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德累斯顿反伊斯兰化示威背景复杂


最近几月来,数万德国人在东部城市德累斯顿示威,抗议他们所说的西方 “伊斯兰化”。不过,抗议人群还表达了其它一系列的不满。在星期一举行的有两万五千人参加、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游行中,这一现象尤为明显。德累斯顿曾在二战期间遭到盟军轰炸,后来又受过共产党统治,这些历史因素都在当代矛盾中发酵。

德累斯顿市中心是一座丰碑,标志着德国统一以及随后的重建。不过,在过去几个月来,这座城市成了政治战场。号称“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PEGIDA)的运动发展壮大。德累斯顿大学教授维纳•J•帕特泽尔(Werner J. Patzelt)说,PEGIDA之所以成势,是因为有政治真空。

反移民运动“爱国欧洲人反西方伊斯兰化”(PEGIDA)在德累斯顿组织的反伊斯兰化示威。游行者打出的标语写道:“反对宗教极端主义和任何激进主义。团结起来反暴力。”

反移民运动“爱国欧洲人反西方伊斯兰化”(PEGIDA)在德累斯顿组织的反伊斯兰化示威。游行者打出的标语写道:“反对宗教极端主义和任何激进主义。团结起来反暴力。”

他说:“在永远不让法西斯主义卷土重来的问题上,德国是有共识的。在民意代表方面,我们在政治光谱的右翼存在某种空档。PEGIDA运动和‘德国新选项’这样的党派就插了进来。”

在萨克森邦的选举中,“德国新选项”赢得了将近10%的选票。该党官员也参加了游行。新选项党地方分部领导人伯恩德•隆美尔(Bernd Lommel)说,德累斯顿的历史背景可以部分解释PEGIDA运动的起源。

隆美尔说: “有人觉得统一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好处。不是每个人都是赢家。有人在这个过程中受了损失,他们对自己的未来缺乏安定感。”

不过,德累斯顿并不符合那种“前东德城市处境艰难,滋生极端政治”的标签。

经济上,德累斯顿相对繁荣。一些分析人士说,当地的这种两极化政治,如果溯源,可以追踪到第二次世界大战。

1945年2月,美英轰炸机摧毁了德累斯顿,炸死两万五千人。人们每年仍在周年期间举行抗议,游行走过重建后的市中心。帕特泽尔说,这段历史塑造了很多PEGIDA运动参加者的世界观。

帕特泽尔说:“那种说法基本是,德累斯顿曾经毁于美国和英国轰炸机。美国人从来也没有停止在世界各地丢炸弹。如今,他们又轰炸中东,把那里的国家毁掉了。这样的结果是,我们这里来了很多难民。”

帕特泽尔说, PEGIDA游行期间有人亮出俄罗斯旗,这反映出,有些人想用俄罗斯来制衡美国。当地政界人士、来自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基督教民主党的扬•东豪泽(Jan Donhauser)说,对这种不满情绪,不能不屑一顾。

东豪泽说:“对PEGIDA来说,问题并不仅仅是难民庇护政策。还有其它让人们不满、吸引他们参加运动的事情。我们必须承认这点。虽然我们不同意他们的观点,因为我们东部地区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可是做为一位政界人士,我必须要认真对待这种情绪。”

德国总理默克尔星期二参加了在柏林举行的、由穆斯林社团组织的团结集会。她强烈谴责了PEGIDA游行者,指责他们“心怀仇恨”。

不过,帕特泽尔教授说,这种做法是错误的。

“说什么‘我们必须摆脱所有这些运动,我们必须压制表达这些情绪和意见的声音’,这样做只会壮大或助长这些运动。”他说。

帕特泽尔预测,PEGIDA运动最终将被吸收进诸如“德国新选项”这样的政治团体。此刻,游行者坚持说,他们下星期一还会重返街头,而且每个星期都会回来,直到他们的声音得到倾听为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