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海外中国异议人士探讨普世价值框架中反思文革


文革武斗死去了数百万人,这究竟是行凶者的个人行为还是政府行为?毛泽东究竟是唯物主义者还是宿命论者?反思文革者本身是否已经脱净文革思维的缠绕?这些都是星期二在纽约的一场文革50周年研讨会上提出的问题。

在反思文革发动50周年的活动中,纽约的异议人士对文革中一些普遍现象从新的角度和框架进行了探讨。

陈闯创是文革发动20年后才出生的80后。他认为,对文革的反思应该放到普世价值的框架下才有意义。他说:“文革最特殊的意义在于证明在中共一党专政统治之下,不可能有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即便是假的也会从根本上撼动共产党的统治。”

文革初期毛泽东提倡大鸣大放大字报,看来给予民众言论和结社自由,但文革真的如毛泽东所说可以每七八年来一次吗?他真地敢让群众享有言论结社自由吗?陈闯创说:“事实上到了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时,毛就不敢再发动文化大革命,他特意发出一个文件说,批林批孔运动不是第二次文革,不准成立文革初期那种战斗队,不准串联,这表明毛清楚地意识到,一种假的言论自由、假的结社自由也足以挑战共产党,他不敢再允许这样做。”

文革中毛泽东发动群众破四旧、斗走资派,导致数百万无辜者被杀害。表面看行凶者是个人行为,政府要求大家不要武斗,但《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其实这是政府行为,是政府借刀杀人。胡平说:“政府不需要自己杀,它只要宣布一些人不受法律保护,另外一些人做什么事情不受法律约束,自然就会有些人这么去做。然后再过两天,他再把那些整了人的其中找出一部分人来再整一下,它又成好人了。这就是整个文革中共产党政府、中央扮演的角色。”

毛泽东自命为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但中国局势分析人士李伟东认为,其实毛是个宿命论者,他对所谓的“73、84,阎王不叫自己去”的说法非常在意。

李伟东说:“那么(他)73(岁)是哪一年呢?是1966年,发动文革的那一年是他预计自己要死的那一年,所以文革是毛泽东一个作死的行动,他终于活过来了,他把全天下的人都掀个个儿。”

当今中国社会贫富日益悬殊,民间对文革存在争议。中国宪政问题学者张博树认为,虽然中国官方宣称绝不走回到毛时代的老路,但他提醒主张宪政民主的人士,有必要对毛左观点做出回应。

张博树说:“毛当年搞的那套东西里面让干部都下去,要参加劳动,而且下去劳动还不是假的,同吃同住,这套东西你不能说是假的…… 如何去解释?这是一个问题,我们在谈当年这段历史的时候这些问题往往被大家忽略,其实它们都构成历史演进过程中的一些要素。”

星期二,在纽约法拉盛举行的“文化大革命50周年研讨会”上,十多位人士发言,他们 认为在中共当局严格限制反思文革的今天,海外异议人士在这方面任重道远。

YouTube视频: 海外中国异议人士探讨普世价值框架中反思文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