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议员提案加强金融产品消费者保护


美国国会参议院再度出台一项旨在加强金融产品消费者保护的立法草案。但也有批评人士认为,缺乏消费者权益保护并非金融危机的直接原因,设立更多官僚机构恐怕无助于降低金融系统风险。

在去年年底推动金融监管改革遭遇挫败后,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克里斯托弗·多德(Christopher Dodd)3月15日再度提出一项金融监管改革议案。金融产品消费者权益保护是其主要内容。

鉴于美国目前没有统一的监管机构行使保护消费者免受掠夺式借贷和金融欺诈行为的侵害,多德的法案建议,在美联储下设立一个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该机构将有权制定法规,监管房屋贷款、信用卡和借记卡、债务收缴等所有影响消费者的金融产品和服务。不过,作为一个联邦机构,拟议中的消费者金融保护局不会对州政府颁发行业执照的会计师、律师、以及房地产经济人行使监管权力。

此外,消费者金融保护局只能监管资产超过100亿美元的银行和信用社。资产不足100亿美元的银行和信用社仍由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和全国信用社管理局来监管。

美国最大的消费者权益组织之一美国公共利益研究集团(USPIRG)消费者项目主任艾德·米尔兹温斯基(Ed Mierzwinski)赞同设立消费者金融保护局。他说,消费者缺乏保护是导致2008年金融系统崩溃的一个主要原因。

他说:“我完全同意房地产泡沫直接引发了我们经济系统的危机。但是我不能同意消费者权益保护和危机一点关系也没有的说法。美国公共利益研究集团强烈建议把消费者保护和银行系统安全监管分开进行。我们现在的系统是二者合并在一起,但是这个系统没能保护我们。”

过去两年,美国业界和学术界从不同角度对金融危机的成因进行了反思。货币政策的过度宽松、监管者的失职、执政者对住房拥有率的盲目追求、信用评级机构的利益冲突、以及金融衍生品和证券化的泛滥成灾都被认为难辞其咎。但是在这场危机链条的最前端,消费者个人的错误决定也被认为是危机的始作佣者之一。

不过,代表拉美裔移民群体的权益组织多元化全国理事会(NCLR)的财富创造项目副主任詹妮斯·鲍德勒(Janis Bowdler)女士说,拉美裔和其它少数族裔在次贷危机中蒙受损失的比例远远超过其它族裔。多元化全国理事会在全国范围内的调查显示,其中有消费者个人投资决定的因素,但也有金融机构为了追求更高的利润回报专门针对这些群体兜售次贷产品,因此更加凸显出强化消费者保护的必要。

她说:“这个问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本来可以获得优质贷款的购房者被转移到次贷产品。另一个是某些类别的次贷产品不仅价格更加昂贵,而且还设置了隐藏的欺骗性条款,使得借贷者更加容易在泡沫破灭后出现违约。”

此前,白宫曾经呼吁成立一个完全独立、不设置于任何联邦机构下面的金融产品消费者保护机构。但这个主张受到很多共和党议员的反对。多德参议院提出的议案是双方妥协后的结果。

多德的草案还建议,虽然消费者金融保护局设立于美联储之下,但该机构负责人应由总统直接提名,并实行独立预算。

尽管如此,多德的建议未能平息批评者的反对声浪。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教授托德·泽维奇(Todd Zywicki)说,从2006年以来的市场数据来看,美国房市总共经历了三次违约浪潮。但消费者权益保护和房贷违约并没有直接关系。

他说:“先是可调性利率贷款的利率开始浮动引发的一批违约,其次是一些房主在房价跌到贷款余额水平之下后主动选择违约,最后是实体经济的恶化造成房贷违约。这三种情况没有任何一种和消费者保护有关。”

前美联储理事会经济学家托马斯·德尔金(Thomas Durkin)担心,如果把缺乏消费者保护诊断为美国金融系统的病症,并就此开出药方的话,可能不但无助于降低金融系统的风险,反而会给下一次危机埋下隐患。

他说:“由于其它联邦监管机构的存在,这个新的机构很难有自己明确的存在必要,最后很可能成为一个为了完成政治使命而存在的政治机构。政党的更换也将意味着其使命的更换。另一种可能是这个机构将鼓励所谓的‘交叉补贴’,也就是通过提高信用好的消费者的借贷成本来补贴信用差的消费者。这必然会形成潜在的系统性隐患。”

此外,德尔金说,美联储没能就本轮金融和经济危机及时发出警告,属于严重的失职。而美联储在保护消费者方面的记录也乏善可陈。因此,即使设立新的消费者保护机构,也不应置于美联储之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