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首都华盛顿建州 合情还是合理?


在中国,直辖市受中央政府直接管辖,行政级别比省的只高不低。美国首都华盛顿也直接受联邦政府管辖。生活和工作在美国的首都,华盛顿市民是否享有政治特权呢?美国之音记者带您探个究竟。

2011年4月9日,就在截止日期前的几个小时,民主和共和两党结束了这场可能会导致政府停摆的2011财政年度的预算之争。可是华盛顿特区居民乔什·伯奇琢磨的是另一件事,他说:

“2011年,奥巴马总统把华盛顿特区的财政预算当作谈判筹码。这件事让我意识到,除了我们自己,谁也不会在乎我们的权利,不管他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乔什·伯奇在华盛顿特区从事河流生态复原工作,他在华盛顿出生、成长、工作、成家。他所在的布鲁克兰社区离国会山不到8公里,是华盛顿市的传统居民区,参政议政活跃。2011年,在乔什·伯奇的呼吁下,布鲁克兰社区居民委员会开始推广“华盛顿建州”的倡议,成立“华盛顿建州社区联合会”,这个社区团体组织松散,经过4年的努力,他们已经有大约500个成员。

乔什·伯奇说:“我们交税,但是在国会里没有给我们投票的议员。所以,如果华盛顿特区能够成为一个州,那么我们就会有参议员和众议员,我们在国会有平等的决定权。而且,我们还可以自由控制当地的立法和财政支出。”

“华盛顿建州”不是乔什·伯奇的首创,支持者为建州法案已经努力十几年。在乔什·伯奇在自己的社区里为这个倡议奔走的第四年,也就是2014年9月份,国会参议院头一次就这个法案举行听证会。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嘉图研究所的副主席、法律专家罗杰·普朗先生参加了当时的辩论,他说:

“国会不止一次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每次都不了了之。你要明白,当你住在这里的时候,你知晓一个事实,那就是你并没有和其他美国人一样的投票权。如果你那么想要这个平等的投票权,那你永远有离开这里、住在其他州的权利。或者,从最一开始,你可以不搬进来。”

对于“华盛顿建州”的支持者、尤其是华盛顿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去还是留”的选择题。问题的关键是“代表权”。2015年底,乔什·伯奇在社区居民迪顿·帕夏的酒吧里举办了一场有关“华盛顿建州”的冷知识竞赛。华盛顿特区在国会里并无投票权的众议员诺顿女士、华盛顿市议员格鲁索先生和麦克达菲先生担任出题人。酒吧老板迪顿·帕夏举了两个例子说明他住在一个没有“代表权”的城市里的感受。

“华盛顿市为大麻合法化的投票,过程很复杂,因为国会不同意。再比如美国决定要打仗,他们先在国会里投票,可是华盛顿市在国会没有代表,华盛顿的市民会不会被派去战场,我们自己一点发言权都没有。”

没有代表权就没有发言权,没有发言权就更没有决定权。乔什·伯奇说:

“我们国家很大程度上建立在‘要纳税就要有代表’这个口号上。当时我们作为英格兰的殖民地,向英格兰交税,可是我们在英国议会里没有代表。国父们为此发动独立战争。 我们是美国独立战争的未完成部分。”

正像乔什·伯奇所说,这种交税却不能投票的现象真的是美国独立革命的后遗症么?罗杰·普朗回答:

“投票权是政治权利,不是自然权利。比如,美国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只有年满21岁才能投票。这是出于政治考虑。 纳税也是一个政治问题。”

罗杰·普朗认为公民有权向政府提出诉求,可是当一个问题在政治和法律层面上被讨论的时候,评判它的标准就是政治考量和法律条文,人情在这里没有说服力。他说:

“如果现在国会真的为美国的这个第51个州投票了,那么投票结果会被送到法院去检验其合法性。那个时候,这就是个法律和宪法的问题。可看看这座城市之外的50个州,没人关心这件事。2个人,只有2个参议员出现在2014年参议院的听证会上。”

罗杰·普朗认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华盛顿建州”法案不会被国会认可并通过。他说:

“最终还是实际操作方面不太现实。美国没有只由一座城市组成的州。另一方面,这个新的哥伦比亚州和联邦政府在行政方面会互相牵制。”

尽管这样,乔什·伯奇和他的同伴们不会停止努力,他说:

“我们刚建国的时候,只有年满21岁的、拥有产业的白人男子有投票权,这就是我们国家民主的起点。当我的孩子18岁的时候,我希望他们可以有选择国会议员的机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