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活在阴影里的人(3):同性恋在非洲大陆上的争议


两位非洲领导人,尼日利亚总统古德勒克·乔纳森和乌干达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支持反同性恋法。法律的实施波及这两个国家的同性恋者。在乌干达,反同性恋法规定同性婚恋关系属于违法,而在尼日利亚,同性恋人在公共场合表现出恩爱则会面临10年的监禁。两国的法律让容易感染艾滋病毒的同性恋群体更加生活在阴影中。

在乌干达,宗教是用来打击同性恋的武器。

《上帝爱乌干达》导演罗杰·罗斯·威廉姆斯说:“这些抗议、尖叫着‘杀了同性恋!同性恋去死!’的人们其实并不是真的针对同性恋,而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生活不满,他们要找替罪羊,政府就拿同性恋当替罪羊。”

同性恋在非洲的37个国家是非法的。影片《上帝爱乌干达》记录了美国福音派对乌干达反同性恋政策的影响。

威廉姆斯说:“数十年来,乌干达一直是美国基要主义福音派的传教之地。乌干达是理想之地,因为那里是非洲艾滋病毒和艾滋病肆虐最为厉害的地方。美国福音派认为那是一个机会,便来到了乌干达。”

“国际保卫家庭”组织主席斯科特·莱弗利牧师说:“我的目标一直是阻止一切形式的乱性行为。我认为,世界上所有政府都应积极地促进两性家庭和两性婚姻,那是自然的状态,是主流文化。”

在圣经学习课上,他们教导上帝不爱同性恋这一教义。

《上帝爱乌干达》导演威廉姆斯说:“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现在培养的牧师都认为圣经中的律法高于世俗的法律。这是美国福音派在这个国家30年来传教的结果。”

2014年2月,乌干达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签署了一项规定同性婚恋关系非法的法案。

“国际保卫家庭”组织主席斯科特·莱弗利牧师说:“认为非洲人民是小孩子,不能自己决定自己国家应该有怎样的道德法则,这是家长式的殖民主义,说的严重点,这是赤裸裸的种族主义。”

尼日利亚也通过了类似的法律。

伊凡尼·阿拉祖里克经营一个诊所,为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的同性恋者提供医疗服务。在尼日利亚,17%的男同性恋者HIV呈阳性。

艾滋病活动家伊凡尼·阿拉祖里克说:“对那些要失去生命的人们,我们不能保持沉默。我们在与法律做斗争,我们能够为我们所做的事承受10年的牢狱之苦。”

如今,他在调查一起仇恨罪行,一名同性恋青少年因人们对同性恋的仇恨而遭受暴力。乌干达和尼日利亚的健康官员相信,新的反同性恋法将会降低HIV的感染率。但是,伊凡尼却认为,新法律只会加剧暴力和恐惧。

一位男士对伊凡尼说:“自从那晚遭到暴徒袭击后,这个社区的生活就再也不一样了。他们暴打我,抢了我的电话。”

法律实施前,伊凡尼的诊所每星期有15名新患者。现在,每星期只有4名。

艾滋病活动家伊凡尼·阿拉祖里克说:“都说要消除艾滋病。如果我们不考虑同性恋,不考虑变性人,这个目标是无法达成的。”

尼日利亚官员称,没有人会因为新法律的实施而被剥夺接受医疗服务的权利。

尼日利亚总统发言人麦克·奥梅里说:“法律所限制的是,不允许同性恋者聚集到一起,大声说,我们是同性恋,我们要在街上做爱,等等这些。不论是谁,尼日利亚为其公民提供治疗任何疾病的服务。”

《上帝爱乌干达》导演威廉姆斯说:“在尼日利亚,如果你感染艾滋病毒,你不能去诊所,你无法得到所需药物。几乎不可能,有各种限制。你遭到侮辱,你受到医疗机构的歧视。总统发言人那样说简直不可理解。”

伊凡尼毫不气馁,继续他的斗争。

伊凡尼说:“我每天醒来,就想做更多的事。我希望人们开心,我希望有一天尼日利亚能实现人人平等。”

《上帝爱乌干达》导演威廉姆斯说:“伊凡尼绝对是英雄。我觉得西方人很难理解他所面对的到底是什么。那是恶意和仇恨。但他拒绝退缩,而是飞蛾扑火般去面对这些,真的是不可思议。”

反同性恋法在非洲越来越普遍。这种侵犯人权的行为一定会不断成为新闻头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