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丽又危险的基因梦


位于中国深圳的“华大基因”是全球领先的基因组测序中心。来自荷兰的制片人布莱格杰范德哈克耗时两年在那儿拍摄的纪录片“基因梦”,揭开了基因研究的美景,也引起不少疑虑。

*华大基因团队寻找聪明基因*

荷兰独立制片人布莱格杰范德哈克一星期前在洛杉矶的南加州大学放映她的纪录片“基因梦”。她几年前在香港教书,听说“华大基因”从北京迁移到深圳。她本来就对这个通过测序和信息分析,探索人类生命奥秘的研究机构有兴趣。

范德哈克说:"当我听说他们领导“认知基因研究项目”的,是个十七岁的男孩,我非常感兴趣,决定要拍部影片。"

17岁的赵博文为2000个天才儿童的基因测序和分析,跟一般儿童对照,寻找影响智力的基因。实验室本想在中国取得高智商孩童的基因标本。

范德哈克说:"家长和学校不愿合作,共产党和市政府也担心提供基因的后果,最后还是采用了美国的天才儿童的基因。"

*未来父母可筛选聪明胚胎*

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研究院副院长史蒂芬徐也参与了华大基因的团队。他表示,选择人工受孕方式的父母,已经可以通过筛选,排除具有不良基因的胚胎。他在华大基因的工作是研究影响智商的基因。

史蒂芬徐教授说:"要了解哪些基因对智力有正面或负面的影响,大概还要十年的研究。我很确定未来的父母可以根据决定智商的基因来选择孩子的胚胎。"

“基因梦”也触及了更敏感的克隆科技,影片中的青年研究员兴高采烈的用“创造生命”来说明自己成功的克隆家猪的成就,让一些西方观众吃惊。

*克隆科技创造生命引争议*

波兰制片人阿戈什特说:"基因研究的限度在哪里?因为她现在只制造小猪,但我认为她会很高兴的制造出人类。"

史蒂芬徐说:"克隆人类最终是可能的,我们并不比猪复杂多少,克隆人将来是可能的。"

范德哈克强调,影片中没有任何人在试图复制人类。范德哈克说:"克隆人类在中国一样是不被允许的,中国对人体干细胞的研究和应用的规定非常的明确。显著不同的是,中国有能力在科技上投资更多经费。另一个不同是文化,比方说,人为创造生命的概念在欧美仍然难以被接受,因为他们是基督教文化。"

主持讨论会的南加州大学教授曼努埃拉卡斯特利斯指出,华大基因虽然位于中国,但参与研究者却来自世界各地。卡斯特利斯说:"位于中国的原因之一,是中国对基因研究的社会压力低于欧美。然而,基因研究的冲击是世界性的,所以反对的声音也会在中国和其他地方出现。"

*基因研究的潜在危险*

卡斯特利斯指出他对基因研究的的隐忧。卡斯特利斯说:"很显然,这是非常危险的发展。保险公司可以据此决定谁可以投保,谁会被拒保,可以根据基因来改变收费标准。政府可以发展超级军队和天才科学家。许多为人父母的,也会愿意花钱生育绝顶聪明的孩子。富人子女的教育本来就占优势,用钱取得天才基因将会制造更大程度的不平等。"

范德哈克认为大规模复制超级士兵的想法是匪夷所思。但她肯定基因研究的某些应用。

*大势所趋无法阻挡*

范德哈克说:"当你需要换心,猪心可以用的话,你会接受,如果有一个比较不容易被你的身体排斥的基因改造过的心脏,你也会接受。基因研究不是我们叫停就会停止的。"

基因工程的器官和组织以及药物会越来越普遍。范德哈克说:"我认为改善人类质量的做法会越来越普遍,人类和人造人之间的界线将会逐渐模糊。随着医药和科技进步,所谓自然会变得人工化,而科技却会越来越融入人体。"

*要求复制本尊大有人在*

范德哈克表示,华大基因主持克隆项目的丹麦教授告诉她,几乎每天都有人提出复制自己的要求,但都被拒绝。范德哈克说:"但我相信一些决心要克隆自己的大富豪,当他们被第一个教授拒绝,将会去找下一个教授。"

范德哈克认为要减轻基因研究对社会的震撼,必须把更多的经费投资在相关的道德,法律和社会问题上,教育民众,增加对基因科技的理解。

*全人类重要议题无法规避*

范德哈克说:" 所以我希望这方面的辩论能深入一些,不光是赞成或反对,而是探讨我们要如何应用科技,我觉得这个决定不应该只交给科学家或政客,因为这个决定会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

基因研究对个人和整体社会势必带来冲击,通过“基因梦”所引发的讨论,对未来相关政策的成型,提供了更广阔的思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