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沈大伟: 中共进入残局 习或毁于政变

  • 美国之音

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和政协主席俞正声在政协会议主席台上(2015年3月3日)

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和政协主席俞正声在政协会议主席台上(2015年3月3日)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3月6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长篇文章说,共产党在中国统治的残局(endgame)已经开始,习近平的无情手段只能让国家更加靠近崩溃点。

盛世表象下压力重重

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项目主任沈大伟(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项目主任沈大伟(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这位权威的中国问题观察家在文章中说,虽然中国正在召开的两会场面盛大,各方纷纷“表态”效忠,但在表象之下,“中国的政治体系严重失灵,没有谁比共产党本身更了解这点了。”他写道,中国的强人领袖习近平决心不要成为坐视共产党瓦解的戈尔巴乔夫,但其强势做法的最后效果可能是一样的。“他的专断给中国的体系和社会造成严重压力,让其更加接近崩溃点。”

沈大伟说,“中共的统治不大可能宁静结束。单一事件不大可能触发政权和平内爆。它的覆灭可能是漫长的、混乱的和暴力的。我不会排除习近平将在权力斗争或政变中被推翻的可能性。”

五道越来越明显的裂缝

作者提出了他所认为的反映中共统治进入残局的五大征兆。

第一,中国的经济精英已经把一只脚放到了门外。他们把资产和孩子送到国外,如果系统真的开始崩盘,他们随时可以大举出逃。

第二,习近平上台以来在全国各界加紧政治压制,清除西方“普世价值观”,而一个更为安全和自信的政府是不会实行如此严厉的打压的。

第三,即使很多效忠政权的人也只是在那里走过场。沈大伟提到,他在北京参加了一次官方智库的“中国梦”研讨会,二十来名御用学者无精打采地做着讲座;他观察到,在中共中央党校的书店,有关习近平群众路线的小册子堆在那里无人问津。

第四,充斥党政军的腐败也弥漫着整个社会,习近平的反腐运动不可能清除腐败,而且他的选择性反腐、特别是对仍然健在的老领导人江泽民的旧部的打击具有“高度风险”,另一方面,跟他政治联系密切的“太子党”这代人则深受中国民众憎恶。

第五,中国经济陷入一系列体制陷阱,没有容易的出路。习近平的经济改革方案遭到根深蒂固的既得利益群体、包括国有企业和地方干部的阻碍。

沈大伟认为,中共控制力出现的这五个越来越明显的“裂缝”只能通过政治改革来弥补,如果习近平和中共领导人不放松控制,可能恰恰会加快他们想要避免的那种命运的到来。

习从江胡路线倒退

沈大伟认为,习近平的前任江泽民和胡锦涛为了避免重蹈苏共覆辙,落实了一些开放政策,包括小心翼翼的有限政治改革,而习近平却收紧控制。某些观察人士说,习近平以暂时的铁腕手段巩固权力后会大力推行改革开放,但沈大伟不这样认为。

沈大伟在文章中写道,“我们不能预测中国共产党将在什么时候崩溃,但很难不得出结论说,我们正在目睹它的最后阶段。中共是世界上统治持续时间第二长的政权(仅次于朝鲜),而没有任何政党可以永远统治下去。”

2015年1月底,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麦克尔·奥斯林曾为《华尔街日报》撰文说,中共已经进入迟暮之年。他说,在华盛顿的一次私人晚宴中,一位权威的中国问题观察家说,“我无法给你它垮台的确切时间,但是中国共产党已经踏入迟暮之年。”奥斯林没有点出这位专家的姓名。他说,在场的其他专家没有反驳,甚至有人赞同。

奥斯林在他的文章中说,中国的残局或许需要多年时间才能显现,但西方官员、学者和非政府组织应当走出“四环路”,更多地与中国民间接触。

西方学者有关中国崩溃或中共垮台的预言屡有出现,激起几波涟漪后,最后都归于沉寂。沈大伟在这篇文章中承认,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以来,好几名资深的中国问题专家都因为预言中共垮台而危及自己的学术声誉,他和其他的专家则较为谨慎。不过他说,“中国的时代变了,我们的分析也必须改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