个腐败是很普遍的,你可以用腐败的把柄来找你的对手,然后把他搞下去。”

下一步:警告还是大范围迫害?

乔治•梅森大学的戈德斯通教授认为,中国当局加强学术界意识形态控制的做法可能会使得大多数的大学教授软化他们对政府的批评,而应该不会对大学校园的日常运作造成影响。在他看来,关键是当局下一步会怎么做。

他说:“如果当前的有关讨论被证明不只是对知识界发出的警告,而是成为对那些捍卫学术自由与开放的学术界领军人物的大范围迫害,那么这会非常令人吃惊而且是中国遭受的重大挫折。”

寒蝉效应

美国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认为,中国当局的这个做法不仅会直接影响到中美关系,而且在中国国内引起了寒蝉效应。

他在美国之音《焦点对话》节目上表示:“我在中国的很多文艺界、学术界的朋友,他们现在都害怕,有一个恐惧感。这个是89年以来我一直没有碰到过的(情况)。可是现在他们都不愿意当出头鸟,不愿意说话。他们怕他们会失踪,会被捕。这个情况我觉得是特别吓人的。你怎么一边把所有的这些人才压下去,一边讲中国的大复兴。我不太懂。”

方大为:损害中国的发展与创新

美国智库“东西方研究所”副所长方大为(David Firestein)在同一个节目上也表示,中国当局的这种做法是非常不明智的,因为禁止思想的自由流通会损害到中国的发展和创新能力。

方大为说:“可能教育部长或者有关的决策者认为这个对中国、或者对中国政府甚至对执政党有好处,我觉得这是一个缺乏远见的看法。实际上,中国现在跟所有国家一样,最需要的就是创新,就是百花齐放这样一种的精神,而这个是往相反的方向。”

重新回到文革?

中国的一些大学教授把这种倒退看作是“文革复辟”。不过,目前在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作访问学者的戈德斯通教授认为,中国当局不会回到文革时代。

他说:“我认为他们不会回到文革的原因是,中国领导人非常清楚文革对中国经济以及今后的发展造成了多大的破坏性。中国最近一些年付出了很大的投入,试图提高中国大学的水平和学生所受教育的质量并且给予中国学生在世界上最好的大学留学的机会,而回到文革将摧毁过去十年所作出的这些巨大投资。”

如何解决内在的矛盾?

被认为是加州学派领军人物的戈德斯通教授指出,从当局继续让大量的中国年轻人,包括习近平的女儿,到西方的大学留学的事实表明,也许他们不是那么真心实意的想把西方价值观排斥在中国之外。在他看来,中国当局的做法存在很大的内在矛盾,而这种矛盾在一定的时候不得不加以解决。

他说:“在某个时候,他们将不得不面对创立全球最好的大学、最先进的工业以及最创新的经济这些目标与对人们的思想与讨论进行中央化控制之间存在的矛盾。历史上从来没有把世界上最先进的全球领导地位上的成就与对信息和思考进行强有力的限制与控制结合起来获得成功的先例。”

这位学者指出,科学研究和学术进步需要言论自由是大家所普遍接受的原则,就连伊朗总统鲁哈尼也表示,科学与知识需要一个自由的环境,大学教授、学生和研究人员不应当因为他们的言论而受到威胁。

这位美国教授说,如果中国真的要把僵化的马克思主义思想作为大学所有讨论的框架,这将极大的损害中国成为一个世界强国以及全球最大经济体的雄心壮志。一些人还认为,中国当局用这种过时的语言来维护马克思主义、攻击西方价值观,可能使得共产党的领导人显得与它使中国走向一个现代化强国的目标脱节。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