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维权组织决建精神病院受难者数据库


中国当局把正常公民强行收治、关押在精神病院的事件在中国不仅未得到有效遏止,还有越演越烈之势。中国维权组织民生观察工作室决定在网站上建立中国精神病院受难者数据库,收据各方面的精神迫害的案例。

*访民、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以及法轮功修练者等被中国当局视为“不稳定分子”*

设立在湖北的中国民生观察工作室发表报告说,中国当局实行“稳定压倒一切”政策,把访民、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以及法轮功修练者等都当成了“不稳定分子”,这些人当中有很多人因此被冠以各种理由,有时甚至根本不需要理由就被投入精神病院,成为中国的精神病院受难者。

*在当局敏感时期,将“不稳定分子”投入精神病院是中国当局实现绝对“稳定”的重要手段。*

报告说,在奥运会、国庆、人大政协两会和六·四这些所谓“敏感”时期,将这些“不稳定分子”投入精神病院是中国当局实现绝对“稳定”的重要手段。尤其是那些曾被官方关进过精神病院的人员,往往到了“敏感”时期就被送进精神病院,“敏感”时期结束了就放出来。

十几年来长期上访的南车集团长江公司武汉车辆厂职工胡国红,就是一位精神病院受难者。他曾经在2008到2009一年的时间里三次被送进精神病院,这三次分别是在奥运会、两会和六·四敏感时期。他向美国之音记者讲述了自己在去年奥运会期间被绑架到精神病院的遭遇:“是政府公安局和单位一起上的,我家连我老婆都不知道,关到那个武东精神病院,就是奥运会。把我关了70多天,当时每天给我打电针,就是电击,强行电击,电击完之后每天把我捆在板凳上,每天一起床把我系在板凳上,一直系到睡觉,中间吃饭也把我系在板凳上,每天如此。家里人也不让接见,70多天,一直到10月7号。 ”

*刘飞跃:“不稳定分子”被关进精神病院后时常遭到各种酷刑折磨*

维权组织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介绍了中国精神病院受害者的情况。他表示,之所以称那些被关精神病院的正常公民为受难者,是因为他们被关进精神病院后,时常遭到各种酷刑折磨。这些受害人往往对被强制关进精神病院进行反抗,因此遭到殴打、电击、强制灌药等非人道对待,甚至有人被打残、打死,人权严重遭受践踏。

*刘飞跃:建立中国精神病院受难者数据库是为了引起外界的关注,推动这个问题得到最终解决*

他说,鉴于精神迫害问题在中国的普遍性、严重性、残酷性以及紧迫性,民生观察工作室一直把这个现象作为重点予以关注。去年精神卫生日,该组织发布了精神迫害案例汇编集,并呼吁制定精神卫生法。刘飞跃介绍说:“目前最新的一个动作,我们就是在网上,在我们民生观察网上建立这个精神病,中国精神病院受难者数据库。 我们希望对这些个案例进行长期的搜集,向外界曝光,从而引起外界对这个问题的关注。”

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说,大家都应努力,尽量把这种丑陋现象都揭露出来,“摊在阳光下”,推动这个问题得到最终解决。他说,这是“每个人的责任和义务。”


关键词:中国、精神病院、受害者、数据库、敏感时期、酷刑折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