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达赖喇嘛转世之争 宗教与政治的博弈


今年的中国两会已于3月15日落下帷幕,但是对于达赖喇嘛转世的争论远未平息。中国官员、媒体人士、美国相关领域学者以及藏人对此各有各的看法。

无神论的共产党要求达赖喇嘛必须转世

两会期间,在全国政协召开的记者会上,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原中共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称,达赖喇嘛单方面决定不再转世是对祖国和对藏传佛教及达赖喇嘛世系的双重背叛。他说,十四世达赖喇嘛对这个问题采取了“非常不严肃、非常不尊重的态度”。

他说:“这些年来,他一会说,他要转世为外国人,走到哪他就说要转成哪的人;一会说要转世成女人;有一次别人给了他一瓶子蜂蜜,他马上一高兴说,‘我下辈子转世成蜜蜂’,现在又宣布不转世了,这个世系要停止。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宗教界人士对自己的传承采取这样的不严肃态度的人吗?只有他做的出来。”

这位应该是奉行无神论的中共官员在记者会上表示,达赖喇嘛的转世需要经过一系列历史定制和宗教仪轨,而这每一步都要得到当时的中国中央政府批准,否则由此产生的达赖喇嘛是非法的。

朱维群说:“可以这样说,达赖喇嘛的转世也好,每一个达赖喇嘛的转世也好,这个世系的废存也好,决定权在于中国的中央政府,不在任何人,包括不在达赖喇嘛本人。”

中国专栏作家、公共知识分子郭宇宽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记者说:“朱维群作为一个官僚,他来这么批评达赖(喇嘛),我觉得无论是他的身份,都显得非常不得体、不礼貌。”

灵童转世与金瓶掣签

西藏佛教格鲁派活佛转世制度可以追溯到1546年根敦加措的转世索南嘉措,即第三世达赖喇嘛。“转世传承”的认证制度存在许多方法和传统,例如先辈活佛的预言遗嘱、吉祥征兆等等,在寻觅到灵童后,又有一系列方法来进行最终的判定。

清朝乾隆年间,廓尔喀(今尼泊尔)入侵西藏,乾隆派兵入藏将入侵者逐出。事后,乾隆订立了多项有关西藏事务的章程,其中就包括“金瓶掣签”,要求以抽签的方式来认定达赖喇嘛、班禅喇嘛等藏传佛教活佛的转世。

此后,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都称承袭“金瓶掣签”制度,坚持中央政府的册封权。

不过,当今达赖喇嘛和他的前世十三世达赖喇嘛都没有经过“金瓶掣签”。

到底“金瓶掣签”是不是藏传佛教的传统?而中国政府又是否有充足理由以此确定其对达赖喇嘛转世的决定权呢?

塔特尔:转世只对信徒有意义不关共产党事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现代藏学研究项目(Modern Tibet Studies Program)的葛瑞·塔特尔(Gray Tuttle)教授是西方第一位现代西藏研究的终身教授。他告诉美国之音,“金瓶掣签”的传统在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的转世中并不常用。他认为,清朝灭亡了,那么这个满族人建立的朝代所创立的传统也不应继续了。

塔特尔教授表示,达赖喇嘛不是一个官僚职位。中国共产党员告诉达赖喇嘛对于传统什么是尊重、什么是不尊重,在他看来是很荒谬的姿态。他说:“转世会不会有利于藏族人民,这是达赖喇嘛的决定,而不应该由中国共产党来决定。达赖喇嘛转世来满足中国政府的需要是说不通的,转世只对相信的人有意义。”

郭宇宽:双方都有决定权应相互理解

对于转世的决定权,郭宇宽将其比做“爸爸妈妈生孩子”,他认为不能简单的说决定权在哪一方。他说,过去双方曾经不理性地坚持己见,强制地产生一个结果,但是这样的结果是不尽人意的。

郭宇宽说:“这就好比你在墙上钉一个钉子,这个钉子即使你拔出来了,但是创伤还是会存在。而这个创伤在未来,不论对于中国的软实力、国际形象、国内团结,还是藏族群众的心灵伤害,甚至对于这个孩子自身,未来可能都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自第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桑嘉措起在藏区兴起。1642年,阿旺罗桑嘉措请蒙古军队入藏,推翻了之前由噶玛噶举派统治的政权 。

阿沛晋美:达赖喇嘛制度宗教政治性皆有

阿沛·晋美(Ngapoi Jigme)是居住在美国的西藏问题专家,他已故的父亲阿沛·阿旺晋美(Ngapoi Ngawang Jigme)在毛泽东1950年派兵入藏前曾是西藏政府的高级官员,后任共产党成立的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首任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要职。

阿沛·晋美对美国之音记者说,达赖喇嘛制度有其双重性,不仅是宗教制度,也是政治制度。他解释说,过去传统的西藏社会是一个政教合一的社会,达赖喇嘛既是宗教领袖,也是政治领袖,因此中国历代政府对达赖喇嘛制度试图加以控制、施加影响。

他说:“共产党虽然自己是一个信奉无神论的政权,但是也清楚地认识到达赖喇嘛制度是掌控西藏的一个最根本的机制,所以对这个制度始终有所过问。”

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1959年开始流亡印度,他建立的西藏流亡政府位于印度的达兰萨拉。一直以来,十四世达赖喇嘛在世界各地宣传藏人文化、讨论藏人权益问题,获得了很多国际关注和影响力。1989年,他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中国政府视达赖喇嘛为“分裂分子”。

最后的达赖喇嘛?

今年将满80岁的达赖喇嘛显然担心自己圆寂后北京1995年强行册立班禅喇嘛继承人的情景重演。2014年12月,在与BBC的专访中,达赖喇嘛表达了可能终止转世制度的可能性,他说:“没有人能保证,今后不会出现一位愚钝的达赖喇嘛,令其本人蒙羞。那将非常可悲。因此,何不让这一古老传统终结在一个倍受欢迎的达赖喇嘛手中呢?”

对此,阿沛·晋美称,近几年来达赖喇嘛和藏人流亡政府传达出的关于是否转世、如何转世的信息很混乱,可能是有政治上的考量,担心中国政府插手控制。

在藏传佛教中,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互为师徒。在选择下一世达赖喇嘛的问题上,班禅喇嘛有很大的发言权。但是,现居北京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是1995年由中国政府摒弃第十四世达赖喇嘛选择的灵童而通过“金瓶掣签”选出的。

因此,阿沛·晋美说,这位北京册立的班禅喇嘛在藏人中的接受度仍有很大疑问。未来在达赖喇嘛的选择上,班禅喇嘛的选择权将为中国方面起到很大的有利作用,这也正是问题的僵局所在。

但是阿沛·晋美认为,达赖喇嘛不转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中国方面认为应该要转,达赖喇嘛方面也没有确定其将停止转世,再加上整体藏人心理和接受能力来看,转世应该会继续。

他说:“到底转世还是不转世,从宗教的角度来说,这个制度已经形成了好几百年了,在整个西藏内外,甚至国际上都有相当的知名度,这样一个制度如果能够保持纯宗教的性质的话,不妨是一个西藏独特的制度。但是达赖喇嘛体制政治的方面,我认为不应该再转下去了,政教合一那个制度已经过时了,不能再继续。”

达赖喇嘛已在2011年3月宣布不再担任政治领袖。

美国藏学教授塔特尔表示,中国政府已经控制了西藏6百万藏人文化、教育、寺庙等方方面面。他认为,1990年代的西藏更加开放和缓和,因此如果中国政府想要解决西藏的问题,应该采取一个不同于现在的方法。

他说:“缓和紧张局势,减少想要控制一切的企图,放轻松,让事情以更积极的方式自己慢慢解决。”

中国知识分子郭宇宽认为,现在的共产党也在调整其宗教政策,进入一个更加理性的状态。他说,他希望这一届政府有足够的政治智慧让达赖喇嘛回到自己的土地,同时他也相信达赖喇嘛也有政治智慧来处理好自己的威望和藏区的稳定和谐之间的关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