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学者发文驳沈大伟: 中国不会垮

  • 美国之音

澳门大学学者陈定定在美国杂志《国家利益》上题为《对不起了美国,中国不会崩溃》的英文长文(网页截图)

澳门大学学者陈定定在美国杂志《国家利益》上题为《对不起了美国,中国不会崩溃》的英文长文(网页截图)

美国权威的中国问题学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在《华尔街日报》预测中共统治进入“残局”(endgame)的文章激起波澜。中国官方《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反击说,一个“温和派”美国学者如今也唱衰中国,说明“我们对西方的防范既不可过头,但也绝非可有可无的。”与此同时,澳门大学政治学者陈定定(Dingding Chen)3月10日在美国杂志《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网站也发表英文长文,题为《对不起了美国,中国不会崩溃》

陈:中国崩溃迹象不存在

从题目可看出,这是一篇反驳沈大伟的文章。不过,与《环球时报》的政治批判不同,学者陈定定逐一分析了沈大伟提出的中共统治进入最后阶段的五大征兆。陈定定声称,在中国最近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发展问题上,沈大伟的事实不正确,解读有瑕疵,并在此基础上得出了他的错误结论。

沈大伟列举的五个越来越明显的“裂缝”之一是中国经济精英把子女和资产转移到海外。陈定定说,这些富人实际上还是在中国做生意并看好中国的发展,他们转移资产是为了逃避反腐而不是担心国家发展前途。他还提到,最近越来越多的留学生“海归”中国。

沈大伟提到的第二点问题是习近平上台后对全国各界加紧政治打压,这反映了政府缺乏安全感和自信。陈定定反驳说,和胡锦涛时代相比,这方面并没有多大变化。作者质问说,人们可以争辩说,自从1989年以来,中共一直缺乏安全感,“当前有什么特别之处预示出党的残局?”

在第三点,也就是沈大伟观察到的中共官员死板僵硬、无精打采的现象,陈定定在他的文章中说,很多中国官员一直是这样,这没有什么新鲜的,支持不了“中国崩溃”论。

就第四点,也就是中国腐败横行以及习近平的反腐运动具有“高度风险”,陈定定反驳说, “反腐运动到目前为止一直很成功,主要原因是获得公众支持。腐败官员也知道这点,所以他们无法反击。”

沈大伟说,中国社会显现的第五道裂缝是经济陷入各种体制陷阱而且没有容易的出路。陈定定认为,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不等于经济崩溃,而即使有严重的金融崩溃,也不意味着一定发生大面积社会动荡。他认为,中国人自古“不患寡而患不均”,只有在分担经济减缓后果时出现严重不公平,才会引起民愤,而即便出现严重经济危机并导致严重不满,也不等于会爆发起义。

这位澳门大学政府和公共管理学助理教授说,很多学者认为,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完全依赖经济业绩,而这种假设是错误的。他说,中国人除了经济增长,还关心教育、环境、腐败和司法公正等问题,“只要中国政府认真处理这些领域的问题,共产党就会继续得到高度支持。”

陈定定还认为,即使有政治动乱,也不等于中共政权会被推翻。他写道,“中国今天的政治反对派在哪里?政治反对派是否享有广大中国百姓的普遍支持?有没有任何领导人想扮演戈尔巴乔夫的角色?所有这些因素在中国都不存在。”

陈:多数中国人不向往西式民主

陈定定称,沈大伟在他的文章中暗示,如果中国不采纳西方式的自由民主,中国和中共就会崩溃。但是陈定定对多数中国人是否向往西式民主提出了质疑。他说,他本人的调查研究表明,“即使是在最自由派的中国人中间,只要中国政府在处理腐败、环境污染和不平等问题上工作做得好,他们对自由和民主的愿望就会迅速消褪。民主被视为手段,而非目的。”

陈定定断言,中国不会迅速崩溃,相反,“一个强大、自信、张扬和威权式的中国将会存在相当一段时间。因此,有关中国的讨论应当考虑到这一现实,而不是幻想西方为中国设计的愿景取得胜利,不管这多么的可能让人不舒服。”

目前任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政策项目主任的沈大伟去年6月也曾在《国家利益》杂志上发表文章。他在那篇文章说,中国的强大是一种“幻想”(illusion)。他说,很多人都预测中国巨人的崛起,并主张要适应中国成为全球大国的现实,“这种看法可以理解而且很普遍,但它是错误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