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当局打压异议手段暴力化流氓化


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

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

中国的异议人士最近十年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维权人士说,当局为了维稳对他们采取了各种各样的手段,把他们名誉搞臭、生活搞乱、经济搞垮。最近几年,当局对付异议人士的手段更趋暴力化和流氓化。

​*黄琦被当局构陷罪名*

四川维权人士、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创办人黄琦是中国维稳体制的直接受害人之一。黄琦长期从事维权活动,并因此受到当局打压,先后坐牢两次。最近一次入狱是2008年,2011年6月刑满出狱。

2008年汶川地震后,黄琦积极投入救灾工作,并在网上撰文揭露“豆腐渣”工程,当局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将他判刑三年。

黄琦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谈到了他的经历。他说,构陷罪名是当局迫害异议人士的手段之一。

他说: “早在2008年当局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把我抓走以后,官方通过所谓的‘异议人士’四面散布黄琦是因为诈骗罪、强奸罪被抓入狱的。事后这一切都证明是谣言,完完全全是当局的构陷。这是他们在名誉上搞臭某人的例证。”
在维稳体制下,当局动辄给异议人士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泄露国家机密罪”等罪名将他们收监,包括刘晓波、刘贤斌、陈平福等。

旅美政治评论人士陈破空在一篇文章中说,异议人士在监狱里的待遇远不及普通刑事犯。一般来说,异议人士得不到减刑、假释。一旦出国,当局就不允许他们回来,就连父母病危甚至去世,也很难获准入境。

*黄琦被打致脑积水*

殴打和其它各种各样的折磨是异议人士在狱中经常受到的待遇。黄琦说,他最近这次坐牢,被警察殴打至脑积水、脑萎缩。

黄琦说:“到现在为止,我因为在关押期间造成的脑积水、脑萎缩,都进入相对比较晚期的状况。这些都是在监狱里面警察所殴打的,而殴打之后他们不给我治疗,也不让我的家人出钱治疗。所以可以说,他们对异议人士的打压是无所不用其极。”

黄琦对记者说,监狱里的警察还特别喜欢把异议人士打成内伤,不易觉察,目的就是从身体上把异议人士搞垮。

黄琦说,出狱后没出两个月,就查出患上严重的激进性肾炎。这种疾病的5年存活率只有25%。他说,有狱友后来告诉他,每当他离开监狱住处后,总是有警察进去搞一些小动作。

中国知名的社会活动人士胡佳

中国知名的社会活动人士胡佳

*胡佳:6月以来连受暴力维稳*

胡佳是中国知名的社会活动人士,他长期从事包括环保事业、为艾滋病人维权以及争取民主人权等行动,2008年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半。

胡佳目前被非法监视居住,他对美国之音说,进入2012年,当局对他的打压力度明显加大,对他实行了暴力维稳。

胡佳说:“6月20日,我第一次被他们殴打,受了些伤,喉咙都肿起来了。9月6日,被整个打倒在地,流血。18、19日又受到他们的推搡。我可以明确地感觉到,这个维稳的压力又开始增大了,又开始向上升级。”

*从经济上搞垮异议人士*

中国当局对异议维权人士打压还表现在经济方面。黄琦说,他2000年在狱中时,当局扣压家人和朋友给他的汇款,异议人士在狱中生病的治疗费用,官方让犯人自己负担。

黄琦告诉记者,2007年时,当局截留国外朋友给他的经济援助。他注意到,当局这些年发现通过经济手段也可以给异议人士造成很大的压力,迫使他们就范。对一些有个人生意的异议人士,黄琦说,当局想办法给他们制造麻烦,比如不许店面的房主出租给异议人士店面,或者要求房东提前解约。

著名异议艺术家艾未未就是这样。艾未未的北京发课公司税务师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局为制服艾未未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没有成功,最后就想出来个点子,说他的公司逃税漏税,硬要罚他1522万元的巨额逃税金。

他说:“政府直接针对艾先生做的那些事情是没有道理的。就通过偷税,先给你泼一盆污水。按照中国法律偷税是违法嘛。第二,他(政府)也是想用足够的压力让他屈服或者退却。1500万或者2000万这个金额足以把一个人从经济上搞垮。”

武汉民主人权活动人士秦永敏在家中

武汉民主人权活动人士秦永敏在家中

*借助亲情对付异议人士*

除此之外,亲情也成为当局对付异议人士的手段之一。知名异议人士秦永敏的婚事一波三折,最后终于被拆散。其中原因就是政府的干预。

秦永敏日前发表声明说,当局给他女友王喜凤的儿子施加压力,要求王喜凤跟秦永敏分手。而河南的王译女士和无锡华春辉在领取结婚证的前夜被国保分开,分别被判一年多劳教,近日才得以结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