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5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变革会在不经意间到来”:专访《独裁者的学习曲线》一书作者


《独裁者的学习曲线》(美国之音任禺阳拍摄)

《独裁者的学习曲线》(美国之音任禺阳拍摄)

前不久,中国知名的《经济观察报》北京记者站因“异地办报”而遭到北京当局查处。但该报记者和分析人士普遍认为,《经济观察报》是因为深度报道了北京“7·21”雨灾而遭到当局的报复。北京的做法恰好反映了美国Slate 杂志编辑威廉·道布森的新书《独裁者的学习曲线》所要表达的主题:也就是独裁政权正使用越来越高明的手段维持自己的统治。美国之音记者林枫专访了道布森,请他讲解这本书和中国的民主转型。

从2010年末开始席卷中东、北非的“阿拉伯之春”让很多不可一世的独裁者、政治强人和专制政权走向穷途末路。从突尼斯到利比亚,从埃及到也门,专制政权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接一个垮台。甚至在远隔万里的亚洲,常年实行独裁统治的缅甸军政府也实施了一系列政治改革:缅甸释放了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大批政治犯;举行了多党议会选举,还废除了执行了50年的新闻审查。这让很多人惊呼,全球民主化的第四波浪潮已经到来!

但《独裁者的学习曲线》一书的作者、美国Slate杂志编辑威廉·道布森则认为,在中东、北非以外的世界其它地区,新派独裁统治者从委内瑞拉的查韦斯到中国的技术官僚要更加老道、聪明、敏锐。在越来越大的压力下,最聪明的专制者既不把政权搞成一个警察国家,也不让自己与世界隔绝;相反,它们在与时俱进,用新的手段和方法来维护统治,让它们的专制适应新的时代。
*《独裁者的学习曲线》的主旨*

记者:道布森先生,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您能不能给我们的观众介绍一下您这本书?

道布森:我的这本书研究当代独裁政权是如何用更高明的手段维护统治的,要表达的意思大致是20世纪独裁者使用的统治手段已经不再适合当今社会了。当然,这些手段仍可以使用,但成本很高。我们发现,独裁政权现在使用较以前相比更巧妙的高压手段。比如在俄罗斯,如果普京想要关掉一个人权组织的话,他很可能会派税务人员或者是卫生人员去调查这个组织的证书、文件,然后关掉它。在委内瑞拉这样的地方,法律写得非常空泛,但政府把法律当作一把刀来对付人权团体。还有的独裁政权对人权啊、民主啊侃侃而谈,但实际上却不是这样。”

《独裁者的学习曲线》作者、Slate杂志编辑威廉·道布森(美国之音任禺阳拍摄)

《独裁者的学习曲线》作者、Slate杂志编辑威廉·道布森(美国之音任禺阳拍摄)

*共产党统治手法最具创造力*

道布森认为,中国的共产党有着世界上最高明的统治手腕儿,它们的统治手法更有创造力、更注重实效。

道布森:“中国政府不再注重人们对革命的忠实度、对社会主义的忠诚度。相反,政府和人民达成了某种妥协,只要人民不对政府的政治垄断提出异议他们就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一切。另外一点就是中国的体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最具创造性的,有人说中国的体制最注重实效,因为政府会去尝试不同方式的管理方法。很多(独裁)政权都在借鉴中国的管理手段。而中国也从西方民主国家那里学习借鉴经验,比如召开听证会、举行有公众参与的(政府财政)预算、以及使用民意调查数据。这些一般只是在西方自由民主国家中才会看到,但如果它们能帮助改善中国政府管理,中国政府是接受的。”

*中国政改势在必行*

但道布森表示,中国政府的执政正面临巨大挑战,政治体制改革势在必行,否则中国社会的官民矛盾将更加激化,直到总爆发。

道布森:现在(中国)的挑战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经济增长,尽管经济增长仍然很重要,而是向有效的治理过渡。从1970年代末开始的高增长带来的问题现在都逐渐显现出来了。比如环境恶化等等非常严重的问题。中国政府目前使用的手段是无法解决这些问题的。当权者必须要找到其它途径来激励官员去真正解决这些问题,因为这些问题积压在人民心头。如果人们没有渠道表达他们的不满,或者他们的问题得不到解决,那么他们除了上街集会以外,没有其它选择。

*变革会在你不经意间到来*

尽管中国和其它专制政权一样,运用各种手段来维护自己的统治,包括严格的新闻审查和对社交媒体的管控。但道布森说,变革还是会在你不经意间到来。

记者:中国当局控制社交媒体的手段十分高明,比如对微博,和其它类似于Facebook那样的网站。您在书中曾经提出您和一位中国知名学者交谈,这位中国学者说,中国和中东、埃及的区别在于,埃及有Facebook,中国人没有。从总体上来看,中国有新闻审查,严格管理社交媒体。鉴于此,你是否认为民主制度会能有机会在中国社会生根发芽,因为当政府把所有渠道都切断,公民社会怎么发展得起来,民主体制中最基本的条件如何培养得起来?

道布森:我不认为人民需要到某个学校去学习他们应得的基本权利有哪些。我认为人们凭直觉就能知道它们是什么。永远都是这样的,不论世界哪个地方。如果在过去十年中你到过埃及,(那里)人们总是谈论埃及人的冷漠。他们说,埃及永远都有法老,永远都有。人们不关心那些问题。他们只是想把食物摆到桌子上。我也总是听到人们这么评价中国。在俄罗斯,人们说(俄罗斯)的好沙皇。即使在2010年我去俄罗斯的时候,人们也在谈俄罗斯人的冷漠。既然永远都是这个样子,我们为什么还要参与?但这一切一夜之间就改变了,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街头。人们开始认识到他们参与到这个体制中和这个体制能带给他们什么,以及这个体制将如何改变是有联系的。我完全不认为中国人不会有同样的感觉,他们同样也会有这种与生俱来的感受,也就是说他们希望命运能掌握在自己手上。所以这绝对是可能的。世界并不是直到Facebook流行起来才出现非暴力革命的。Facebook 不是必不可少的,仍有很多其它手段。我认为中国民众有能力去找到它们,甚至比世界其它地方的人能找到更好的方法。

*中共对自身统治高度不自信*

中共即将在今年秋天召开十八大,届时中共将进行十年一次的最高领导层换届。然而中共对十八大的一些重要细节三缄其口。道布森说,这种现象恰好说明中共对自身统治的高度危机感和不自信。

记者:您认为中国社会是否存在某种危机会引发下一个‘天安门事件’

道布森:这很难讲,预测未来是很难的。

记者:那么目前的经济增速减慢或者是十八大政权交接呢?

道布森:“政权交接对于任何专制政体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时期,因为专制体制的政权交接往往是没有合法程序指引的。而就中国而言,(中共的)政权交接是遵循党内规则的,是党内沿袭下来的一套程序。这是一个脆弱的时期。政府把(十八大)也看成是一段脆弱的时期。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把那么多的信息控制起来。我2011年2月份去中国的时候,人们只是拿朵花上街散步政府就觉得有必要派数以千计警察到北京街头一角。这本身就说明中共的不安全感。我认为能够知道他们脆弱与否或安全与否的专家就是共产党自己。从他们的表现看,他们一定是感到不安全。我认为,那个时刻终将到来。到底怎么到来,我想在他们(中共)感到错愕的那一刻我是不会惊讶的。”

*自上而下的改革符合中国利益*

道布森说,最有利于中国社会平稳过渡的政治改革进程将是自上而下的,但如果当权者处理不当,变革也有可能会是自下而上的。

道布森:这要取决于政府要面对的挑战是什么样的。我觉得如果他们等待太久,如果他们把持政权太紧,那么我认为发生自下而上的变革的机会更大。如果他们想遵循印度尼西亚、甚至新加坡的路线,那么他们走的就是一条明智的自上而下的路线。因为那样的话,至少转型会是平稳的。但目前我看不到中共正在积极地这么做。我认为他们考虑更多的是如何巩固他们对政权的控制。有的人对我说,你需要了解的是人民共和国的头30年是搞革命,第二个30年是搞经济发展,下30年将是如何更好地执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有可能是自上而下的转型。但我们现在还处在第三个30年中的很早阶段。我认为最终如何发展将取决于中共打算怎样对待这个转型过程。

不过,道布森对目前专制国家能在中短期内发生重大变革并不感到乐观。他写道,革命要想成功就必须筹划、准备,而且要能聪明地掌握对专制政权的认识,从而以智取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