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历史真相:刘少奇之死和两个女人的战争


1969年11月12日,午夜时分,一辆草绿色吉普车匆匆驶在河南开封的街道上。

昏暗的路灯从穿窗外掠过,隐约可见车上拉着一具尸体,由于车身小,尸体的小腿和脚都露在车厢外。

车上拉的是什么人呢?根据火化申请单,车上的尸体名叫刘卫黄,71岁,患有急性传染病,需立即火化。

刘卫黄的第137号骨灰盒是一个普通木盒,没有亲属来认领骨灰,骨灰存放在火葬场。

直到14年之后,中共中央正式给这位刘卫黄平反昭雪。

刘卫黄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共第二把手,大名鼎鼎的刘少奇。

史料记载,公元1969年10月12日,一个叫刘卫黄的老人在河南开封去世,没有亲人陪伴,骨瘦如柴,头上蓬乱的白发有一尺多长,嘴和鼻子已经变形了,下颔有一片瘀血。

中国的国家元首怎么会死得如此之惨?是一个什么样的荒谬和疯狂的年代能够演绎出这样的悲剧?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前所长严家其:

“中南海的宫廷政治,严重到什么情况呢?你看毛泽东五十年前发动了文化大革命,结果最后呢?自己老婆就抓起来了,还判了无期徒刑,哦判了死刑,判了死刑还不算,结果毛泽东,他老婆被上吊了,自杀了,而且林彪也是第二号人物,这个当了副统帅,林彪都死于非命,逃出去了。最后你看华国锋的日子也不好过。”

中国历代都有残酷无情的宫廷政治,发展到文化大革命,更是登峰造极。

围绕刘少奇之死,有太多的因素相互交织缠绕,其中有严肃的两条路线的政治斗争;有“君戏臣妻”的八卦;有苏修境外敌对势力的影响;有两位中国最高领导人公开反目。这些因素层层叠加,造就了一段中国历史上最为曲折离奇的宫廷历史大戏。

我们要探索这些因素是如何互相作用?刘少奇和毛泽东如何从最亲密的战友发展成不共戴天的仇敌?毛泽东多次邀请王光美游泳是否在刘少奇潜意识中激发出弗洛里德所说的心理防卫机制,并让这种不快的思绪和情感最终演变为在常委扩大会议上与毛泽东公开争吵?毛泽东夫人江青和国家主席刘少奇夫人王光美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两个女人的战争”?为什么毛泽东在听到刘少奇死讯报告说了“自作孽不可活”六个字,而对林彪江青在九大上做出的枪毙“美国特务王光美立即执行”的报告,批了“刀下留人” ?如何看待刘家不报“杀父之仇和杀夫之恨”,反而去朝拜毛泽东故居并自称毛的学生这样不合人情之荒唐举动?如何解读这些复杂的关系最终导致中国政治生态恶化并一直延续至今?且听我们一一道来。

图片集:从国家主席到刘贼而后终获平反的刘少奇

毛刘公开冲突

刘少奇和毛泽东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上,首次发生了激烈的当面冲突,二人的矛盾也由此公开爆发。

1966年8月1日到12日,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全体会议在北京举行。这是一次特殊的全会,因为出席会议的不但有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141人和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及中央有关部门的负责人,还有中央文革小组全体成员以及首都高等学校的“革命师生”代表47人。红卫兵出席中央全会,这可是有史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创举。

这次全会举行到第四天,1966年8月4日,毛泽东突然决定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而且很急,下午一点钟向常委发出通知,要求他们三点钟准时到人民大会堂的福建厅开会。

人民大会堂的福建厅,内部装饰典雅华丽,是中共元首会见重量级外国元首以及举行重要会议的场所,曾多次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

应毛泽东要求而召开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毛泽东和刘少奇爆发了一次公开的冲突。

根据刘少奇夫人王光美的回忆:

“在全会期间的8月4日,毛主席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开了个小会,发了脾气,严厉批评少奇、小平同志。主席说:‘新市委镇压学生群众,为什么不能反对!我是没有下去蹲点的,有人越蹲越站在资产阶级方面反对无产阶级。’当主席责问为什么怕群众时,少奇插话说:‘革命几十年,死都不怕,还怕群众?’主席还批评少奇在北京专政,少奇说:‘怎么能叫专政呢?派工作组是中央决定的。’少奇还说:‘无非是下台,不怕下台,有五条不怕。’这是少奇同志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与毛主席正面冲突。毛主席也不曾想到少奇同志会当众这么坚决地对抗自己和群众运动,回想起以前的分歧更为生气,第二天就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表明他决心搬掉少奇同志和小平同志这两个文化大革命运动的最大障碍。”

历史学家前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員高文谦在《晚年周恩来》一书中的记载:

“面对毛泽东劈头盖脸的斥责,刘少奇开始还能沉得住气,连连检讨,表示他在北京主持中央工作要负主要责任。但毛泽东却不依不饶,继续指着刘的鼻子连责骂带挖苦,说:‘你在北京专政嘛,专得好!’

“在毛的这种咄咄逼人的斥责和羞辱下,一直在忍耐克制的刘少奇逐渐对自己的情绪失去了控制,特别是当毛语带威胁地提出: ‘我看垮台好,不垮台不得了’时,刘实在忍无可忍,当众顶撞起来,而且用毛泽东本人常说的那句话来回敬他。刘少奇说: ‘无非是下台,不怕下台,有五条不怕(不怕撤职、不怕降级、不怕开除党籍、不怕老婆离婚、不怕坐牢杀头)。’刘少奇的这一‘反击’,如同火上浇油,毛泽东随后在会上甩出一句让在场的人毛骨悚然的话来:‘牛鬼蛇神,在座的就有’。

美国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对刘少奇的整肃,毛泽东确实是已经丧失人性了,因为毛泽东最后一次跟刘少奇私下的谈话就说:“你有什么了不起,我用一根小指头就能把你打倒。”后来刘少奇请求说:“我辞去党和国家一切领导职务,回到湖南去务农。”毛泽东不置一词,转头就走了。到了那个时候,你再求饶已经晚了,中国古代有一个传统,就是斩草除根,不仅要杀你,而且连你家的子女也都要杀光。所以毛泽东是心狠手辣的,他熟读古代帝王的统治之术,所以这些情况他非常清楚。”

毛泽东不能容忍对他的权威哪怕最轻微的挑战,平等的讨论就意味着蔑视他的权威,稍受顶撞,便勃然大怒。毛泽东随即决定,原定在当天召开的中共全体委员大会不开了,改为分组传达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的内容。

第二天,8月5日,毛泽东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用异常激烈的语言,不指名地痛斥刘少奇。毛泽东在文章不点名地针对刘少奇说:‘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毛在文中还联系到1962年调整时期的所谓‘右倾’问题,气势凶凶地摆出一付和刘少奇算总账的架势。毛的这篇东西随后印发全会,作为与会者批判刘少奇和邓小平的思想武器,全会随即转入了对刘、邓的揭发批判。与此同时,毛泽东秘密派汪东兴把本来已经告假的林彪从大连疗养地紧急召回北京参加会议,为自己助战,并确定用林彪取代刘少奇作为他的接班人。

中国近代史研究学者章立凡:“发动文革,推翻中央。毛写了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炮打资产阶级司令部,打的是刘少奇、邓小平。毛虽是中共中央主席,日常工作并不是毛主持。毛发动文革,把依据宪法选出的国家主席干掉,还干掉很多重要领导人。”

刘少奇在被揪斗和软禁一年半之后,1969年11月12日清晨6时45分死于河南开封。

高皋、严加其所著《文革十年史》(天津人民出版社,1986年,178页)书中写出了刘少奇临终前的细节:“没有人帮他换洗衣服,没有人扶他上厕所大小便,以至把屎尿拉在衣服上。长期卧床,造成双下肢肌肉萎缩,枯瘦如柴,身上长满了褥疮。……并用绷带将刘少奇双腿紧紧绑在床上,不许松动。”

这是刘少奇火化申请单:死者姓名 :刘卫黄 性别男。年龄71 ,民族汉。籍贯湖南。死者职业 无业。申请人是刘原。刘源就是为习近平在军队反腐中立下汗马功劳的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与死者关系是父子。申请人住址为8172部队。骨灰盒号码为123。

据报道,刘少奇去世后,遗体被当作“烈性传染病人”在河南开封火葬场火化。而这张火化申请单是当时专案组冒用刘少奇儿子刘源的名义填写的。刘少奇的化名刘卫黄的“卫”多了一个繁体衛的双人旁,右面则仍然用简体卫,生创了一个简体不是简体,繁体不是繁体的错别字。

根据中国大陆2008年4月《党史纵横》的报道,河南公安总队三支队七中队指导员李用胡曾经看守被囚禁在开封的刘少奇。谈及这段往事,如今已步履蹒跚的李用胡老人一脸无奈,他怀着复杂的心情娓娓道出了那个特殊年代里鲜为人知的心酸故事。

惨死

“11月10日晚,刘少奇第三次发高烧,体温一再攀升,到深夜时,刘少奇的嘴唇发紫,张口呼吸,吸氧也不见改变,两瞳孔反应消失,体温达到了摄氏40.1度。到早晨6点42分,医护人员到齐;3分钟后,也就是1969 年11月12日6点45分,刘少奇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刘少奇临终前,我发现在他手中有个硬塑料瓶,已经被他攥成小葫芦形状”。

刘少奇临终时,身边没有亲人。他的妻子、儿女在他去世后的几年时间内对他的下落毫不知情。直到三年后林彪出逃,王光美才得知刘少奇已经离开了人世。

11月15日深夜12点,刘少奇的遗体被装上一辆吉普车。由于车身小,刘少奇的小腿和脚都露在车厢外。此时,火化场早已得到通知,说有一名“烈性传染病人”要今晚火化,只准留下两个火化工。

与此同时,他在开封留下的所有遗物,都被付之一炬。刘少奇的骨灰被装在一个临时从商店买来的普通木质骨灰盒里,交费后寄存在开封火化场骨灰存放室,真正是死无葬身之地。“专案组”宣布纪律,要求谁也不准透露消息。

当专案组向毛泽东汇报刘少奇被整死时,毛泽东只撂下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旅美知名作家郑义:“我肯定的是在文⾰中⼈民有了起来表达愿望的这样⼀种可能,最后他们确实形成了群众组织来表达自⼰的意见,我肯定这个东西,但我反对的是毛泽东你们自己党内斗争,你把整个国家卷⼊入这样⼀场血腥,这个我是完全反对的。”

一家4人惨死6人坐牢

刘少奇的一家均在文革中受到冲击。中国官方的新华网曾刊登文章,题目是:《刘少奇女儿刘亭亭忆旧:一家4人惨死6人坐牢》。

刘少奇的长子刘允斌在内蒙古卧轨自杀,长女刘爱琴被关在“牛棚”里遭受毒打,次子刘允若在监狱里患了脊椎结核,被折磨得死去活来。18岁的女儿刘平平被逮捕入狱,后来被驱逐到山东沿海的一个养马场劳动改造。17岁的儿子刘源从监狱出来以后,参加上山下乡。6岁的小女儿刘潇潇被保姆赵淑君抚养长大。刘亭亭中学毕业后,先是被分配到顺义维尼纶厂,后调北京仪器仪表厂,做了一名普通工人。

美国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刘源曾经说,‘难道我不恨那个时代吗?那是时候我妹妹还不到六岁,有孩子就抓住她,把炮仗放在她嘴里点燃。走到哪儿都被人欺负,往她妹妹脸上吐唾沫’。他妹妹刘潇潇跟我是同年的,在文革中走在街上经常被人打骂。刘源十几岁,他们就被关起来了。”

刘少奇的儿子刘源1968年和北京知青一起,被分配到山西省雁北地区山阴县白坊大队插队。直到1975年秋,所有的北京知青都已经回城之后,他才作为白坊大队最后一名北京知青,回城到北京起重机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1977年,刘源参加了文革后的首届高考,被北京师范学院历史系录取,成为一名七七级大学本科生。1980年11月,刘源参加了北京地区部分高校大学生竞选本地人民代表的活动,经历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胡耀邦和赵紫阳主政下中国一段转瞬即逝的民主曙光。据香港田园书屋1990年出版的《开拓:北大学运文选》中第352-353页的记载,刘源在一次答辩会上谈到了自己家庭的悲剧和参选动机。

曾经的热血青年

刘源说:“……这十几年,我与全国人民共同经历了一场可怕的大灾难。我的家中死了四个,六个进监狱。我自己,起码可以说不比任何人受的苦再少了。我甚至都不敢完完整整地回顾自己的经历,那太令人不寒而栗了。但是,那一幕幕,一场场景色都深刻在我心里,不时地漂现脑际,不让我安宁,我想任何一个曾无言地与父母生离死别的孩子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我走过唾沫和侮辱的狭道,曾几次被抛入牢房,在那里埋葬青春;在饿得发疯的日子我像孤儿一样生活过,像狼一样憎恨世界。那些年,我咬着牙活下来。谁曾目睹过父母在侮辱的刑场上,在拳打脚踢中诀别?谁曾亲眼见过有人往才九岁的小妹妹嘴里塞点着的鞭炮?大家能想象我心里的滋味。我咬着牙,一声没吭。从十几岁起,我就在鞭子下劳改,在镣铐的紧锁中淌着鲜血;多少年,在几千个日日夜夜里,每一小时我的心都在流着血和泪,每时每刻都忍受着非人的待遇和压力。我紧紧地咬着牙,不使自己发疯。为什么?就是为了看到真理战胜邪恶的一天。……今天,回顾以往的苦难,我决不允许让别人,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我必须站起来为人民说话。为了避免灾难重演,就必须铲除产生封建法西斯的土壤,实现民主,不管有多难,路有多长,我们必须从现在起就去争取民主。”

卧轨自杀

刘少奇的长子刘允斌,14岁被送往苏联生活、学习,之后以优异成绩考入莫斯科大学,成为核物理学研究生,1955年毕业获得副博士学位。1957年10月回到中国,致力于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研发工作。然而1966年爆发的文化大革命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刘允斌在二〇二厂被挂上“刘少奇的黑孝子”、“苏修特务”、“走资派”等牌子,戴上高帽子接受批判、游斗、遭到殴打和辱骂。曾与刘允斌在“中国科学院”原子能研究所共事的冯泽君在《档案春秋》2009年第2期发表文章,《我所认识的刘少奇长子——核专家刘允斌》。文中披露:

1967年11月21日晚上九时许,刘允斌被批斗了一整天之后,拖着疲乏不堪的身体、带着满身的伤痕,一步一拐地回到家里。刘允斌草草地洗了一把脸,就和衣躺在床上,喃喃地说:我的一生没有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的地方。唯一对不起感到内疚的就是同甘共苦了这么多年,受尽委屈的妻子,希望李妙秀把两个孩子拉扯大。

当晚刘允斌讲了许多话,李妙秀以为他白天受了委屈,心中痛苦有感而发,并未引起注意。屋外的风雪越来越大了。李妙秀感到分外疲乏,就沉沉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妙秀在睡梦中惊醒,发现丈夫不在了,急忙冲出家门,四处寻找。一直找到东方发白,才在家属区西北方向的路轨上找到了刘允斌的尸体。他横卧在铁轨上,半个头颅已经碾碎……

就这样,这位放弃国外优越生活,不远万里回到祖国、成绩斐然的核专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年仅43岁。唯一留给妻子李妙秀的是他深夜离家前整齐摆放在写字台上的手表和钢笔。

半个世纪过去了,今天观察刘少奇的悲剧,除了路线斗争这条主干之外,还有一条枝蔓,缠绕其中。那就是毛泽东多次邀请王光美游泳,而刘少奇从来没有作陪。毛泽东对王光美的重视和喜欢,也导致江青对王光美恨之入骨。

两个女人的战争

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 “这个很有意思。我们得先回溯一下刘少奇和王光美是怎么认识的。其实是叶剑英介绍的,叶剑英当时是军调部的中共代表,当时军调部有三方嘛,国民党军方、美国一方。王光美当时是美方的翻译,王光美是辅仁大学外文系(物理系)毕业的,英文很好。她又是资本家的大小姐,会打扮,长得虽然不算特别漂亮,但也有些风韵。叶剑英是花花太岁, 一见漂亮女人就会盯上。所以叶剑英主动的跟王光美接触,跟王光美熟络起来。他一开始的念头可能还是自己要,但是后来呢因为不太方便,而且那时候他还有女人在身边,他知道刘少奇的地位,就把她介绍给刘少奇了。刘少奇一见面就被吸引了,非常喜欢。所以后来王光美放弃美方雇员的身份,到延安去。毛泽东也是很羡慕,王光美毕竟是大家闺秀,气质非常好,比江青还要好。虽然江青也是文艺界的,但是江青整个的人生是比较落魄的,是在底层挣扎出来的。毛泽东对王光美一直也有点念想。”

据《叶永烈:出没风波里》一书介绍,出身名门的王光美(1921—2006),因为文革前跟随刘主席满世界出访,占尽了风头,令上海滩 影星出身的真正的第一夫人江青,恨得牙痒痒,于是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机会终于来了。文革开始后,江青成为中共文化革命领导小组组长。

1967年9月7日,“王光美专案组”给谢富治、江青的报告中写道:“遵示,我们加强了对王光美特务问题的审查工作,昨天对美特务杨承祚进行突击审讯。杨犯进一步交代了王光美与美国战略情报局的情报关系。”

中共“九大”落幕,林彪下令判处王光美死刑;判决书送到毛泽东那里,他批了“刀下留人”四字。于是,王光美活到了2006年,85岁高龄寿终正寝。

庐山陪泳

随着更多的史料的曝光,一些研究人员分析认为,毛泽东和刘少奇的矛盾,与毛泽东邀请王光美游泳有关。

根据中国大陆出版的《阅读经典女人:王光美》一书的介绍(P144):王光美始终敬重毛泽东。刚开始她对这位伟人还有一点敬畏---慢慢地,王光美在毛泽东身边不在那么拘束,说话也比较随便了。每次在中南海春藕斋参加舞会,只要毛泽东在,王光美都要和他跳上一曲。

据《王光美访谈录》:“她会游泳是1954年在北戴河向毛主席学的,所以后来主席有时游泳会邀请她。王光美还表示,两次毛泽东叫王光美去游泳,刘少奇都以健康理由拒绝……”

老婆是人家的好

江青如何看待毛泽东和王光美一起游泳呢?王光美回忆录中透露出江青很生气,竟然当众斥责毛泽东“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

王光美在回忆录中说:“后来江青也上了庐山。她是从广州过来的,还带了几个帮助她摄影的摄影师。她上山后,整天忙着选景拍照。有一天,毛主席通知我和孩子们去芦林水库游泳。我们到了那里,见到江青,还有江西省委书记杨尚奎同志的夫人水静、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同志的夫人余叔也来了。大家说说笑笑,江青还为我们照了张合影。不一会儿,不知什么人打来电话,告诉江青说天上的云彩过来了,请她快去摄影。原来她已经在庐山仙人洞选好了景,派人在那里等着,云彩一来就去照。江青立即撂下我们走了。于是我们就下水库游泳。毛主席也游了。

加图研究所夏业良:“毛泽东约王光美游完泳,大家饿了,准备吃饭。这时候江青还没有来,毛泽东说:“不管她,我们先吃”,他们就真的先吃了,后来江青来了很不高兴。其实是江青自己来晚了,但她看毛泽东和王光美一起吃饭,两个人又刚游完泳,她就甩了一句话:“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当众说完就走了,就不跟他们吃饭了。所以这段话给人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表明是吃醋了,公开吃醋。”

王光美在回忆录中说:我没想到,江青当着这么多人还有孩子们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很是意外,只好装没听见,忙给她让座,問她攝影的情形,才使她平靜下來。

后来,毛主席为江青那天拍的庐山仙人洞照片写了一首文革时期脍炙人口的七言绝句: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 1961年9月9日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调侃夫人 侮辱了几亿女性

毛泽东的诗歌是为了安抚江青所作,然而后两句诗的出处,据专家考证,出自清代“临川山人”的色情小说《花荫露》第三回的开篇诗:“天生一个神仙洞,无限风光在玉峰。“凤凰博客(http://blog.ifeng.com/article/31384447.html)的一篇文章认为,这是“调侃夫人侮辱了几亿女性”。

文章说:“平心而论,给夫人赐诗,无所谓雅俗,诸如闺房之内的事情,哪分得出高尚与卑贱?坏就坏在那夫人因愚蠢与势利,把丈夫的调侃拿来过分张扬,而崇拜者把(臭)他的屁(请恕不雅)也说是香的。于是,这出自清代的淫诗,在大雅之堂被千百万人引用与吟唱。 有鉴于此,为净化祖国文化环境,请崇拜者今后谨慎引用。善哉善哉!”

美国加图研究所夏业良:“江青不知道这个诗的出处。她以为是自己照片拍的好,毛泽东给她提的词。江青不知道出处,毛泽东知道,但是毛泽东写的时候并没有打算把它公开发表。其实很早就有人拿这首诗开玩笑,说读起来很有意思,因为中国人的想象力很丰富嘛。”

校花

毛泽东为何喜欢王光美呢?王光美1921年生,曾经是辅仁大学的校花,1948年与刘少奇结婚,成为刘少奇的第六任也是最后一任妻子。当时的王光美只有27岁,风华正茂,1954拜毛泽东为师学游泳的时候33岁。

夏业良:“毛泽东对王光美的确是有念想。刘少奇以前的出访的时候带王光美,很引人注目。那时候国家领导人没有人带夫人,周恩来不带邓颖超,毛泽东去苏联,也没有正式带江青以夫人亮相。只有刘少奇带着王光美以国家元首的身份。后来有人有意见,认为主次不分了,外国很多领导人认为最高领导人是刘少奇,甚至内部有人说,是不是以后禁止刘少奇带王光美出访。毛泽东想了一下说:“不要了,不要阻止。”所以我也在想他这样做是不是因为对王光美有一些好感,还是说不想让刘少奇觉得不舒服。”

原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戚本禹在文革发动五十周年之际去世。海外媒体出版了他的回忆录中,戚本禹谈到了王光美在中南海一天换三件衣服的往事:”刘少奇、邓小平这些人在困难时期也是非常特殊化的。刘少奇在中南海搬了三次家,第一次修得很好,他说不行;第二次,在中南海一个胡同里盖一个小别墅,他还说不行;第三次在怀仁堂后面搞一个大院子,崭新的大花园,非常豪华,以前的大地主就是那样的,他才满意。王光美住在那里高兴得很,每天要换三套衣服,早中晚各一套,他们夫妻经常出来散步,中南海很多人都知道她一天要三套衣服,很讲究。”

海外有专家分析称,王光美的存在与走红而破坏了毛泽东与刘少奇的相互信任。说文革源于毛刘的政见不同,当然是有道理的,但激化毛刘关系的导火线,可能还是王光美。这是人性在政治风波中的深沉影响的又一经典个案。

刀下留人

王光美被打成美国特务,在九大被林彪向中央打报告,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毛泽东阅过林彪的请示报告后,竟然提笔御批‘刀下留人’四个大字,将王光美作另案处理,打入秦城监狱,让她独个儿存活下来。对比之下,毛泽东在听到刘少奇之死后,说了自作孽不可活的话,明显表明毛泽东对刘少奇夫妇是区别对待的。

1976年9月9日凌晨10分,83岁的毛泽东在北京去世。中国官方媒体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于1976年9月9日下午4时以《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的形式向全世界公布了这一消息。几分钟之内,外媒便报道了毛泽东去世的消息。“1976年9月9日凌晨0时10分,中共中央主席、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全国政协名誉主席毛泽东在北京中南海202别墅内病逝,享年83岁”

台湾中央日报在九月10日头版以通栏标题“祸国殃民·百死莫赎 毛匪泽东毙命”刊登毛泽东的死讯,并在副标题称“死讯宣布时夺权布置显未完成 为匪伪留下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中共三巨头,周恩来,朱德,毛泽东相继去世,中国迎来巨大的转机。

毛泽东死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毛泽东尸骨未寒,中南海便发生“怀仁堂事变”。1976年10月6日,当时的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华国锋联合叶剑英和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等人将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抓捕拘禁,标志着毛泽东所发动的历时十年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式结束。后来,四人帮及其主要追随者均遭到政治清洗和刑事追究。

1980年5月14日下午,王光美前往河南郑州,参加刘少奇骨灰盒交接仪式。这也是这对夫妻在文革受到冲击时第一次见面。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十几年过去了,两人已经是天各一方。王光美怀抱骨灰,百感交接。

三天后,1980年5月17日,刘少奇追悼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邓小平亲自致悼词。悼词中在谈到这个冤案的时候,明显撇清了毛泽东的责任,而是把所有的责任推到林彪和四人帮身上。悼词说:“林彪、江青一伙制造伪证,隐瞒真象,罗织罪名,企图把他的名
字从中国革命的历史上抹掉。但是,正如少奇同志在处境最艰险时所说:“好在历史是由人民写的”,历史宣告了林彪、“四人帮”一伙阴谋的彻底破产。历史对新中国的每个创建者和领导者都是公正的,不会忘记任何人的功绩。和毛泽东同志、周恩来同志、朱德同志一样,刘少奇同志将永远活在我国各族人民的心中。

骨灰末洒中南海赢台

和毛泽东去世排场备极哀荣相反,刘少奇没有留下坟墓,而是遵他的遗嘱将骨灰洒在了大海中。王光美在接受杨澜访谈时,讲到了刘少奇的骨灰末留在中南海赢台的细节:

王光美在接受杨澜访谈录的时候说:“后来洒骨灰的时候,我们坐船去大公岛,那个(包骨灰的)红布留了,当时我们有个大师傅,就是以前给我们做饭的,叫郝苗,他就把那红布保留着,他拿着那红布到中南海,他心里也憋着一口气,他拿红布到中南海,对着中南海的正门,这边就是瀛台,就在瀛台台阶上他说洗一洗,红布上沾的那点骨灰末,掉到中南海里,就是这么一个大师傅,当着我的面洗的,洗完了,把红布给我了”。

最终,这位惨死的中国国家主席,在中国最高权力的象征中南海,象征性地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王光美:不恨毛恨江青

直到王光美晚年,她一直认为迫害她的是江青和林彪。晚年的王光美在杨澜访谈的时候,提到了她和江青之间的恩恩怨怨:

王光美:“这个呀,还不是私人恩怨,江青确实给党带来很大破坏,她损害党的利益,危害党的事业,这一点她真是该死。至于她为什么死,我听人说她用袜子缠着椅子腿,因为我们一般人手里都没有什么东西,她就用袜子接起来,勒在这儿,因为她已经绝望了,她觉得没有希望了,所以就这样?”

相逢一笑泯恩仇

和党中央对文革和毛泽东三七开的评价一样,王光美也在公开场合坚持文革是领导者错误发动并被林彪江青等反革命集团利用的观点。晚年的王光美曾带全家到韶山参观毛泽东故居,并发起刘少奇的儿女和毛泽东的儿女聚会,“相逢一笑泯恩仇”。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新凤霞这样评价说:”你看怪不怪,自己的丈夫都被迫害死了,她还说得出这样的话!”

夏业良:“在80年代初,我读过刘源的一篇文章,让我大吃一惊。那时候他写到毛泽东,用历史罪人的这样一种说法,那时候中共还不敢公开这么说,但是刘源就敢说这样的话。当时我看了以后觉得很震惊,觉得这样的文章还能发表出来,但是你看他现在主动的跟毛家握手言和,和王光美一起跟毛家人吃饭,有意拍那个照片,让大家都知道。其实这是一种政治上的考量,他觉得如果跟毛泽东在政治上分道扬镳的话,那他们道义的支持就不能自圆其说了,所以后来又说他们两家没有根本的矛盾等等。刘源后来这种投机的行为,让人很鄙视他。”

刘少奇自称是毛泽东的好学生,一向对毛泽东忠心耿耿惟命是从。在延安时期,刘少奇第一个提出“毛泽东思想”,支持毛泽东发动整风运动,搬倒了政敌王明,并成为中共的第二号人物,毛的接班人。如何认识刘少奇的悲剧呢?

民族性愚昧

方倚戈在共识网上发表文章认为,刘少奇之死是中国文化导致的中国式悲剧,表象上他死于文革,实则有着深层的文化根源,中国传统文化导致的民族性愚昧是这一悲剧的真正原因。

曾经担任过《炎黄春秋》总编辑的杨继绳在《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一文中,批驳了一些学者把毛泽东发起文革纯粹是为了进行一场权力斗争的观点。一些学者把文革看作是“刘少奇收拾大饥荒的残局取得了成效并在党内赢得了威望。”毛泽东恐怕“大权旁落”,“于是就发动文革剥夺刘少奇的权力。”杨继绳指出,这种“争权”的说法,过于简单,“经不起分析”。杨继绳认为,“文革产生的原因要在文革前的17年的制度中、当年的意识形态和政治道路中寻找。”

被害者与害人者

杨继绳尖锐地指出了一些党内的高干在文革后期标榜自己如何抵制文革、如何坚强不屈,完全掩盖了他们曾经追随毛泽东搞文革的事实,掩盖了他们曾经参与迫害干部、镇压群众的事实,也掩盖了一部分官僚对受迫害的官僚幸灾乐祸甚至落井下石的事实。罗瑞卿跳楼自杀未遂的消息传到杭州政治局会议上,刘少奇说:“跳楼自杀也要有讲究,应头朝下,他是脚先落地。”邓小平说:“罗长子跳了个冰棍”。叶剑英诗兴大发,写下了“将军一跳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的诗句。在极权制度的顶层,没有温暖,没有人情,没有道德。他们都费尽心机地揣摩最高的意图,并千方百计地迎合。一旦他的同僚被最高抛出,他们不仅极力划清界限,还像一群恶狼,迅速冲到被抛弃者身边,疯狂地撕咬他的尸体。这些文革中的真实情况,官方文革史完全回避。

杨继绳在分析说:“长期以来,毛泽东不仅是最高的政治权威、最高的军事权威,还是最高的意识形态权威。意识形态一旦成了人们的信仰,人们就会为实践这一意识形态赴汤蹈火。信仰是很多人参与文化革命的动力,在文革中无论是高级官员还是大知识分子,虽然自己被批得体无完肤,但还要争先恐后地批判他人。他们在被逼自杀时,还要留下向毛泽东表忠心的遗书,要求子女听毛主席的话。这些高级干部和高级知识分子都被意识形态所俘获,普通百姓就更难逃脱意识形态的天网了。

群众运动胜过宗教狂热

意识形态成了宗教,毛泽东就成了向全民布道的主教。在文革中常见的万人集会上,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大手一挥,广场上就掀起狂热的浪潮,这是罗马教宗望尘莫及的壮观场面。文革的群众运动胜过宗教的狂热。

在意识形态煽动起来的狂热的群众运动中,人们没有个性,也没有理性。只要他们公认的领袖发出号召,千百万人会真诚地、奋不顾身地、争先恐后地做出种种荒唐事。夫妻可能反目成仇,父子可能两军对垒,忠厚善良的人会血口喷人,正派廉洁的人被舆论压迫得承认有罪,滥杀无辜被认为是“除恶务尽”,....。在做这些荒唐事时,最谦和的公民会变成最野蛮的暴民。不管这些人在群体行动中如何残暴,然而他们都是专制者最为恭顺的臣民:在专制者面前,他们像虔诚的教徒跪拜在上帝面前一样。

流亡美国的中国知名作家余杰:“我73年出生,跟(文革)最后的三年有交错,三岁的时候不会有真正的记忆,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就是我们虽然没有在那个时代生活过,但是文革的语言方式、思维方式深深的渗透到当代的各个领域里面。我们看中共近几年在进行这种狂热的爱国主义、军国主义、民族主义的宣传洗脑,在这样的一种文化氛围中长大的年轻一代,尽管他们到美国到西方留学,但我们看到他们讨论很多问题的时候,比如台湾独立、西藏问题等等的时候,他们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心态马上就膨胀、爆发。他们在网络上辱骂跟他们意见不一样的人,他们所使用的语言惊人地跟文革时的红卫兵雷同。”

美国加图研究所研究员夏业良谈到文革虽然结束了,但文革思维仍在,其中的奴性思维,就连刘少奇本人当时也未能幸免:“奴性思维,也就是说中国老百姓,你对毛泽东崇拜是没有任何条件可讲的,就像一种邪教嘛,是不让怀疑的,要忠君爱党,要甘当工具和走卒,而且这个工具论不是从文革才开始的,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里面就有这个要求,对雷锋的颂扬里面也有这个要求。”

刘少奇本人是毛泽东权威最关键的制造者。他一定想不到,在他不遗余力地树立毛泽东个人崇拜的同时,也在给自己布下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陷阱。如何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

中国文革史研究学者宋永毅:“我觉得对年轻人来说,最主要的从文革得到的历史教训中吸取的东西,就是独立思考,那是最重要的,有了这个独立思考,不管是有个毛泽东也好,习泽东也好,他要挥手,就不是像我们年轻的时候那样稀里糊涂地前进啊,这些年轻人有了自己的独立思考精神,从历史中间得到了教训,你挥手我不前进,那他就没辙,文革回潮就搞不起来。所以我觉得对民族来说,对年轻人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从文革中间吸取独立思考的历史教训”。

历史的真相只有一个。但是在中国宫廷政治层层黑幕遮掩下,官史在不同政治时期,不断呈现出不同的版本,那是因为不同时期的执政者需要掩盖历史真相来粉饰其伟大、光荣和正确。刘少奇的这段惨剧告诉我们,当局刻意掩饰的历史,在穿帮的那一天,当年的谎言制造者,将如何被历史和人民唾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