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共18大后仍有异议人士遭限制自由


中国知名异议人士秦永敏 (资料照片)

中国知名异议人士秦永敏 (资料照片)

中共十八大落幕而新一代领导人已就位近一周,因十八大召开而被当局限制人身自由的各地重点人物陆续获得释放或重返住所。但是仍有一些批评人士的人身自由继续受到严密监控,还有人至今下落不明,致使数十名中国各地网友签名表示关注。

*寻人启事:秦永敏被失踪20余日*

住在武汉的中国异议人士秦永敏10月31日在网上留言表示18大期间他可能被有关部门带走,此后便失去音信。秦永敏的朋友们在网上发布寻人启事说,如果11月25日还未见到秦永敏获得人身自由,就将登报刊登寻人启事,并派人把寻人启事上签名者的名单交给秦永敏居住地派出所或公安局,同时呼吁全中国网友去当地派出所围观报案。这份寻人启事还呼吁国内外媒体关注调查一个公民无缘无故失踪案的内幕。


美国之音记者22日晚上试图打电话联系秦永敏,但是拨打以前曾打过的两个手机号码都无法接通。秦永敏的朋友、北京律师肖国珍对美国之音表示,秦永敏曾经指定她为其代理律师。她表示,十八大已经开完,秦永敏还没有回来,看来情况不简单。

她说:“他大概是匆匆地发了一个信息,然后他就失踪了。像秦先生这样的情况似乎比较特殊。很多朋友都恢复了自由的时候,他还没有出现。”

*高价维稳 孙文广受软禁长达半年*

周围能有10来个人,专职不做别的事情,专门来看你,因为他们要轮班嘛。不管礼拜天、假日。再一个,后台那当然还有啦。包括电话监听了,还有网络的监视,我想都是有专门的人。按道理也是要花些钱啊。
与此同时,在济南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今年5月16日起一直被国安部门限制人身自由,每天24小时监控,可以在国保人员跟随下出门购物和进行健身游泳等活动,但是禁止他前往市区广场及广场附近的书店等场所,也不准会见客人或友人。78岁的孙文广对美国之音表示,有关当局派了10多人来长期“全天候”监控他这个年近八旬的老人,已经引起一些山大师生和当地群众的强烈不满。


这位多年来致力于推动中国实行宪政民主的活动人士表示,中共十八大之后他受到的长期监控应该告一段落。

他说:“我觉得它不会这样一直做下去吧。这样做下去算什么呢?算软禁吧,它也准你去买东西呀,看病都可以。而且费的人力是不小的。能够看到的,在周围能有10来个人,专职不做别的事情,专门来看你,因为他们要轮班嘛。不管礼拜天、假日。再一个,后台那当然还有啦。包括电话监听了,还有网络的监视,我想都是有专门的人。用这么多人也是要花些钱啊。”

中共十八大期间被强迫离开北京将近1个月的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对美国之音表示,北京市有关部门为了逼迫他在十八大开会前到外地暂时居住,不惜打亲情牌,迫使他年迈的父母,特别是身患重病的母亲出面,使他不得不跟随他们到老家安徽黄山市住了20多天。胡佳指出,在他2月25日前往黄山之前,就已经被软禁了38天,不能出门。

这是违宪、违法也是违反有关的国际人权公约的。但是,在中国,目前这样的情况它完全不是个案,而是经常发生的。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
他说:“这是他们的一种维稳手段。对于我个人来讲的话,他们现在直接施加压力没有用。因为我经过牢狱,经过这12年来的种种酷刑、失踪什么的。所有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他们所有的威胁恐吓手段都是会起相反作用的。所以,他们就转而对我父母施加压力。”

北京律师肖国珍指出,中国当局以限制人身自由等方式对待秦永敏等异议人士的作法是违反中国宪法和世界人权公约的。

她说:“这是违宪、违法也是违反有关的国际人权公约的。但是,在中国,目前这样的情况它绝对不是个案,而是经常发生的。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

秦永敏曾经因为政治事件而被判刑3次,坐牢达22年之久,成为中国坐牢时间最长的异议人士之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