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前东欧集团遭遇逆流,改革之路漫漫


2014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25周年: 母亲和女儿在贝尔瑙尔大街柏林墙纪念馆献上玫瑰

2014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25周年: 母亲和女儿在贝尔瑙尔大街柏林墙纪念馆献上玫瑰

1989年“资本主义对共产主义的胜利”到底有多大?在苏联东欧集团解体后帮助东欧制定经济政策的经济学家普遍认为,这一胜利被高估了,东欧国家的经济政治改革面临着强大逆流。

*改革遭遇逆流*

设在华盛顿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最近举行了一次研讨会,讨论当年的共产主义阵营国家的改革情况。与会者认为,这些国家在转型后发展很不平衡,有新的欧盟成员国的成功,有乌克兰和前南斯拉夫面临的挑战,也有俄罗斯的倒退。

在绝大多数转向了市场经济的东欧、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前社会主义国家中,爱沙尼亚和波兰基于相对购买力指标的人均GDP比转型前提高了一倍,但在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克兰等改革不全面的国家,今天的人均GDP仍低于1989年。

这些并不乐观的经济形势让当年市场经济改革遭遇了国有化的回流。匈牙利和哈萨克斯坦把所有强制的私有养老金储蓄计划国有化,波兰也把一半以上此项基金国有化,匈牙利和保加利亚正退出能源领域的改革。

普京曾在今年早期下令,规定国家无权出售能源交通领域的514家国有战略企业的股权,只有总统特批才能出售。媒体称之为普京的“二次国有化。”

这些私有化改革的倒退使经济学家开始重新评估当年资本主义的“胜利。”

*闪电经济转型,缺乏民众基础*

经济学家认为,经济改革中的各种逆流与改革的速度有关。

波兰改革时期的财政部长、经济学家巴尔舍诺维奇(Leszek Balcerowicz)认为,波兰之所以89年成功率先实现经济改革,最重要的原因是有超前眼光的领导者尽快着手改革。速度是他认为最重要的因素,

巨变时期的捷克财政部长、前捷克总统瓦茨拉夫·克劳斯也强调了少数改革者果断行动的重要性。他说,“改革是由拥有梦想的人实现的,而不是出于优化某种理论模型。”

然而,一些学者认为,这种由决策者迅速实现的私有化改革缺乏民众基础。莫斯科新经济学校校长、前保加利亚副总理西米恩∙迪亚科夫(Simeon Djankov)明确表示,89年改革并没有民众基础。尽管历史普遍把东欧剧变描述成在共产主义阵营下的东欧人民对民主自由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追求,但是迪亚科夫在91年和今年早期对保加利亚民众的大规模调查显示,改革并非出自民众自发的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反对。

*民主社会是改革的基础*

除了强调改变民众思维方式对维护经济改革成果的重要性,这些经济学家还指出民主社会和市场经济改革的依存关系。

此前,经济学界普遍认为激进民主改革和市场经济改革不兼容,因为过渡的改革会引起罢工等社会动乱。与会一些学者出版的一些论文合集推翻了这一结论。他们在合集中强调,坚固的公民社会和民族内聚力能给市场经济改革带来强大的正能量。

这些89年改革的决策者们认为,经济改革可迅速看见成效,而维护这些成效则必须有民主体制的改革做保障,因为民主为市场经济提供了新的起点、权力制衡、公民社会和自由媒体。成功的改革需要通过成百上千条新法律,所以从改革的角度来说,国会制比总统制更有利。

*改革仍然路漫漫*

而从今天普京的“铁腕”执政方式来看,前共产主义阵营国家的政治改革仍然任重道远。俄罗斯吞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而且利用司法系统打压政治上的不同声音。

就在本星期,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利克塞•纳瓦尔尼被当局以腐败的罪名判处监禁。

美国国务院和欧洲联盟谴责说,对纳瓦尔尼的判决令人不安,这是一项有着政治动机的决定,目的是让普京总统的这位主要批评人士闭嘴。

在11月柏林墙倒塌的纪念日上,美国总统奥巴马说,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行动提醒我们,为了彻底实现我们在一个完整、自由与和平的欧洲生活的共同目标,我们必须加倍努力。”

YouTube: Book Release: The Great Rebirth: Lessons from the Victory of Capitalism over Communism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