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 请愿自由(2): 游说故事


美国首都华盛顿有一条“游说大道”,大大小小的游说公司遍布其间,来往于国会山的说客不下一万人。为了方便联络,有些公司还在国会山后设立了办公室。

lobbyit.com创始人兼总裁保罗·卡尼托尔: “我的公司叫lobbyit.com。2009年成立。我们在游说这行仍然比较年轻。游说这行从一开始,就是个非常封闭的行业,吓住了很多人。传统上一点都不平易近人,让人很难感知,也负担不起。但人们仍然需要接触政府。对全美各地的协会、组织和个人而言,他们很难到华盛顿来,很难理解美国的立法程序,也无法发挥影响力。我们希望能为他们提供一些新的解决方案,能让大众花得起钱游说,让每个人能在国会山和美国政府有自己的声音。”

“青年受众:艺术学习”组织的全美执行主任戴维·迪克 (David Dik):“lobbyit.com是我们唯一委托的公司。我们的合作关系大约9个月了。他们干得非常棒。强调了我们的议题,推动了有关这一议题的对话。 ”
迪克领导的艺术教育组织在全美各地有31个分支机构。他们游说国会的目的,并不是专门为了某相提案或立法,而是为了和议员们建立长期联系。在国会做简报就是加强联系的有效渠道。
迪克 :“我有幸在国会向STEAM党团会议的两位主席,苏珊·伯纳米奇(Suzanne Bonamici)和阿伦·绍克(Aaron Schock)议员陈述这个议题。我想,国会理解这一议题的重要性。当你希望将艺术带入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的范畴时,你真的应该谈谈有新意的革新方案。”
美国政府的STEM教育计划是为了鼓励学生主修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专业,并不断加大这些领域的投入,培养学生的理工科素养。但最近,美国国会成立了STEAM党团会议,主张将艺术学科加入STEM项目,加强对学生的艺术教育。这恰恰是迪克的艺术教育组织所倡导的。
迪克:“我大概在6个月前认识了这两位议员,我在华盛顿的第一次会面时见到了他们。”
为迪克和议员们牵线搭桥的,正是卡尼托尔和他的团队。
卡尼托尔:“我们最初营业时,原想只能代表小组织,但你今天看到了,我们也代表一些大机构,比如制砖行业,地板业,还有一些大型私营公司。每个公司都喜欢我们合理的价格和值得信赖的服务。”

卡尼托尔代理的这家砖厂来自乔治亚州,他们跟随卡尼托尔与他的同事尼尔来见本选区的众议员比舍普,讨论本行业的环保议题。
乔治亚州第二选区众议院桑福德·比舍普:“今天的会议进行得非常好。拜访者们陈述了他们关心的问题,我对此也有同感。我们都认为,我们将尽力解决他们说的这些问题。”

作为联邦议员,比舍普往往是选民和说客们趋之若鹜的对象。在他看来,倾听就是他的常规工作。
比舍普:“我每天都会见到这些游说者或是请愿者。有时在办公室,有时就在普通公民的家里,或者在超市。如果我去教堂,他们会在教堂找到我。无论人们在什么地方找到我,比如汽车场、加油站,他们就跑向我:‘让我告诉你,这就是你需要做的…不要做这个,避免做那个…’所以,你知道,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作为一个议员,我必须理解他们的需要和担忧。他们的希望、愿望、欲望。我能做到的,就是分享他们关心的议题。我要了解选民的心声,将这些问题带入我的工作中,试图在制定政策时将之融入其中。”

美国国会号称是“人民的议会”(People’s House)。任何人只要能通过简单的安检,就能顺利进入。议员的办公室前常常挂着“欢迎,请进”(Come on in)的牌子。民选代表们随时准备听取选民的呼声。
卡尼托尔:一旦你走进议员办公室,真的想找到什么人和你聊聊,找到负责相关问题的议员助手……这可不容易做大。这不是因为议员们不关心你的事情,这种说法不合适。基本上应该说,他们就是太忙了。

议员们的助手大多是20来岁的年轻人。他们工资不高,但活儿可不少。
卡尼托尔:“他们每天有几百封email要处理,不可能留意到每一个人。这是部分原因。他们每天接到很多电话,不可能一一回复。我想,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接触他们,太多声音一起涌入国会,就很难让一种声音盖过其它的。这就是说客们发挥作用的地方了。我们的很多客户、很多小组织曾试图自己实现他们的诉求,但就是做不到。于是,他们转而利用我们的专长,我们可以帮他们在众多的请愿者中脱颖而出。”

从比舍普的角度看,每天纷至杳来的说客并没让他感到厌烦。相反,他看到了说客们的积极作用。
比舍普:“是的,我喜欢和说客们合作。很明显,议员们和当选官员,无论是地方、州还是联邦一级,我们都不可能擅长所有的专业。当请愿者来找我们时,他们要讲的话题可能我并不熟悉。因此,我需要一个专家在场。我必须做研究,以便手头有足够的背景知识。美国政坛也一样。有些问题我可能并不熟悉,当说客们来找我时,他们可以教我思考这一问题的角度和基本知识。”

说客们不但能协助议员们做决策,更能有效帮助选民们实践宪法赋予他们的请愿自由。
卡尼托尔:“我觉得游说对公民的请愿权而言,是一种协助。我想,游说的议题是为了民众。说客们了解政府运作。我们比普通公民更熟悉游说的过程,理解运作中的细微差别,了解如何运作。你知道,普通公民不了解他们要打多少次电话给国会的工作人员,才会收到回音,或找到专门处理这类问题的议员助手。因为每个议员办公室都有很多工作人员。能准确处理一条信息是作为说客的重要素质。另外,说客们还要建立良好的人脉,会和人打交道。在其它工作中,如果你说自己是个“人精”,这可能意味着你没有太多技能;但在游说行业,这可能是最重要的素质。当你具备了这些技能,你就能将它们整合在一起。因此,所有的说客都能成为百姓和机构的请愿助手。他们需要一个声音,有效地向国会传递他们想表达的议题。”

在卡尼托尔及其团队的帮助下,迪克感到,自己的国会请愿颇为成功。
迪克:“作为一个美国公民,我真的喜欢游说了。最终,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孩子们。我们要求的教育方法可以让孩子们在生活中接触艺术,这是传统方法做不到的。我们有很多方式让孩子们在特定时间以特定方式学习特定的知识。游说有意思的地方是,你能游说成功,这就是游说的目的。”
从清晨到傍晚,国会山上每天都发生着这样的游说故事。繁忙而多样的请愿方式也延伸到地方议会。形形色色的说客穿梭于立法者中间,怀揣着选民们的渴望,试图在立法决策中反应特定的诉求。过程或许漫长而艰辛,让我们预祝他们能早日游说成功,为选民讨到满意的“说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