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杜特尔特多彩多变,美国智囊不急不悲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资料照片)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资料照片)

就在美国致力于向亚太再平衡之际,它在亚洲的条约盟友菲律宾的新任总统杜特尔特似乎要与它分道扬镳。杜特尔特一系列的“反美”言行是否会影响美菲同盟关系?美国应该如何对付这样一位富有色彩而寻求独立于美国的盟国领导人呢?

长期以来,美国与菲律宾保持着特殊的关系。曾经是美国殖民地的菲律宾1946年获得独立,1951年,两国签署共同防御条约,使得菲律宾成为美国在亚洲的一个主要的盟国。

美菲同盟关系近年进一步密切

在奥巴马的向亚太再平衡战略下,尤其是中国在南中国海采取咄咄逼人的行动后,美国进一步加强了与菲律宾的军事合作以及对它提供的军事援助。2014年4月,美菲签署了强化防卫合作协议。菲律宾同意美军使用它的一些军事基地。

2013年,在中国控制了距离菲律宾海岸140英里的黄岩岛后,菲律宾把它与中国的领海争端提交海牙的国际仲裁庭进行仲裁,导致菲中关系紧张。

在美国在南中国海有争议海域开展航行自由行动后,美国与菲律宾今年4月开始在南中国海进行联合海上巡逻。

菲律宾新总统上台 情况发生改变

但是这一切在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6月30号上台后正在逐步改变。

在海牙国际仲裁庭7月12日做出了几乎全部认可菲律宾的主张的裁决后,美国及其一些盟友发表声明,坚称仲裁结果具有法律约束力,并敦促中国遵守国际法,但杜特尔特总统则低调处理这个国际裁决,并派遣前总统拉莫斯作为特使,与北京进行非正式接触,希望通过双边谈判来解决有关争端,而这正是北京一直希望的。不过,菲律宾政府也表示,菲律宾与中国就南中国海问题举行的谈判必须是在裁决的框架之内进行。

杜特尔特上台不久因为对美国驻菲律宾大使出言不逊而引起华盛顿的强烈不满。9月6日,他在动身前往老挝首都万象参加东盟峰会之际对媒体讲话时又对奥巴马总统爆粗,结果导致白宫取消了他与奥巴马总统原定要举行的双边会谈。

这个星期,杜特尔特发表的一些声明再次令人们关注美菲同盟关系的前景。

星期一,杜特尔特总统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要求美军特种部队撤出菲律宾南部的棉兰老岛,称美军会成为恐怖分子攻击的目标。随后,他声称会考虑从中国和俄罗斯购买军事装备对付贩毒行为和恐怖主义。

9月13日,他对一些菲律宾军人表示,他不会允许菲律宾军队跟美军一道去领海以外的海域巡航,以免卷入冲突,激化地区紧张局势。

杜特尔特的有关言论引发不确定性

华盛顿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东南亚项目副主任希伯特(Murray Hiebert)对美国之音表示,杜特尔特总统的言论引发了不确定性。

他说:“美国国务院、有时候是白宫,都对此表达了关注。显然,对这些议题存在关切,尤其是法外杀人的问题。他的讲话究竟对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以及棉兰老岛(驻军的安排)意味着什么有很多不确定性。”

阿米蒂奇:还要再看

曾经在小布什总统任内出任副国务卿并在里根总统任内担任国际安全事务助理国防部长的阿米蒂奇 (Richard Armitage)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现在对杜特尔特总统下定论还为时过早。

前美副国务卿阿米蒂奇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前美副国务卿阿米蒂奇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他说:“首先,他是一个很有色彩的总统。他显然怎么想就怎么说。这很有趣。但是他上任只有两个半月。我认为,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我们要花点时间。如果他要我们离开棉兰老岛,那我们就离开。但是我注意到他政府里的其他声音已经表示,他们要保留美军的安排,允许美国使用一些基地。所以,现在,大家在耐心的看杜特尔特,看他如何行动以及他是否会发生改变。”

菲外长访美救火?

的确,菲律宾外长雅赛目前正在美国访问,强调菲美同盟关系的重要性。他星期四在华盛顿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发表的一个公开演讲中表示,菲律宾“忠诚于”美菲同盟。

他说:“菲律宾独立外交政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菲律宾美国同盟。我们的美国朋友,从奥巴马总统,到内阁部长们,到国会领导人以及每天都与我们打交道的美国官员都提到他们对菲律宾的‘铁打的’承诺。我们珍视他们积极的、值得信赖的、负责任的承诺和决心。”

雅赛还对杜特尔特总统有关停止同美军的联合巡航的说法做出解释。

他说,“他(杜特尔特)在说停止联合巡航的问题时,是有上下文的。他当时是在说保护菲律宾专属经济区的领土主权,我们在那里是有海事权利的。他说,他不希望在这些海域的任何联合巡航被看成是我们的一种挑衅姿态。”

分析:美国还要等等看才会采取具体行动

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东南亚问题专家希伯特认为,总统这么说,他的高级官员又那么说,这有点尴尬。在美国应该如何对待杜特尔特的问题上,这位分析人士也认为,美国方面现在的态度是等等看。

他说:“显然,你总是要考虑你的选项,但我还没有听到美国官员讨论他们应该采取的具体步骤。他的言论很强硬,但他实际上会实施吗?我想,从美国方面来说,我们还得看。”

美菲同盟关系生变

不过他认为,美菲同盟关系无疑会发生改变。

他说:“在杜特尔特执政时,这个同盟关系肯定会发生改变,与阿基诺执政时很不同。但究竟会怎么改变,我不认为我们现在完全清楚。”

奥巴马:希望菲律宾确定并说明他们想要的是什么

奥巴马总统9月8日在万象结束他任内最后一次亚洲之行时举行的记者会上说,尽管杜特尔特针对他的言论不会影响美国如何看待它与菲律宾的盟友关系,但是他表示,随着杜特尔特总统与他的班子对他的新职位进入状况,他希望他们能够确定并说明他们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阿米蒂奇:同盟关系会终结的预测言之过早

目前拥有自己的国际咨询公司的阿米蒂奇相信,美菲同盟关系能够承受这些波折。

他说:“多年前,我有机会与菲律宾就军事基地协议进行了谈判,阿基诺夫人的政府同意让美国留在菲律宾,但参议院投票把我们赶出去,但我们仍然保留了我们之间的盟友关系,我们不得不撤出那些基地。过去20年,我们的关系非常好。所以说,有关美菲同盟关系会终结的预测还言之过早。”

菲律宾人民是否认同总统“反美亲中”的立场?

这位前美国官员表示,尽管中国方面把杜特尔特的言行看作是他想要更接近中国,但是这还要看,而且要假以时日才能看出大多数菲律宾人是否认同杜特尔特总统要与中国更靠近的立场。

寻求建立更独立的外交政策的杜特尔特是这样看待菲律宾与美国和中国的关系的。他说:“我们不是要切断脐带,但我也不想把我的国家置于危险之中。”他认为,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实力更大。

事实上,目前也很难说杜特尔特一定会亲中。他曾经前一秒还在夸赞中国“大方”,后一秒就威胁和北京“血战到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