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专家讨论某些毒品合法化以减少犯罪


墨西哥的一些毒品走私集团令该国一些地区形同战场。与此同时,由于毒品违法问题而被捕的人数大幅度增加,导致美国坐牢囚犯人数成了工业化国家当中最多。研究毒品问题的专家在休斯顿的莱斯大学开会,讨论毒品合法化以及其他的问题。

前来开会的专家主要讨论的问题是大麻的合法化问题。这将有助于遏制墨西哥暴力犯罪集团的势力。但是,讨论会的内容也包括其他毒品合法化的建议和主张,或者是改变所提到的这些问题的法律程序。

*赞成毒品合法化的主张*

设在纽约的药品政策联盟执行主任纳德尔曼在会上发言,赞成毒品合法化。

纳德尔曼说,有人把那些提供刺激神经兴奋的药品、工厂、化学药剂看成是犯罪行为,把所有接触、使用、消费、买卖已经种植这些东西的人,都当成犯罪分子,这种观点基本上是不对的。而有些人仅仅是把这些东西吸入或藏在身体内的人,把这些人都看成是罪犯,这尤其成问题。

纳德尔曼说,由美国政府发动的所谓的对毒品之战,根本就不是什么战争,而是听了馊主意之后的一种努力和尝试。这种努力和尝试,无非是想控制已经存在数千年的一种人类行为方式。

纳德尔曼说,因用药而犯罪,不仅把成千上万合法公民投入监狱,而且还让犯罪集团获得巨额利润。

*反对毒品合法化的理由*

但是,美国联邦药品执法管理局休斯顿分局的情报主任黑尔说,要想制止毒品走私,的确是相当于一场战争。黑尔说:“对我来说,这就是一场打击毒品的战争。这是一场充满死亡的矛盾和冲突。当然,也危及到了我们国家的安全。有不少恐怖组织,都把毒品收入的相当一部分,用来资助他们的活动。”

黑尔说,哥伦比亚的左派游击队的活动经费,主要就是来自对那些种植可卡因的农民的税收。
而阿富汗的塔里班也从当地种植和生产的鸦片,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墨西哥犯罪集团贩毒为主要活动*

美国联邦药品执法管理局休斯顿分局的情报主任黑尔说,他的职责,就是执法,而不是立法。他还对主张大麻合法化或其他任何对墨西哥泽塔斯等犯罪集团有巨大好处的药品合法化的建议提出质疑。这个泽塔斯集团主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一带活动。

黑尔说,如果我们研究一下泽塔斯犯罪集团他们的经济收入来源,就可以发现,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贩毒、卖淫业、销售酒,还有就是盗卖石油产品,而毒品只占一小部分,大概是百分之15到百分之20。

*纳德尔曼:毒品合法化造福整个社会*

但是,设在纽约的药品政策联盟执行主任纳德尔曼说,让美国的大麻合法化,其主要原因就是要停止惩罚那些对公众健康和安全没有构成什么威胁的行为。

纳德尔曼说,从来没有人因吸食大麻过量而死亡。而且,大麻上瘾的可能性,同其他许多药品上瘾的可能性相比,要小得多。结果就是,吸食其他药品上瘾的后果,比起大麻要严重得多。另外,吸食大麻上瘾后戒毒,也比其他药品要容易得多。

同酗酒、使用其他毒品带来的暴力后果相比,或者同不负责任性行为造成的后果相比,大麻造成的后果要轻得多。

*学者:毒品合法化带来负面社会后果*

但是,与会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药品政策分析项目主任克莱曼提出了建议,他说,让毒品合法化,也会带来一些后果。而这些后果,往往被纳德尔曼等支持毒品合法化的人们所忽视了。他说,如果我们让大麻制品合法化,让让现在使用的主要酒精类合法化,我们就会鼓励很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专门大量生产让人上瘾的商品。目前,在美国消费的酒精,有一半以上都是那些一年到头都是每天喝四、五顿酒的人消费了。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药品政策分析项目主任克莱曼说,如果使用另外的方法,比如介于合法化和把违法者关进监狱这两种做法之间的做法,那么,目前那些控制滥用药品的法律,执行起来也许会更加有效。

克莱曼建议重点打击那些大城市中那些很嚣张的毒品市场,以及在吸毒者拒绝参加戒毒计划后再把这些人送进监狱。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药品政策分析项目主任克莱曼呼吁,制定一些相关政策,对毒品消费者和社会来说,要能减轻使用毒品带来的后果,同时,尽管社会上有很多人不情愿,但也能对毒品使用者更为宽容。

关键词:毒品,合法化,学者,执法人员,美国,墨西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