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权利法案篇-“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第四集:辩论继续


“美国枪支拥有者协会”行政主管拉里.普莱特说:“我们的联邦政府忘记了,人民只给了它一个有限的任务。它现在变得很滥权。让我们想一下,上个世纪,二十世纪,是人类历史上谋杀最多的一个世纪。大多数谋杀是政府对手无寸铁的平民实施的。政府是历史上最大的谋杀犯。因为我们有枪,因此我们避免了这些,而且在它开始之前就把它遏制了。我们在自己的国家看到,在法律限枪更严的地方,犯罪率更高。而在人们可以持枪随便走动的地区,甚至可以持隐藏枪支的地区,你会发现,犯罪率持平甚至下降。所以,我们的经验是,在各州的法律不尽相同的情况下,人们越容易被武装起来,暴力犯罪率就越低。”

对于酝酿中的各种限枪法令,“诺瓦军械”的店员杰森认为,鉴于美国人拥有枪支的传统,限枪法令将会阻力重重。

杰森说:“拥有枪支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我们持枪的传统一直能够追溯到殖民时代,上帝赋予我们拥有枪支的权利,来保护自己,来进行自我防御,通过狩猎来获取食物,这是宪法承认的公民权利,所以并不是简简单单地说,你们不能持枪了。也许有一些政客想实现无枪化,但是我觉得人民可能不会同意。现实是,在这个州我们有一个隐藏式带枪许可证,你拿到许可后,就可以在腰间隐藏携带枪支。有33个州都认可维吉尼亚的许可证,而我们国家一共只有50个州,而在全美的43个州里你可以隐藏携带枪支。所以实际情况是,美国大部分地方都承认宪法赋予我们的持枪权。”

弗吉尼亚州居民布莱恩则表示,用立法来限制枪支并不能阻止想犯罪的人通过不正常的渠道获取枪支。

布莱恩说:“那些不遵守法律规章的人能够得到枪支,而那些遵守法律的人如果由于被剥夺了持枪权而不能持枪,这就不仅仅是不公平,而是根本不合理。”

这些年来,NRA以及各种枪支爱好者的组织参与政治选举越来越深。在大大小小的各级选举中,NRA都会给候选人寄去长长的一份调查问卷,详细地询问候选人对有关枪支立法的态度。同时,NRA会给所有的现任议员打分,通知成员,各个候选人在枪支问题上的态度。

在许多选区,特别是在乡村和小城镇,受到NRA抵制的候选人往往很难获胜。从地方到总统选举,第二条修正案永远是最受关注的竞选议题之一。NRA支持的候选人中,有共和党,也有民主党。

杜威说: “民主党一向是比较反枪的。共和党对枪好像柔和一点,他们比较保守一点,觉得自己是可以拥有枪支的。”

NRA支持的候选人中,有共和党,也有民主党。即便是主张更多地限制持枪权的人,也不会主张从根本上废除宪法第二条修正案。

美国现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2007年在新罕布什维尔州发表竞选演讲时说:“肯定有一种方法,我们能够把狩猎者、射击手、收藏家,每一个人想要拥有枪的人,我们能够把这些人的宪法权利和那些只是在进行圣诞购物,身边却忽然出现危险的人们的安全平衡起来。我认为联邦通过任何法律的可能性很有限,但是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大屠杀后,国会议员非常关注于收紧规章。如果一个人曾经像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这名学生一样,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那这个记录应该显示出来。联邦政府不想要你们的枪,我不想要你们的枪,但是我也不想让那些无缘无故就拿枪夺去美国人生命的人能够有得到枪支的途径。我们应该明智地找出解决办法。而这就是我要跟大家一起做出的努力。”

《权利法案》的起草者乔治.梅森曾经说过,奴役人民最好、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解除他们的武装。(To disarm the people is the best and most effective way to enslave them...)这句话很好地诠释了美国人民对自由不懈追求的决心,以及对专制的警惕。这句名言到今天仍然被大多数美国人所信奉。有理由相信,围绕持枪权的辩论在美国还会持续下去。但《权利法案》为美式民主打下的基础坚如固鼎,恒远如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