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何清涟:习近平的选择:宗邓而非宗毛


大公网发布的照片显示2012年习近平(右起第四人)在深圳莲花山邓小平青铜像前参加纪念邓小平仪式

大公网发布的照片显示2012年习近平(右起第四人)在深圳莲花山邓小平青铜像前参加纪念邓小平仪式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借纪念邓小平冥诞11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习近平终于向世界明确展示了自己学邓而非宗毛的政治取向。自从“两个30年不能互相否定”之说出来后,外界对习到底是学邓还是宗毛一直在争论。我曾写过《以毛式铁腕捍卫权贵资本主义》(2013年5月)现在回过头来看,大体上仍然如此。稍有不同的是习近平的心路历程,他可能曾想通过反腐,清除国家资本主义上面附着的权贵资本。

*邓小平获与毛同等礼尊规格*

习近平是近平——接近邓小平还是近东——接近毛泽东?何清涟写道,习近平明确展示了学邓而非宗毛的政治取向

习近平是近平——接近邓小平还是近东——接近毛泽东?何清涟写道,习近平明确展示了学邓而非宗毛的政治取向

中共纪念已故领导人的活动有极多讲究。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曾于1996年7月联合下发《关于举办已故党和国家领导同志诞辰纪念活动的通知》,对当时已故领导人,从职务地位等级,在什么年份纪念,纪念活动由哪个机构主办,什么级别的领导人出席,直到纪念方式的种类都有详细规定。该通知将需要纪念的人划分成5个等级。第一等级仅列毛泽东一人,其诞辰无论“逢十、逢五十、逢百周年”,都由中共中央举办纪念活动。第二部分列有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陈云等地位逊于毛的领导人,纪念的时间节点相同,差别在于规格,有兴趣的读者可上网搜索浏览,逐条比照。

电视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海报

电视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海报

​这一文件颁布之时,邓小平还在世,因此他既未被列入第一等级,也未被列入第二等级。习近平上任后,2013年是毛120年冥诞,纪念仪式如仪举办,引发许多猜测,以为他将走崇毛路线。从今年纪念邓的活动规格来看,与去年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相同,均由中央下发文件预作安排。从中央到地方,以及出生地,都有类似的活动举办。8月20日举行的邓诞辰110周年纪念座谈会,由中共中央举办,现任常委全部到场,习近平做了纪念讲话。一部电视剧《转折关头的邓小平》,精心选取中共执政65年当中最阳光的8年时间,也是邓小平一生政治声誉达到颠峰状态的时段,使纪念邓的活动远比去年纪念毛冥诞更形热闹。

*习选择宗邓:否定文革,不否定毛*

习近平在纪念邓的座谈会上的讲话,在展示邓小平在中共历史上各个时期的重大功绩之外,主要是浓墨重彩颂扬邓的改革开放伟业,通过肯定邓小平对毛与文革的态度表达了自己的政治选择。习特别赞扬在文革结束后,“中国向何处去”再次成为“社会主义发展方向”问题之时,邓小平所起的关键作用。

一人走过银川郊外一家电影制片厂的文革宣传画。邓小平否定文革,他在文革中曾被名列牛鬼蛇神(资料照片)

一人走过银川郊外一家电影制片厂的文革宣传画。邓小平否定文革,他在文革中曾被名列牛鬼蛇神(资料照片)

对两个30年,习的讲话是如此处理:“邓小平同志指导我们党系统总结建国以来的历史经验,……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实践和理论,坚决顶住否定毛泽东同志和毛泽东思想的错误思潮,为党和国家发展确定了正确方向”,否定文革,但不否定毛泽东,从而不将中共拖入自身合法性危机,继续走邓的改革开放之路,是习已经确定的基调。那些希望习近平发动文革的毛左,以及担心中国会回到文革的人士,从此可以放下这一执念了。

后半段,习的讲话用了六个“我们纪念邓小平,就要学习……”的排比句,并非全是官样文章,可看作习近平倾注了感情的自我期许,比如“高瞻远瞩的战略性思维”、“聚精会神抓党的建设”等。为邓一生蒙上巨大阴影的六四屠城,即官方在邓去世后的悼词里予以肯定的“在1989年春夏之交发生的政治风波中所起的关键作用”,在纪念文章中居然一字未提及。

邓小平终其一生,实际上从未担任中共及中国最高领导人,官方说法只是“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今年用与毛相等的规格纪念,其实是习近平政治上宗邓的明确表态,在中共奉为祖师级的两位领导人当中,他将做邓小平式的政治强人。

*权贵资本:难以从国家资本主义上剥离的共生物*

从邓1977年再度复出算起,到1997年去世,邓小平时代前后共历20年,这段时期包括了华国锋任中共中央主席、胡耀邦与赵紫阳两位担任总书记,以及江泽民担任总书记的13年当中的前8年,中共党史的研究者们如何说明这四任中共最高领袖的三任半时间划归在“邓小平时代”名下,又不让邓背上“垂帘听政”太上皇之名,虽然是个大问题,但并不是习近平的大问题。习近平的大问题是:他想通过抓党的建设,卫护邓小平改革开放形成的国家资本主义格局,却无法将附生其上的权贵资本(即腐败)剥离。

报道邓小平去世的中共的人民日报

报道邓小平去世的中共的人民日报

邓小平1997年去世,1992年发表南巡讲话是他最后一场大的政治决策。在计划经济体制留下的经济遗产当中,最根本的一笔就是国家对资源的垄断支配权力。邓小平的改革并未触动,因为当时的改革并未触及这点。整个80年代的腐败,主要发生在价格双轨制造成的计划内外物资差价当中,官倒们拿到计划外物质供应批条,就等于拿到一大笔钱。南巡讲话之后,中国开始进行所谓城市土地制度改革、国有企业改革等。朱镕基任总理时期“抓大放小”的现代企业制度改革,目的是保证国有企业在能源、电力、电信、铁道、公用、军工等垄断行业中的地位,这项改革为江泽民任期后几年及胡温时期保留了数十家国有经济寡头,成为中共政府的经济支柱。我在《现代化的陷阱》一书中的分析,主要是南巡讲话之后寻租活动高发的几大领域的情况。国有资产流失在90年代还只是处于初级阶段,世纪之交以后,国企改革进入高潮期,凡是在国企任职的红二代及高层官僚,通过经理人持股(MBO)方式,合法地持有大量国企股份,成为红色资本家阶层,权贵资本主义成为附生于国家资本主义这张皮上的毛。

最近一年多的反腐,打击的主要是周永康系列及其他官僚体系上的旁枝,铁道部门的腐败脓包是胡温任期末破裂的。电力、通信、军工、公用基本未动。红二代进入金融业,主要集中在私募基金行业。习近平的反腐,只要未突破“身份识别”这一瓶颈,权贵资本主义就会依托于国家资本主义继续繁盛下去。1989年天安门运动的反腐,首当其冲地针对官倒,代表是邓朴方的康华公司。六四之后,邓小平让其子撤销了康华公司,却并未阻止其他权贵子女包括其女婿在国企与军方企业任职,此风到江胡时代成为盛行的潜规则,常委级领导不少利用自己掌管的权力向本家庭成员输送利益,形成了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体制。

习近平在讲话中再次表明,学习邓小平,“不能全盘照搬外国,更不能接受外国不好的东西;不能妄自菲薄,不能数典忘祖”,意思就是不能学习西方的政治制度,坚决抵制西方的民主价值观。 可以预见,习近平的反腐,其实根本无法清除附着于国家资本主义这张皮之上的权贵资本,他的政治道路就只能是用毛式铁腕捍卫国家资本(权贵资本)主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